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_分节阅读_5

雾初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最新章节!

    玉珞触电一般直起身子,却有朝后跌了一个踉跄,后又重重的坐在地上。

    书房里,浦海洋和慎陈风四目相对,两人一起奔出书房去。

    ☆、第8章 玉珞回家

    “珞珞!”

    浦海洋一步就迈出一米多,直接到了玉珞的身边,他扶起地上的玉珞,他想玉珞一定偷听到了他和慎陈风的谈话,正在发愁该怎么和玉珞说,玉珞推开他的手,失望的落下两行眼泪。

    顿在空中的手无处可放,浦海洋试图说话,玉珞猛然回头瞪着浦海洋,一手指着慎陈风哭道:“你和他是一伙的?你杀了我爸?”

    一句话将浦海洋打入十八层地狱,门口被玉珞一手指着的慎陈风也是一愣。

    “不是!珞珞听我说!”浦海洋余光里看到慎陈风的落败,又看着眼前伤心的玉珞,心酸的说:“是锦叔车开的太快掉下了山,我是接到警局的电话才知道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带你去警局问。”

    玉珞哭着身子软软的倒下去,浦海洋一把将玉珞抱在怀里,在她后背轻抚,柔声细语蔓延在玉珞的耳边,好像生怕将玉珞吓坏一样,然而,玉珞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只有呜呜的哭声。

    楼下听到玉珞哭声的兰姨端着水跑上来,看到玉珞在浦海洋的怀里哭,颤抖的手将水杯里的水洒了一半,慎陈风担心她知道太多,将她打发下去了。

    “珞珞,锦叔的车在山下,但是人还没有找到,警方正在寻找,我也派人下山去找了,锦叔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你不要难过……”

    “我都听到了!你还骗我!”玉珞抬起泪眼瞪着浦海洋,又指着慎陈风问:“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他就是我的朋友慎陈风,我一直都和他在一起。”

    玉珞顿住了,她知道浦海洋从小有个朋友叫慎陈风,后来浦海洋跟着慎陈风工作,但是她从没有见过慎陈风。因为玉锦从不让玉珞和外面的男人接触,就是一些男同学,玉锦都看得很严。

    浦海洋揽着玉珞的肩头往房间的门口走,“珞珞,先回房休息……”

    “我要回家。”玉珞站在原地抹着眼泪,“我不要住在这里!如果你真的是为我好,就让我回家!我爸刺杀他爸,可是我付出了,现在我爸也生死未卜,还不能算完吗?”

    玉珞说的话,让浦海洋眼角的肌肉直抽抽,对慎陈风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他对浦海洋说:“送她回去吧。”

    慎陈风回到书房,将门关上,他靠在门板上,闭着眼睛,耳边全身玉珞的话,每一个字都如刺在他心上的利刃,给他留下刻骨铭心的痛。

    浦海洋心疼玉珞,也心疼慎陈风,但他也无能为力,玉锦给他留下了太难的问题,他解决起来有点儿费劲。

    浦海洋将玉珞送回玉家,玉珞触景伤情,想到父亲,泪水落个不停,浦海洋心疼的要命。

    “浦哥哥,慎陈风拿走了爸爸留给我的玉坠,你给我要回来好不好?”玉珞想到了那条项链。

    心头又是一颤,浦海洋捏着玉珞的肩头,“珞珞,告诉我,那个玉坠真的是你的吗?锦叔什么时候给你的?他给你时说了什么?”

    “怎么?你不信那是我的吗?”玉珞不知道那条项链就是浦海洋拿给慎陈风的。

    浦海洋一怔,他点头暗淡的说;“我信,但是珞珞,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那条项链。”

    “是爸爸临走时给我的,他说那是我亲生父母给我的。”玉珞可怜巴巴的看着浦海洋,“浦哥哥,你知道些什么吗?我真的不是爸爸的女儿吗?”

    “珞珞,我,不知道。”浦海洋将玉珞搂进怀里,心被人挖空了一般,他只有安慰怀里的小可怜,“不要想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玉珞又求浦海洋给她去要玉坠,浦海洋答应了,说一定会把玉坠给她要回来的。当晚,玉珞虽然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但却彻夜未眠。

    第二天,浦海洋没有让玉珞去上学,而是让她在家里休息了,中午的时候,浦海洋给玉珞拿回了那条项链。

    然而,玉珞却不再对那条项链感兴趣了,她随手扔在沙发上,浦海洋又偷偷的拿走给了慎陈风。

    慎陈风拿着那条项链,每每看着都会生不如死,然而却又舍不得放下。

    休息了几天的玉珞,开始去上学了,浦海洋基本负起家长的责任。莫亦扬天天来看玉珞,都被浦海洋拒在门外,两人每次见面都剑张弩拔。

    莫亦扬每次都硬不过浦海洋,浦海洋手段很硬,也够狠心,手下还有人,莫亦扬在国内始终敌不过浦海洋的势力。

    以前玉锦在的时候,莫亦扬回国偶尔还能和玉珞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而现在浦海洋管着玉珞,玉珞和莫亦扬是一点儿单独的时间都没有,他恨透了浦海洋。

    慎陈风的父亲慎天睿出院了,慎陈风对玉珞的事情只字不敢和父亲提,浓重的自责无时不刻折磨着他,父亲一直在找女儿,然而当女儿出现的时候,他却见不到。

    看到父亲稍微好一点儿了,慎陈风问及父亲玉锦的事情,希望能知道些关于玉珞的事情,也想了解一下玉锦为何要刺杀父亲。

    慎天睿回答慎陈风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可慎陈风知道,慎家和玉锦根本就没有生意上的往来,面对慎陈风的追问,慎天睿又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没事了,玉锦也不是死了吗?杀人不过头点地,就算了吧。”

    慎陈风还想问的,慎天睿推说自己累了,回来房间,慎陈风看着父亲的背眯起了眼睛。

    父亲不是一个善良到能对他的仇人宽容到一句话就能谅解的人,而且,一提起玉锦,父亲的脸上明显的躲闪,慎陈风相信,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

    可是,父亲不说,慎陈风只有另辟渠道,他让浦海洋去查父亲和玉锦之间的事情,其实父亲被刺当天,慎陈分已经派浦海洋查过,可是,什么也没有查到。

    这次浦海洋又查了几天,查到的还是和以前一个样,慎天睿和玉锦之间毫无瓜葛,两人没有任何交集。

    玉锦刺杀慎天睿就成了一个谜。但是,慎陈风肯定会把谜底揭开的!

    ------题外话------

    原因基本交代清楚了,下章开始进度会加快,妞们,求收藏,求在评论区留下你们的小脚印!

    ☆、第9章 怀疑

    自从玉珞离开的几天里,慎陈风没有一分钟不想念玉珞的,可是又没有勇气去见玉珞。

    但思念终究还是打败了他的意志力,在学校门口,在玉家门口,慎陈风总会躲在车里隔着车窗看那个忧伤的小身影。

    他只敢隔着马路隔着车窗偷偷的看,每天都看着浦海洋哥哥般把玉珞接回家又送到学校,慎陈风就嫉妒的要死。

    可这是他吩咐浦海洋去做的,他也只能接受。谁让他犯浑了呢?

    玉珞走出学校大门,一辆豪车停在她的面前,不是浦海洋的,是莫亦扬的。

    “珞珞。”莫亦扬下车走到玉珞的身边,“这几天有点忙,没来看你,对不起啊。”

    玉珞摇摇头,脸色暗淡,她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中走出来。

    “珞珞,我带你去吃西餐……”

    “珞珞!”

    莫亦扬的话被打断,玉珞和莫亦扬回头看去,浦海洋正走过。莫亦扬顿时黑脸,这几天他没有来看玉珞,就是因为被浦海洋暗中使坏,让他的公司出了状况,他天天忙到焦头烂额,今天好不容易抽身,浦海洋又来捣乱。

    浦海洋二话不说将玉珞塞进自己的车里,莫亦扬上前和浦海洋理论,还大声对玉珞说:“珞珞,浦海洋不是好人,他是慎陈风的一只狗,他做的一切都是慎陈风在指使!”

    “莫亦扬!你是不是活腻了!”浦海洋横眉立目,像一个索命阎王一样。

    “你敢说你不是奉了慎陈风的命令才来接珞珞的吗?你敢告诉她你就是仅仅把她当妹妹一样在照顾吗?”莫亦扬瞪着眼睛狠狠的说:“你就是想把珞珞送给你的老板!”

    已经攥紧的拳头却因为是学校门口,不断有人走出来,浦海洋才没有打莫亦扬,但是,不代表浦海洋就忍了莫亦扬。

    “你们吵够了没有?没有吵够继续吵,我先走了!”玉珞说着要下车自己走回去。

    浦海洋只好上车,吩咐司机开车,莫亦扬站在原地气得上不来气。

    这一切都被另一辆车里的慎陈风看到,无论是莫亦扬还是浦海洋,谁对玉珞好,他都嫉妒,更让他难过的是玉珞好像对那两个男人都不反感,好像对他们两都很在乎,这让慎陈风更是抓狂。

    记忆里那个四岁的小雪儿,总是爱粘着他,十岁的慎陈风总是想摆脱小跟屁虫,可是,怎么也摆脱不了。

    突然,慎陈风脑子里掠过一个想法,他拿出手机给浦海洋去了一个电话。

    浦海洋拿起手机看到是慎陈风打来的,他看了看身边的玉珞,玉珞将头偏向一边,“你老板又吩咐你做什么?要不要停车我回避一下?”

    “珞珞,你别听莫亦扬胡说……”

    “你快接吧,真要我回避,我也不会说什么的!”

    “坦坦荡荡的。”浦海洋说了四个字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慎陈风在电话里说了一个地址,让浦海洋把玉珞带去那里。浦海洋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玉珞看着不是回家的方向,她问浦海洋,“你老板让你带我去哪儿?”

    “珞珞,无论怎么样,我和风哥都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吧。”

    浦海洋的车停在一个游乐园门口,玉珞刚要问为什么会带她来这儿里?慎陈风的车到了。

    慎陈风走下来,慢慢的走到玉珞的身边,玉珞一步步后退,慎陈风站下来,看着游乐园里面,又看看玉珞,他才抬步,说了一句,“跟我来。”

    慎陈风自己前面走了,玉珞犹豫,浦海洋拉起玉珞的手跟上慎陈风。

    游乐园里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家长带着小朋友在玩,慎陈风就走在前面,不知道他要干嘛的浦海洋带着玉珞跟在后面。

    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将游乐园转了大半,玉珞不知道慎陈风发什么疯,她站下来不肯走了。

    慎陈风回头问她:“你小时候来这里玩过吗?”

    浦海洋顿了一下,他最懂慎陈风的心了,慎陈风是想让玉珞记起些什么,或者他是在怀疑玉珞的身份了?其实他也想如果慎陈风和玉珞不是兄妹那就好了,那么悲剧就不存在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玉珞怄气的将头偏向一边,小时候爸爸经常带她来的,但是,她没打算告诉眼前这个神经病。

    慎陈风没有介意,他又把玉珞带到游乐园门口一家快餐店,他对玉珞说:“在这里等我……”

    “我不吃快餐!”玉珞打断慎陈风的话。

    慎陈风点点头,让浦海洋送玉珞回去,而自己则在快餐店吃了一顿快餐。记得小时候,他和经常带妹妹来这里的,这里已经装修过不计其数遍,可还好,这家快餐店依旧存在。

    那个时候,小雪儿已经四岁了,慎陈风不相信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他记得那个时候的小雪儿已经知道爸爸妈妈哥哥的名字了,还能背出自己家的电话号码,他带玉珞来,就是想让玉珞记起些什么来。

    可看样子,玉珞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回到家里,慎陈风又拿出那些珍贵的照片来,小雪儿从小头发就乌黑油亮,妈妈经常给她扎着两条小辫子,因为头发短,小辫子都是朝天的。

    婴儿肥的小脸上总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哭鼻子的时候很少,因为她所有的条件全家人都会满足,她很少有不顺心的时候。

    看着小雪儿的照片,慎陈风的脸上笑了,可当他拿起玉珞的照片时,脸色就沉了,眼眶也湿了,红了。他犯了滔天大罪是自己所不能原谅自己的。

    颤抖的手放下手里的照片,他靠在沙发上,将眼睛闭起来,满脑子乱哄哄的思绪将他折磨着。

    突然,他睁大眼睛,又拿起小雪儿和玉珞的照片来,仔细看去,两个小丫头,相差十六年的模样,没有一点儿一样的地方。

    慎陈风一直看着那些照片到天亮,他给李明去了一个电话。

    也就半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