第四百六十七章 这就是红尘历练

任怨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仙道方程式最新章节!

    “老哥你到时候可千万要在场,告诉我衮衮诸公们的脸色。”沈凤书笑呵呵的跟了一句。老太监苦笑着手指点了点沈凤书,他可是记得,沈凤书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说是要找一些孤本善本用来抽一些腐儒的脸,现在又乐意看着文官们丢脸,不知道

    那些书呆子是怎么得罪了小沈探花。

    不过,老太监乐的如此,他比沈凤书更期待看到那些人的脸色。

    如冰姐拿过那个金镇纸看了一眼,反手就塞给了沈凤书。

    “正好缺个好镇纸,这铜镇纸不错,归我了!”沈凤书低头一看,金镇纸上雕龙刻凤,精美异常,居然还是一件炼制过的法宝,那就不客气了,勉为其难收下了。

    眼看着沈凤书毫不客气的直接将金镇纸据为己有,还恬不知耻的说是铜的,老太监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多说,如同这金镇纸从没出现过一般。

    疯子柳文山已经和四个高手打成了一团,让人意外的是,四个抄家高手,武功修为也不错,竟然拿不下来疯子一个人,打的有来有往。

    老太监一点都不担心,只是挥挥手,身后的几个高手也立刻冲出去加入了战团。沈凤书和两个姐姐一动没动,只是看着。出去见老太监之前沈凤书就和姐姐们说过,让她们看看怎么让凡人办事,现在拿了疯子柳文山的法宝和空间袋,其他的

    就交给老太监的人来办。疯子柳文山的修为很差,撑死炼气中期,比当年的安师兄可差远了。刚动用了一下金镇纸法宝,全身法力就耗的差不多,现在全靠炼气带来的那点好身体在对抗

    这么多高手,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话说,这柳文山柳学士也真是表里不一啊!”沈凤书一边看着战场,一边慢条斯理的冲着老太监说道:“对外清贫,对内奢靡,自己用的居然是金笔金砚台,如

    此奢华无度,简直不当人子啊!”老太监一愣,奢华无度是没错,但只是用金笔金砚台吗?但马上他就反应了过来,立时接口道:“不错,果真是如此!连吃饭都要用金碗金筷子,还文林馆学士,

    简直就是给读书人丢脸,斯文败类!”

    “这些证据可都得呈到公堂之上让衮衮诸公们好好看看。”沈凤书面色认真的说道:“朝堂上文官武将是五五开吧?都让他们看看!”

    “不错!合该如此!”老太监一连串的点头。“对了,这个柳学士,肯定不止这些。”沈凤书热心的建议道:“这家里也得好好抄一抄,看看外面还有什么没记录的东西,先送到老哥府上好好清点一下再献给

    皇上。”

    “是极是极!”老太监脸上笑的开花一般,连连点头。

    沈凤书和老太监相视而笑,只有两个没什么经验也没听懂的姐姐一阵的莫名其妙,两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傻乐什么?

    “文林馆学士,应该有不少藏书吧?”沈凤书忽的想起了什么,冲老太监问了一句。

    “有!”老太监这次回答的斩钉截铁:“回头让小的们找找,把他书房里那些奏折什么的清理一下,其他的全送到府上。”这句话倒是目标明确,两个姐姐听懂了。她们并不笨,恰恰相反,十分聪慧,只是以前这方面经验少,从未接触过,所以听不懂沈凤书和老太监的某些黑话,可

    现在两人明目张胆的讨论分赃,两人立刻就懂了。

    说了半天,原来小弟和老太监是打算只把金笔金砚台加上一双金筷子和一只金碗拿出去当成证据,剩下的这个黄金宫殿,两个人就打算瓜分了?

    刚刚说的文官武将五五开,那就是两人五五分成?

    看着眼前这金碧辉煌的大殿,再看看黄金梁柱,黄金家具,这拿出去的赃物连百分之一都没有啊!小弟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无耻了?

    “书就算了,你要这些黄金有什么用?”实在是太不像话,小弟竟然和一个老太监做如此的龌龊勾当,如冰姐实在忍不住了,很不满的问道。

    “要说用处嘛,也的确没多大。”沈凤书摸了摸下巴,转头冲老太监道:“但既然出力了,那就不能空手而归,对吧?”

    “是极是极!”老太监一旁频频点头:“哪有出力了没好处的事情,如果次次都如此,谁还愿意再出力?这叫赏罚分明。”“那就委托老哥,你把我那份换成上好的玉石。”沈凤书当然不会让姐姐不开心,姐姐不想要黄金,那就不要,直接换成玉石,反正从陆明成那里学到的《琢玉诀

    》也需要大量的玉石做原料,就当是囤积材料了。

    “好说好说!”老太监脸上笑的十分的慈祥,根本就不问沈凤书身后这两个蒙着面纱女子的身份,只管和沈凤书交流:“老哥定然帮你办的妥妥帖帖。”

    “回去可不能平白无故的帮人不要好处。”沈凤书微微扭头冲着如冰姐叮嘱了一句。

    如冰姐现在可是盯着如雪姐的身份,作为一个神门弟子,就不该有这种好心,容易暴露。

    旁边如雪姐就没有这个烦恼,她就觉得分一半天经地义,甚至觉得分给老太监的多了,明明可以一点都不用分润独吞的。那边乒乒乓乓的打的热闹,这边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看,谁也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沈凤书他们是觉得对一个炼气小修士出手太跌份,老太监当然觉得出门在外

    手下动手那是金科玉律,事事都要自己辛苦,养着这么多人干什么?

    没有了法宝和灵力支持,只靠肉身力量,偏重文名的柳文山怎么可能是数个武林高手的对手?只用了不到一刻的时间,就被一群人按在地上打晕,束手就擒。

    要不是老太监需要留着他的性命,说不得那几个高手早就把柳文山大卸八块了。人带出地下宫殿,回到柳文山的府邸,两个抄家高手就二话不说先把地洞关上,甚至把那个打开的机关都先毁了。需要的时候直接掘开就是,不会留下显眼的破

    绽。

    被带出来的那个昏迷的年轻文士喂了一点沈凤书送的灵水,很快就清醒过来。

    老太监的几个手下全都是审讯高手,再加上明显是把年轻文士解救了出来,所以惊魂未定的年轻文士很配合,问什么答什么,不一会众人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柳文山,借着自己的好名声,很是接济了一批有才的贫寒士子,年轻文士也是因为如此,才对柳文山不加防备,以为柳文山只是欣赏自己的才华,所以才会

    接近自己。

    万万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那个柳文山接近那些有才士子的目的,竟然是为了用一种十分残忍的方法吞噬对方的灵性。这是柳文山亲口对年轻文士说的,之前他已经吞噬了十几个,每吞噬一个士子的灵性,他的文采灵感似乎就增加几分,这些年着实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词文章

    。但即便如此,柳文山还是觉得不够,觉得自己还不能和小沈探花相提并论,还需要吞噬更多年轻文人的灵性。之所以需要年轻人,因为柳文山之前试过一些中年

    甚至老年人,那些人思维固化,早就没有丁点儿的灵性了。至于吞噬方法,过程十分残忍,要活生生的破开头骨取脑,沈凤书的理解,根本目的其实还是将对方的元神直接吞噬,和自己融为一体,双方的学识相加,能触

    发的灵感也多,造成一种文采急剧提升的错觉。

    本来年轻文士就是下一个被吞噬的对象,而且他亲眼目睹了前面两个文士被吞噬的过程,差点吓死。

    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柳文山吞噬了十几个士子灵性之后,被十几个人的不同性格影响,变成了现在疯疯癫癫的状态,年轻文士这才得以逃过一劫。

    “就为了写点诗词文章?”听完讲述,沈凤书觉得这个柳文山果然是个疯子,简直不可理喻。

    “是为了名声!”老太监看的更透彻,直接点出了根本。

    这家伙能建造一个地下黄金宫殿,肯定是不缺利的,那想来想去,也就只能是为了名声了。

    “至于吗?”沈凤书完全不理解这疯子的脑回路,就为了个名声?

    沈凤书顶着全天下资质最差的名声多少年了,也没见沈凤书就活不下去了。

    这厮既然可以修行到炼气境地,显然资质也不错,书院的路子,自己慢慢增加见识增加学识,多写一些锦绣文章,自然会慢慢进步。

    安师兄足足等了两百多年才迎来筑基,这柳文山看年纪不过三十多岁,怎么就能为了点名声如此的走火入魔呢?

    “至于啊!”老太监显然在朝堂上见过这样的人很多。

    小沈还是太年轻了,不识人心险恶,多少人为了名之一字,做出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都不稀奇。

    如冰姐和如雪姐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看着听着。要说人心诡谲,她们见识过不少,但和沈凤书一样,还需要见识更多。

    这也是历练,这就是历练。红尘历练!

    有黄金物件,这是物证,有活着的年轻文士,这是人证,还有活着的疯子柳文山,人证物证凶手俱全,老太监一点都不担心结果会有反复。

    按照小沈的说法,这柳文山是入魔了,就算是书院真正的修士来,也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除魔卫道。

    今晚陪着小沈看热闹,赚大了。“这才哪到哪啊!”沈凤书冲老太监一笑:“赶紧的,收拾好这边,还有别的热闹可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