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四十九腹黑

儋耳蛮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这么高冷算什么最新章节!

    第四十九章

    “难为你特意跑来医院,我还是直说吧。”

    高棱靠在医院雪白的墙边,亮如白昼的灯打在他半边脸上,像是夏日夜里化不开的浓重。

    “我和今熙什么关系与你无关,就算没有她在我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他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一刻是真得在好言相劝:“冯婞朵,不要为自己做出的决定后悔,一味得否定过去的自己没有任何意义。我们要为过去的抉择负责任,这才是现在该做的事情。”

    他的这句话是发自内心,就像点亮了她心中始终困惑的疑云。

    她一直纠缠于过去的自己做出得选择究竟是对是错,却没有真正去想未来的路要如何去走,真的错过了他又能如何,她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冯婞朵慢慢地收拾着情绪,尽管红了眼眶,还是握着微微发烫的手心。她知道这是他给自己的忠告了,于是抹了一下眼睛,努力地把眼泪逼回去,说:“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希望你父亲快些好起来,高棱。”

    高棱还是出于礼貌把女孩送到了医院门口,他看了一眼外面有些雾蒙蒙的天气,还有不停歇的车水马龙,转身回到病房。

    高爸爸一看见儿子,表情有些复杂,毕竟除了周治诘,就是这个女孩子儿来医院了,他当然非常在意:“怎么就让人走了?不进来坐一会?”

    “只是普通朋友,有什么好坐的。”

    高棱随手拿了水果篮子里的苹果和一把小刀,坐在边上削起来:“你就放心吧,老头子,你儿子还不怕找不着对象。”

    高爸爸不置可否,冷笑他一声:“你整天就知道在你们基地打游戏,上哪儿去认识小姑娘?”

    他故作神秘地笑了,“我们队里新来了女选手,你不知道吗?”

    高爸爸愣了一下,迟疑片刻才问:“哦?真的?”

    他倒是一下子来了精神,高棱见他感兴趣,便一五一十地把有关霍今熙的事讲给他听。

    聊谈之余,高棱望着父亲仍然疲累的侧脸和笑容,他想事到如今,作为儿子应该为这个家庭做出什么了。

    ……

    “hero之夜”慈善派对在s市的创意秀场举办,四处灯影交错、杯盏觥筹,各路星光络绎不绝,霍今熙和李诀等几位职业选手,代表夏季赛成绩格外出彩的几支战队出场,并分为红蓝两组与那些明星进行友谊赛。

    霍今熙坐在晚餐桌旁与高棱发消息,她得知高棱父亲手术动完已无大碍,稍微心情好了一些。

    夜里的秀场人声鼎沸,又是各种节目不断,这顿饭她吃得心不在焉,依然时刻等待着手机的嗡鸣,尽管这行为相当失礼,但一想到高棱可能随时会发微信过来,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李诀就坐在她边上,看她这样心思重重,不禁笑她:“你们两个也太不收敛了,这么明显就不怕粉丝看出来吗?”

    霍今熙微微一愣,知道这件事瞒不了他,就小声说:“平时在基地里我们可低调了。”

    但李诀认为就连绍阳也应该猜到些许了,只不过大家也希望他们能顺其自然得发展,就不刻意拆穿罢了。

    “今天韦筱竹也会来。”

    “哎?我怎么不知道?”

    李诀微微压低了声音,说:“我也是昨天知道的,网上有转发微博可以来现场看友谊赛的机会,被她抽到了。”

    霍今熙心里想着这俩人最近的联系果然有些频繁,只是嘴上道:“这小妞运气还不错嘛,居然还不告诉我,想给我惊喜吗?”

    李诀附议地点了点头。

    夜煊就是在这时候走到他们这桌来的,他微微欠身,看向他们:“抱歉,打断你们谈话了,霍小姐,借一步说话?”

    霍今熙抬眸看到西装笔挺的夜煊,今晚一身正装,也是异常得潇洒,两排银色的纽扣十分醒目,她看向他正经得表情,一双黑眸如墨色宝石,掩了一下嘴,笑着答应了。

    俩人踩着秀场里光滑的大理石,若无其事地来到一楼让大家休息交谈的露天吧台。

    夜煊替她整了整连衣裙肩膀处的褶皱,看似漫不经心地说:“最近除了练习还在忙什么,都不见你人了。”

    霍今熙定了定神,她和高棱的这件事并不想瞒家人,也不想瞒朋友,对于夜煊来说……或许是该让他第一时间知道的。

    这么想着,她也就突然很直白地说:“简单来说,就是我谈恋爱了。”

    夜煊被她这一句话惊了片刻,他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才问道:“……高棱?”

    “嗯。”

    夜煊拧起眉头,很不悦的样子:“上次的那些‘绯闻’是真的吗?”

    霍今熙听出他语气里的不高兴,立刻卖乖地说:“当然不是,不过,我们是因为这件事才对彼此敞开心扉的……”

    夜煊却是觉得大脑一窒,太多的问题汹涌而来,让他都不知先说什么才好。他闭了闭眼,稳住心神,再开口:“今熙,这种事你怎么这么草率?有没有好好考虑过?高棱是怎样的人你真的了解吗?他的家世背景……”

    他除了是有急切,还有隐隐的压抑甚至是略带了愤怒。

    毕竟是他没能想到的,他从小认识她,彼此大概是无话不谈,她甚至连他最丢人的女装模样都见到过,那么小心翼翼捧在手心呵护的女孩,怎么就莫名其妙跟了别人走,他甚至来不及多说一句,多挽留她一刻……

    霍今熙并不觉得自己做这个决定是一时冲动,所以,也是对他的这种说法不满,立刻解释:“其实,我们已经互相喜欢很久了,本来就因为家庭的这个原因,迟迟没有捅破这层纸……”

    夜煊这时候才算明白,最近网友总是能拍到那两个人晚上单独去买夜宵,给队友们加餐……这大概也是他们的“约会”部分吧?

    但他简直不能想象,哪怕她是认真了,霍叔叔也绝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年轻人来当他的女婿啊。

    想到这一点,他反而有些稳住了情绪,可是心中的痛楚仍然无法掩饰,也不能除去,让他觉得分分钟都是煎熬,怎么她就离他这么遥远了,连抓都抓不住。

    霍今熙见他忽然沉默不语,只好兀自说:“你没有和他一起在基地生活,当然不了解他是怎样的人,但是我知道,尽管我们来自不同的家庭,但是我们是一类人……”

    夜煊上前一步,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人牢牢地抱在了怀里。霍今熙微微一抖,想要开口再说什么,但感觉到对方的力气,有些不好拒绝。

    “今熙,你是知道的,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一直希望你快乐幸福。”

    不管她做什么决定,不管她在哪里,他都有希望她温暖坚强,快乐如初。

    霍今熙听出他话语中的压抑,只能轻轻抬起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说:“我都明白的,你不要担心我,我这么大了,会好好处理自己的事。现在什么都只是一个开端,等时机成熟,我会告诉爸爸的。”

    夜煊虽然没有说出口,心里却是一清二楚,这并不是已经尘埃落定,事情还会有转圜的余地……

    也只能靠这样的想法,才能勉强让他不要在这一刻失态。

    夜煊的声音清晰地在她耳边,但霍今熙借力轻轻地推开了,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好了,我们回去吧,我肚子饿了,想先吃饭。”

    她的声音又轻又缓,让他不容反驳,可是一直压抑的酸涩,仍然不住地涌上来。

    ……

    俩人在单独交谈的时候,李诀也离开了餐桌。

    韦筱竹在观众区坐着,看到李诀给她打电话,有些疑惑地接起来。

    “……喂?”

    “你回头,我过来找你了。”

    她闻言立刻站起来回过头,就见他果然已经到了,站在隔了一段距离的地方,眉宇间还蕴着淡淡的笑意,有些迷人。

    尽管他身穿很平常的格纹西装,比不过现场许多光彩照人的明星,但她还是觉得这位李队长气质不凡。

    “是‘无双’的克鲁苏?!”

    “克鲁苏大大!!你今天剪过头发了吗,好帅!!”

    “克鲁苏大大可不可以和我们合照!”

    李诀的出现果然引起那些来现场观赛的男女粉丝的尖叫声,他在这里出现的效果倒是和那些名人没什么区别了。

    她看着他连袖口都妥帖地折着,不愧是十分自律的队长大人。

    李诀也不避嫌,对韦筱竹招了招手,她笑着与他挥了挥手,在大家尖锐的眼神中向他走去。

    “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啧啧,居然还看到明星了,刚才和‘gloria’的江米米擦肩而过,她真的好可爱!”

    俩人边说边走到没什么人注意的小角落,李诀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便也不再离开了:“你要不要和今熙见一下,刚才她离开了,过会就回来。”

    “好啊,反正我看完你们比赛就回去。”

    韦筱竹看他独特的目光盯住自己,慢慢有些不自在。

    “晚饭吃了吗?”

    “吃过一点,怕会饿,我还带饼干和面包了。”

    说完,献宝似得从包里拿出一包奥利奥,结果却被李诀拿去了:“这个饼干我喜欢,让给我一包,我一会去拿点蛋糕来,和你交换。”

    韦筱竹愣了愣,接着就抱头了:“哪有你这么霸道的啊,天呐,以前我说的真没错,你不愧是‘无双’的队长,能治得住计榛寻,还能和高棱做朋友,肯定‘腹黑’得不要不要。”

    “你知不知道,你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地方。”

    “……啊?什么?”

    “不管你表面维持得多么冷静,但你只要情绪激动了,就会耳朵特别红。”他的声音对于她来说,不知何时已经变得相当诱惑:“特别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