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匪夷所思的意外】

孤岛残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Oh~我的法医老婆最新章节!

    是在从机场到滨州市内的绕城高速的休息站。

    附近临近g32国道,方圆三十公里内都是幽深绵延的大山,山内小路遍布,但因为防护措施较差,且路况不佳,所以平时在夜间并没有多少车辆通过,而现在浓雾密布,山中小路更是危险重重,自然也没有人敢去踏足。

    于是,这座距离滨州市内最近的休息站,就成了路过且无法继续赶路的人在迷雾中唯一的一处闭所。

    而很明显的,这座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的休息站,并没有它呈现给人们的那么安全。

    不然,*也不会死在这。

    并且是以这么难看的姿态。

    ——

    电灯突然熄灭的前夕,柒子瑾最后听到的话来自于长发妹苏小蔓。

    而在此之前,说话的却是呆脸妹方丝语,彼时她身处于昏暗的灯光之下,双手合十放在桌上,贴近自己的嘴唇,目光无比诡异的缓缓从坐在桌边的几个人脸上滑过去,甚至连坐在一边的柒子瑾都没能幸免。

    柒子瑾眼看着方丝语用类似巫婆一般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之后缓缓移过目光,再用沙哑且阴森的语气说出下面这些话:

    “你们知道这附近曾经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么?

    我跟你们说啊,咱们现在呆的这个地,很邪门的。就那附近那边的g32国道,前年发生了八车相撞的惨剧,我听说自那之后,靠近出事地点的那个收费站,经常会在晚上看到有8辆车排队过收费站,还有一次最邪门的是,他们第二天轻点钱柜,发现钱盒里多了一张冥币,而调出监控录像来看,就发现昨晚一辆过路的车,根本没有轮胎。”

    原本只是个高速公路附近经常可以听到的鬼故事。柒子瑾并没有太在意,但是方丝语这些话明显吓到了其他两个妹子,尤其是网红脸李晴明,整个长大了嘴巴,半天都没合上。

    半晌她才有些迟钝的用手捂住了嘴,一脸慌张的望向对面的吴浩,结巴着撒娇道:“讨厌啦。都说不要讲这些吓人的事情嘛。人家胆子小,这样晚上都不敢睡了。”

    柒子瑾默默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想说你要是继续用这种苏的可以掉皮的声音说话,她要是忍不住把你揍了,可不能怪她下手太狠。

    当然这话她也就只敢在心里说说,要是真拿到明面上来,估计人家李晴明掉两滴眼泪所有的事就都解决了。

    没办法,谁让她柒子瑾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呢?

    “这有什么好害怕的。”

    长久不说话的眼镜男吴浩突然出声,音色里似是带了两分鄙夷,嘴角的笑里也带着几分轻蔑。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随意往桌面上一磕,看了一眼身边坐着的长发妹苏小蔓,又移目看向李晴明,淡淡开口:

    “高速公路上这种事情很多的,各种地方都拿来当做谈资。

    不如我跟你们说点真事?”说着他从另一侧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了一支出来,点燃,慢慢吸了一口。也不等苏小蔓和李晴明有其他意见,他已经缓缓吐出烟雾,顺着刚才的话说下去。

    “出事的地也在咱这附近,不过不在高速公路上,在旁边的山道上,一个比较靠里的位置,路很险不好走,经常出车祸。

    我记得这事是前几年发生的。好像是有几个进山自驾游的人,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开车经过那段路。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车灯突然不亮了,所以他们就减慢了车速,想要慢慢下来,结果快到拐弯的时候,迎面过来一辆装运了渣土的大卡车。

    烟尘弥漫,强光刺眼,什么都看不清楚。几个人越是慌张,越是想要赶紧离开那段路,结果没想到就在和渣土车侧身而过的时候,他们的车还是被刮了一下,然后整个车身开始不稳,最后直接翻下了悬崖。

    作为司机的那个人,为了保护自己,在车子冲下悬崖的一瞬间,把方向盘往自己的方向打了过去,所以他成了全车上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人。”

    吴浩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只听周围一片寂静,然后是方丝语问了一句:“后来呢?”

    “后来?”吴浩接话,转头看着她微微牵了牵嘴角,笑:“最后那个开车的也死了。

    不过是一年后,周年的时候他来给他丧命的几个朋友烧纸钱,却在出事的地点真的看到了那几个因他而死的朋友,结果就在那个时候一辆车经过,直接把他撞下了山崖。可是后来据那名司机说,他当时根本没有看到前面有人。

    所以.....是他死去的朋友要他下去陪他们。

    毕竟,没有谁能够躲得掉。哪怕隐藏得再深,总有一天也会被揪出来的。”

    说完最后一句,全场的气氛在一瞬间就莫名变得凝重起来,大家都没有说话。

    吴浩低头兀自笑了笑,看了眼自己手中燃了一半的烟头,抬手就要把它按灭在烟灰缸里,就见他身边的苏小蔓下意识把放在桌上的手往后缩了一下,声音呐呐道:

    “你还是别讲这种东西了,太......”

    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咔”的一声,整个屋子在一瞬间陷入了黑暗。

    停电了。

    伴随着在场几个妹子的尖叫,只看到黑暗中吴浩指尖夹着的烟头散发出微弱的红光,紧接着就从餐厅后面传来一声巨响。

    几个人顿时全都呆愣原地,立刻纷纷起身,带动椅子划过地板的刺耳声响。

    一片混乱中,柒子瑾似是听到有水流的声音,一种强烈的不安在她胸腔中漫延开去。

    “都别动!”

    不知道是听见了谁正往卫生间走的动静,柒子瑾立刻喊了一声,紧接着她就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借着那微弱的一点光快速扫了一遍面前彻底愣住的几个人,快步朝卫生间的方向赶了过去。

    ——

    几个人在卫生间门口停住,柒子瑾用手电筒照了照地上,看到有细缓的水流正从男厕里顺着瓷砖慢慢流出来,印在大厅与卫生间的交汇处,形成一道很不起眼的痕迹。

    就在这时,电灯突然亮了起来。

    明亮的光线窜过房间内所有角落,莫名就让人心中升起几分诡异。

    “*!”正在所有人因为这突然而来的光亮不适应时,网红脸李晴明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拨开挡在她前面的人,快步冲进了男厕里。

    柒子瑾扫了剩下几个人一眼,紧跟在李晴明身后走了进去。

    ——

    水流是从男厕靠墙一边最后一个隔间内流出来的,越是靠近,就越能看清混在水流中的丝丝血迹。

    李晴明在看清血水的一瞬间愣住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突然上前开始拍打最后一间隔间的门,顺带着还大声呼喊着*的名字,但是隔间里面没有回应。

    “靠边。”柒子瑾上前一把拉开了李晴明,然后往后退了一步,一脚直接踹上了隔间的门,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隔间的门就被踹开了,然后就看到原本悬在半空中的壁挂式水箱直接砸在*的头上,而*正软绵绵的躺在地上,任水流混着鲜血,浸染他浑身的衣服。

    柒子瑾愣了一下,转头对同样呆住的李晴明喊了一嗓子:“打120!”说完就走进隔间,想要将压在*头顶的水箱拿开,但无奈铁质的外壳有点重,她搬不动,最后只能叫来吴浩帮忙。

    只是,尽管他们已经很努力的想要救*,但推开水箱的一瞬间,看到他那已经被砸到血肉模糊的脑袋时,柒子瑾就知道一切都晚了。她在原地站了5秒,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顾烨宸的手机。

    没人接。

    那就换柒子默的。

    响铃三声,电话被接通。还不等柒子瑾说话,柒子默就已经开口:“老妹啊,现在还没到半个小时呢,还差3分钟,你再等等。”

    “等你大爷啊!柒子默,我现在在二楼餐厅,有人死了。你赶紧和顾烨宸下来。立刻,马上!”说完她愤愤然挂了电话。

    走到门口看了看刚刚和她历经整个事情发生的几个人,叫他们回原来的桌边坐好,自己则站在男厕门口等着顾烨宸过来。

    ——

    “柒子瑾,你丫的还真是柯南啊!去哪哪死人!”

    在顾烨宸勘察尸体的时候,跟在旁边的柒子默小声跟柒子瑾打趣。

    柒子瑾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启齿的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对了,你打电话报警了吗?”

    “你觉得呢?”柒子默瞥了他一眼,“就知道你光顾着玩尸体忘了正经事,所以我直接打电话给洛青川了,他现在调来了省城,大家都有的照应。”

    柒子瑾是真的不明白他口中所说的和警察可以互相照应是什么意思,只是无比嫌弃的看了柒子默一眼,转身遛到了顾烨宸身边,用手肘蹭了蹭正在勘察现场的他,低声问:“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这显然就是一起意外。”顾烨宸皱着眉头答,“但是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