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已知条件够不够】

孤岛残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Oh~我的法医老婆最新章节!

    格雷走进顾烨宸的临时办公室的时,正看见他挂上电话,把手机随手放在了桌上,抬头朝格雷递过一个询问的眼神,站起身来。

    “法医那边传来了详细的尸检报告,技术部门分析了几处抛尸地点和两位受害人的失踪地点,也有些发现。你这边的地理侧写......”

    格雷话还没说完,就见顾烨宸将扑在办公桌上的地图卷了起来,头也没抬的打断他的话:“召集所有人去会议室,同时要求法医和技术部门多线同时联络。”说着他拿起桌上的记号笔,看住了格雷,表情在一瞬间阴沉下来。

    停了一下,但他终究没说什么,只微微抿了抿唇,迈步走出办公室。

    面对顾烨宸的突然冷漠,格雷有一瞬间的怔愣,同时捕捉到他脸上的微表情,在下一秒顾烨宸经过他身边时,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顾,你怎么了?”格雷问。

    原以为顾烨宸会说出什么类似担心zoe的话,却不想他停住脚步回头看他,薄唇轻启之后却是留下这样的话。

    “我说过,不要称她为受害人。毕竟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不管是玛丽·怀特还是她,都没有被证实已经死亡。”他顿了一下,“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在用‘受害人’这个单词。谢谢。”

    格雷微微一愣,抓着顾烨宸胳膊的手松开了,半停在空中,一时竟不知是该怎么办。停了一刻,他才很是尴尬的开口:“对,对不起。”

    顾烨宸没有答话,只是会有轻轻朝他点了点头,就朝会议室走了过去。

    格雷眼看着他黑色西装的衣袂闪进会议室的大门,莫名就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顾烨宸么?

    虽然自上次案件结束,顾烨宸回国之后,格雷和他已经有近三年没有过联系,但在这次重遇之前,格雷对他的印象依然停留在之前他们的接触上。

    对于顾烨宸,格雷对他的评价一直就很简单,专业、谨慎、客观、理智。因为似乎不管当时案情对他们有多么不利,他总能够迅速找出其中的关键点。当然他也是冷静的,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面对于受害者家属的哭诉,他总是很难表现出同情和遗憾,他只问他关心的问题,在了解到有价值的情报之后他就立刻离开,把安抚受害人的工作交给其他同事去做。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并不受组里其他组员的认同,他们虽然认可他的工作能力,但对于他这个人,确实没有过多接触。然,也是因此,顾烨宸在案件结束之后就被上级叫去谈话,似乎内容涉及要对他进行精神状态评估,而最后的结果却是他一封辞呈上交,转而就买了隔天的机票启程回国。

    这是格雷以前认识的顾烨宸,而今天......他却因为他把配合他们办案而意外遭受绑架的法医叫做“受害人”而两次被他警告。

    这样的感觉,当真是有点令人,受宠若惊。

    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从他格雷在第一次见到柒子瑾时,就发现顾烨宸对这个姑娘似乎不太一样,而对于他们之间之后发生的互动,仿佛是更加印证了他的这个观点。尤其是今天早上做完简报之后,顾烨宸把他叫出了会议室,不经任何过渡,开口就是毫无商量余地的一句:

    “动用你的权限帮我找一把枪,另外我要求更换法医,她的目标太大,很容易被盯上。”

    虽然当时已经知道顾烨宸口中的“她”是谁,但格雷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仅仅过了几个小时,所有事情的发展就已经朝着他们预计的最坏的方向跑偏了。

    而此时顾烨宸的反应——他明显已经被激怒了。

    ——

    较之今天早上,此时此刻的会议室内气压更低。

    靠近窗户的白板上挂着一张本市的地图,有几个地点被记号笔做了标注。在场的警员都看的清楚,那是目前为止发现的所有抛尸地点和两名被绑架女性的失踪地点。

    顾烨宸站在黑板前,拔掉了记号笔的笔帽,指了指黑板上的标记点,说:“这是已知所有发现尸体的地点以及人员失踪的地点。抛除掉对于zoe是有计划跟踪之外,以其他几处地点为中心,向周围五公里勾画区域,中间这一片重合的区域......”他转身在地图上画出一片阴影区域,“这里就是不明嫌疑人的安全区,他肯定藏身在这里。”

    “这一片区域远离市中心,居住的都是一些退休人员或者是想过悠闲生活的人。往北二十英里还有一座山林,区域太大,处处都能躲藏,根本没有办法短时间进行排查。”一个警员说道。

    顾烨宸抬头看他一眼,面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我们需要其他信息,来缩小搜索范围。”说着他转头看向旁边的格雷,开口问道:“你的技术人员发现了什么,还有法医的尸检报告?”

    格雷朝他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一步,接过话头:“通过调取校内监录像和他的行车监控,我们基本确定了不行嫌疑人的外貌特征,现在已经把照片发到了你们手里。”

    随着一阵纸张传阅的声音,会议室内响起一阵阵低低的私语声。

    格雷轻咳了两声,吸引回在座所有人的注意力,再度开口:“照片上的男人带了鸭舌帽和口罩,但是通过他的体型比例可以确定他是亚美混血,年龄在35-40岁之间。

    他当过兵,行事谨慎老练,受过良好的军事训练,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但最终因为心理问题被迫退出军队。”

    “他有明显的自恋和妄想狂型人格紊乱。”顾烨宸接话,“通过前面两次分析,我们可以知道他曾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他可能并没有顺利毕业。与被逐出军队的理由相同,他的精神状态是影响他的主要原因。

    他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而且无法体谅他人,他决不承认自己失败,并且会为自己的不足而感到自责。他离群索居,没有朋友,也不与人接触,当然这也和他的本职工作有关系。他是一名职业杀手,因为要获得合适的掩护,他需要经常更换工作,以保证自己的秘密不被周围的人发现。

    不明嫌疑犯喜欢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因为这可以从另一方面证明他的优秀。总之,他不想被人小看和忽略,但他之前从事过得所以工作让他完全体会不到自身力量的体现,而这次杀戮终于满足了他。”

    平静的,甚至是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男声响彻整个会议室,在座所有人都有些出神。他们有的人正盯着手中的照片,有的则目光呆呆的望着顾烨宸,眼神中满满都是惊叹,但是眉宇之间,却又含着隐约的担忧。

    顾烨宸没有再说下去,而是转头看向格雷,微微抬了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格雷沉了口气,在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他刚刚的话,再联想到下午看到的尸检报告,心头莫名一紧,开口:“尸检报告表明,最后一名受害者在死前曾经受过不同电压下的电击,但她并没有很快死亡,而是被以此折磨了很长时间。

    由此结合前两次的模仿犯罪可以得出不明嫌疑人应该从事过医学类相关的工作。并且通过他较为单一的受害人选择可以得知她无比痛恨女性。

    从社会学关系考虑,女性在家庭中代表的角色主要为母亲及伴侣。而在一个正常家庭环境下成长的男人,即便在青春期与成年后与女人有交往障碍,也不会对女性形成如此偏激到憎恨的情绪。所以,由此可以断定,他在幼年时期应该遭受过来自于母亲的打击。比如她的父母亲离婚,亦或是她的母亲抛弃了他。”

    说到这里格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顾烨宸,就发现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并不同意他的说法。于是他停了一下,低声问:“顾,你有没有要补充的。”

    顾烨宸闻言,看了他一眼,瞬间明白他的意思,遂接话道:“我们需要注意一点,在目前案件中,所有的被害人都没有遭受到性\侵犯的迹象,但考虑到前几次作案系模仿,所以我们只着重分析最后一名受害人。

    人类的个体认知普遍在青少年期间得以形成,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断不明嫌疑人有性\功能障碍,更或者他本身就是一个同性恋患者。”

    最后这个结论是实在是有些爆炸,整个会议室在静了一瞬间之后瞬间炸了锅。顾烨宸冷冷看着,轻轻拍了拍手,周遭顿时又静了下来,他环视了一圈面前众人,缓缓开口:“现在侦查方向已定,大家可以继续工作了。”说完他看了一眼格雷,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两人又回到了顾烨宸的临时办公室。

    “格雷。”顾烨宸按了按眉心,开口:“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下。”

    “什么?”

    顾烨宸垂手看他,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他说:“已知条件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