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_分节阅读_17

雾初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最新章节!

    珞,我带你出去吃点儿吧。”

    “为什么要出去吃?我费了这么大工夫做出来的饭菜就这样不吃了吗?”

    “什么?!你说这是你做的?!”浦海洋瞪大眼睛,他怎么能相信这桌子饭菜是玉珞做出来的。

    “当然我做的。”玉珞拉着浦海洋坐下来,“你也没有吃吧,一起吃吧。”

    浦海洋呆呆的坐下,看看玉珞,又看看满桌子的饭菜,不仅色泽鲜艳,而且还能闻到香味,他知道玉珞是不会做菜的,难道这是玉珞变法术变出来的吗?

    玉珞给浦海洋拿了新的筷子和碗,将筷子放在痴呆的浦海洋的手里,“快吃吧,一会儿真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浦海洋拿着筷子,看着满桌子的菜,好像看着珍宝一样,不敢下手。

    “能是什么时候?”玉珞小声回他,头低下来,轻轻的咀嚼着嘴里的菜。

    看着她的表情,浦海洋抿着唇,一切都明白了,是这段时间慎陈风让她做的。他不由得心疼气玉珞来。

    他想:如果玉锦在的话,看到玉珞能做出满桌子的饭菜来,一定也和他一样,会心疼玉珞。

    因为可想而知,玉珞在学做菜的这个过程中,受过多少罪?有没有被烫伤过?有没有被冷水凉过?有没有……

    “快吃吧,味道还可以。”玉珞见浦海洋不吃,只是在那里感慨,她夹了一块肉放在浦海洋的碗里,为了不让浦海洋难过,她又说:“就会做这么几样,是全部了。”

    “是全部?那就做给莫亦扬吃了?”浦海洋眼色一直难过着,他心疼她,也吃莫亦扬的醋了。

    “可是,最后还不是你在吃吗?”玉珞撅着嘴,“你不是把他赶走了吗?”

    “珞珞,莫亦扬不是正经人,你离他远点儿,以后都不要理他了。”浦海洋认真的说。

    “那你们是正经人吗?”玉珞低垂着头小声说。她说的是你们,连带了慎陈风。

    浦海洋哑口,似乎无言以对,确实,他和慎陈风也会做一些不太光明的事情,但对她玉珞,从来只是全心全意。

    “可是,我们对你无恶意啊。”浦海洋最终低声说,说的没有底气。

    “是吗?”玉珞的话让浦海洋再次心疼起来。

    ------题外话------

    亲爱的妞们,文文在首推,求个收藏求个评,谢谢各位美妞了。

    ☆、第32章 慎陈风为了玉珞而打架

    饭桌上顿时静悄悄的,浦海洋已经无话可对。而玉珞也没有说错,虽然整件事情是因父亲的错引起的,但是,她也受到了伤害。

    这伤害不止是父亲给的,他慎陈风和浦海洋又敢说没有给玉珞带来伤害吗?父亲犯的错,玉珞可以承担,但是,哪有像慎陈风那样把她掠夺在身边当床奴的?

    “珞珞,你很恨我吧?”浦海洋放下筷子抚着额头,声音哽咽。

    玉珞抿了一下唇,有些不忍,“没有,我知道你已经尽力在帮我了。”

    “可是,我还是让你受到了伤害。”浦海洋抬眸,玉珞看到浦海洋眼中尽然闪着泪光。

    这么多年,玉珞见到的浦海洋,一度是刚强的形象,甚至小时候,玉珞觉得浦海洋就像超人一样,在少女做梦的时代,玉珞曾经幻想过,以后要嫁给浦海洋呢。

    直到现在,浦海洋在玉珞心里一直保留着完美的高大形象,大学都二年级了,他都没有谈过恋爱,就是还没有找到能超越浦海洋的男人。

    现在看到浦海洋流泪,玉珞心中怎能舒服?

    “以后,都别做这些粗活儿了,我请个保姆照顾你。”

    “不用,我自己动手做也挺好的。”玉珞赶紧说:“现在功课也不紧,再说我也挺喜欢做菜的,也累不着。”

    “还是请一个吧,你一个人住在这里,我不放心,有个伴也好。要不然,明天把以前的阿姨请回来。”浦海洋淡淡的说,他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情。

    玉珞低下头,没有再反对他的意见,拿起菜盘来往厨房走,“菜冷了,我去热一热吃吧。”

    “我帮你。”浦海洋端着菜盘和玉珞走进厨房,其实浦海洋对厨房的活儿比玉珞强多了,只不过他平时不动手做罢了。

    浦海洋站在玉珞的身边,两人一起热菜,一起把菜端出去,又一起吃,两人对于刚刚不愉快的谈话都在避讳,但是心中谁又能不在意呢?

    玉珞偷偷的看去,曾经几何时,她也幻想过和浦海洋一起生活,一起走进厨房,一起坐在饭桌前吃饭,然而现在,玉珞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曾经想要的那种感觉了。

    不但对浦海洋没有那种感觉了,她的脑海里尽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慎陈风。她想到和慎陈风一起坐在饭桌上用餐的情景。

    “哪天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做这吃。”浦海洋吃着玉珞做的菜,味道不是很好,但对于这份出乎意料和心疼,他还是这样对玉珞说。

    “嗯?”走神的玉珞抬眸看着浦海洋,同时想到了慎陈风对她说的话:我说话时你有没有认真听?为什么我一说话你总是要嗯一遍?

    慎陈风的话在耳边响起,仿佛他就坐在对面重复了一遍,玉珞及时回神,对浦海洋说:“好吧。”

    然而,她这样对浦海洋说着,却又想到慎陈风在那个早上说:不是我做的,我不会做,你要想吃,我可以学。

    慎陈风说要为她学做饭,但是,现在看来,她再也没有机会吃了,也许,那就是慎大老板信口开河,心情好时拿来逗她玩的,可是,玉珞当时吃惊,后来却紧记着不放了。

    “珞珞,明天有大课吗?”

    “干嘛?”

    “我带你去祭拜一下锦叔。”

    “真的?!”玉珞睁大眼睛,水灵灵的眸色中放着光芒。

    “当然。”浦海洋用力点头,声音低沉的说:“我在柏树园墓地为锦叔买了一块墓地,虽然没有锦叔的遗物,但是也算是为锦叔安了一个家吧。”

    玉珞抹了抹眼泪,点点头说:“谢谢。”

    浦海洋长呼一口气,才觉得心口顺当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惭愧极了,玉锦对他如再生父母,然而,玉锦出事,他连玉锦的尸体都没有找到,还没有保护好玉锦的女儿,现在他带玉珞去看玉锦,玉珞还要谢他。

    ——

    第二日,浦海洋早早的买了花,还买了很多祭拜的东西去接玉珞。

    一路上两人心情沉重。谁也没有言语。

    墓地,玉珞看着墓碑上玉锦的照片,泪如雨下。浦海洋更是心如刀绞。

    从墓地出来的时候,玉珞的眼睛已经肿了,浦海洋心疼的要命。

    “浦哥哥,谢谢你带我来看爸爸。”

    浦海洋顿了一下,还是说出真话来,“是风哥让我带你来的。”

    玉珞顿住,把头偏向一边,不再说话,对于慎陈风,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珞珞。”浦海洋锁着眉心,为难的说:“风哥放了你,以前那些不愉快就都忘掉吧,以后我照顾你好不好?”

    玉珞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浦海洋脸上露出笑容来,这是他多年来的奢望,终成现实。而玉珞心中却不是那么舒服。

    ——

    学校里,莫亦扬来看玉珞,玉珞知道浦海洋可能随时派人来保护她,她担心浦海洋不高兴,也担心浦海洋和莫亦扬之间再发生矛盾,于是她对莫亦扬说让莫亦扬离开,以后不要管她了。

    莫亦扬听话心中委屈也气恼,她拦着玉珞,开口问她,“珞珞,听说慎陈风放了你,你是要接受浦海洋了吗?你别忘了,浦海洋是慎陈风的一条狗,是他把你送给慎陈风凌辱的,现在慎陈风玩够了你,把你给了浦海洋,你就这样认了吗?”

    “啪!”的一声。玉珞看到一个拳头打在了莫亦扬的脸上。她回头看去,尽然是慎陈风!

    “慎陈风!”莫亦扬跌了一个踉跄,捂着脸瞪着慎陈风。

    “想活命的话就闭嘴!”慎陈风的话如暗夜的古堡里发出的可怕的声音来。

    玉珞看去,见慎陈风阴狠的脸上既然都是横着的,慎陈风这样脸部肌肉会变,对于玉珞来说,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滚!永远不要让我看见你!”慎陈风像嫌弃一条野狗一样,嫌弃的怒斥着莫亦扬。

    莫亦扬害怕慎陈风,但是还不想放弃玉珞,他对玉珞说:“珞珞,你还要跟着他?你忘了他是怎么对你的了?”

    慎陈风二话不说举拳就朝莫亦扬打去,就像十七八的小伙子在争夺一个女孩一样,他尽然和莫亦扬打起架来。

    玉珞眼睁睁看着那如铁锤一般的拳头落在莫亦扬的脸上。

    莫亦扬吃了一拳后,怒火燃烧,他被打的跌倒在地上,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站来,紧握拳头朝慎陈风砸去。

    两人顿时扭打在一起,慎陈风比莫亦扬稍微高一点儿。他虽然没有浦海洋那身好功夫,但对付莫亦扬也是绰绰有余,几个回合下来,莫亦扬就站在下风。

    眼看莫亦扬体力不支,玉珞扑上去抱住慎陈风的胳膊,“别打了。”

    慎陈风及时收手,刚刚差点儿打到玉珞,他的眼沉了一下,愣愣的看着玉珞,玉珞看去,慎陈风那种生气的眼光让她有些害怕。

    而慎陈风却在想:玉珞是在保护莫亦扬吗?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美妞们别吝啬了,留个印吧。

    ☆、第33章 以后只会再这件厨房里做饭

    看着慎陈风的脸色,玉珞将放在慎陈风胳膊上的手放了下来,她低下头去,此时,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围上来,玉珞的脸上烫了起来。

    慎陈风一把抓起玉珞的手朝他的车走去。身后,玉珞听到那几个同学发出啧啧的声音:“哇!好有范儿啊!”

    “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好像是那个盛世集团的总裁耶!”

    “是啊是啊,很像呢!听说他很低调,原来是看上我们学校的女孩了!”

    “那个女孩是那个系的?她什么来头啊!”

    玉珞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自己都觉得脸上冷热不均匀的厉害。

    慎陈风将玉珞推进自己的车里,他自己绕过车头坐在驾驶座上,车子一股烟似的开走。

    “你带我去哪儿?”玉珞看着路线,明明是出城去慎陈风别墅的方向,但她还是问了一遍。

    慎陈风扭过头瞪了玉珞一眼,却没有说话。

    “你说放了我的。”玉珞又说,有种挑战的味道。

    慎陈风依旧不语,而是脚下将油门踩到底。玉珞拉着车顶的把手,感觉胃里开始翻腾。

    “你慢点,我难受!”

    果然,玉珞的话让车子慢了下来。

    “停车!”玉珞一手捂着嘴对慎陈风说。

    慎陈风停下车,大惊失色的看着玉珞打开车门跳下车,在路边吐。他拿起车里的纸巾下车朝玉珞走去。

    玉珞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着嘴,没好气的说:“你开那么快干嘛?我又哪儿惹你了?”

    慎陈风感觉像自己宠着女朋友在和他征讨,他除了心疼玉珞,到有一些小开心,但是马上脸上又阴了,他走进玉珞一步,颤颤的问:“玉珞,你,上次有没有吃药?”

    “嗯?”玉珞嗯了一声后,傻傻的看着慎陈风,脸却红了,她低下头脑子里却因慎陈风的话而乱哄哄的。

    两手开着掐架,玉珞因为紧张而害怕,万一怀上了可怎么办?

    “别怕。”看着玉珞紧张,慎陈风尽然又心疼,他将玉珞揽进怀中,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中。

    “可是,如果……怎么办?”玉珞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她知道慎陈风能听得懂。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慎陈风一把抱起玉珞放在车里。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好像他们刚刚没有吵架,没有生气,一直都这样平平和和的。

    “你什么意思?”玉珞问他。

    “就是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慎陈风回头冲着玉珞笑了笑,其实去找玉珞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了,要把玉珞接回去,因为他已经确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