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_分节阅读_3

雾初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最新章节!

    就现在,玉锦一个动作,打破了他所有的愿望。

    慎陈风站在门口,看着浦海洋难以挪动的脚步,那汪深潭般的黑眸眯了起来,里面仿若蕴藏着一场不可预测的腥风血雨。

    ------题外话------

    ☆、第4章 没想到的见面方式

    玉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的,门板被叩响,她像上了弦一样警惕起来,把被子死死的揪紧。

    门轻轻的被推开,接着轻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玉珞根本不敢抬眼去看,她只有哆嗦,把自己像鸵鸟一样维护起来。

    “小姐,别怕。”

    一个轻柔极致的声音在床边响起,玉珞才敢抬眸,泪眼中看到一个和善的中年妇女冲着她露出心疼的表情。

    “小姐,别怕,我来给你送衣服,来,先穿上这件去洗个热水澡,一会儿换上衣服下楼吃饭。”

    中年女人把手里捧着一摞衣服放在床上,拿起一件长款睡衣撑起来示意玉珞穿上。玉珞小心翼翼的伸出胳膊,看向那中年女人时,就见她眼眶里噙着眼泪。

    “夫人在的时候,她叫我阿兰,你和少爷一样,叫我兰姨就行。”

    阿兰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还是将泪水落了下来,她赶紧擦去,掩饰自己。慎陈风母亲嫁到慎家时,她就伺候着慎陈风的母亲,她亲眼目睹了慎陈风母亲短暂而悲苦的一生,那个可怜善良的女人,让她一生都很难忘记。

    刚刚她无意中听到了慎陈风和浦海洋的谈话,又看到了那块玉坠,她的心都碎掉了,可怜那在地下慎陈风的母亲,要是知道今天的事,她该多伤心啊。

    “兰姨,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你能放我走吗?”玉珞肯定这个兰姨是善良的,她向她求救。

    “小姐别急,一切都会好的,来,先去洗澡。”兰姨将玉珞扶着走到浴室门里,将热水放好,用手试了水温,温柔的对玉珞说:“舒舒服服的泡一下,忘掉那些不愉快,洗了澡后,你就重生了。”

    重生?玉珞嘴角抽动了一下,连这位佣人阿姨都觉得她死掉了。可是,她真的会重生吗?

    重生?那都是故事里的事,是童话,是谎言,是逗人玩的,而她却是实实在在的遭遇了残酷的现实。

    慎陈风来到自己的房间,看着床上凌乱的一切,他慢慢的走过去,床上,那抹刺眼的红已经发紫了,将他的眼睛深深的刺痛。

    浴室里传出兰姨和玉珞的声音,在兰姨没有出来之前他快步离开,走的那么颓败,脚步从来没有这般沉重不稳,好像一个被俘虏的奄奄一息的骄兵在苟延残喘。

    从来高高在上的他,一直是尊贵的王子,是跨国企业的总裁,是万人瞩目的帝王,然而,此时,他觉得自己就是一条丧家之犬,一个大逆不道的禽兽。

    满脑子都是玉珞哭哭啼啼的求饶,还有自己糊涂冲动的暴虐,慎陈风把自己逼在了悬崖峭壁的边沿上,再摇摆一点儿,就能跌下万丈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热水的侵入,玉珞身上舒服了一些,但她不敢在水里多待一分钟,低头看了一眼,身上都是那个男人给她种下的大大小小的草莓,她很快起来将自己斑斑伤痕的身体藏进衣服里,仿佛要遮住那些代表着耻辱的印痕。

    颤颤兢兢的走出浴室,兰姨已经换上笑盈盈脸在门口等她,“好了,我带你下去吃饭吧。”

    她跟着兰姨走出去的时候,回眸看了一眼那张充满罪恶的床,发现兰姨已经将床上收拾的平平整整,而且换了新床单,那张床上安静圣洁,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走出门,玉珞听到身后兰姨关上了那扇让她一生都难忘的房门。她咬牙想:就是死也不会再走进走扇门了!

    设计精美奢华的楼梯上,玉珞每走一步,身下还是很痛,痛到刺骨,这份痛她认了!就算是为爸爸赎罪了,但是,从此,那个欺负她的男人,她也会视他为仇人的!

    尽管不会去报仇,但她会永远记着他给的凌辱!

    楼下,玉珞四下看了一眼,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满屋的富丽堂皇让玉珞肯定,父亲惹了一个有钱或者有势的人,这让玉珞不由得又有些紧张了,她害怕对方的权势大到让她无法摆脱。

    兰姨把她带到餐厅,餐厅也大的惊人,就像皇宫。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佳肴,扑鼻的香味也乘机袭来,但是,玉珞却没有一点儿食欲。

    “兰姨,我不饿,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是谁家?你们能放我走吗?”

    楼上,慎陈风站在楼梯口,看着不肯入座,不肯吃饭的女孩,那个十六年里他无时不刻的在思念和心疼的妹妹。

    然而,他此时,却不敢正面去面对,这些年里,他想过不计其数和妹妹见面的方式,却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的方式。

    他想如果他找到妹妹了,他会带她去见那可怜的母亲,去母亲的坟前深深的忏悔,然而,他却再也不敢带她去见可怜的母亲。

    “小姐,先吃点儿吧,多少吃点儿,吃饱了,才有力气去上学啊。”

    “上学?”兰姨的话,让玉珞睁大眼睛,那个男人真的肯放她走?让她去上学?让她恢复正常的生活?可能吗?

    “恩。我说了,你洗了澡就重生了,一切都将平静,从此,你就会幸福起来。”兰姨让玉珞坐在椅子上,把筷子递给玉珞,亲切的说:“吃吧,吃饱了,就有精神迎接幸福了。”

    幸福?玉珞心里默默的念了一遍,她还有幸福吗?爸爸把那么大的疑团留给她,还把痛苦扔给她,眨眼之间,什么都变了,她还怎么幸福?

    ☆、第5章 内心的艰难挣扎

    晚饭后,玉珞被兰姨安排在一间客房,“小姐,今晚就客房先睡一晚,明天少爷会给你收拾好你的房间。”

    “我不住这里!我要回家!”玉珞抓着兰姨的胳膊,虽然是乞求,但是口气坚决,“你们少爷是谁?我不认识他,你们放我走吧。”

    兰姨可怜眼前的小姐,慎陈风什么都不让她对玉珞说,她自然不敢多言,更不敢让慎陈风知道她已经偷听得知了玉珞的身份,万般无奈,心疼也是枉然,她只有一再安慰玉珞,“安心住下,没有人会再伤害你丝毫。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上学呢。”

    兰姨走了,房间里空空的,没有丝毫活气,就连空气都越来越稀薄,玉珞抱紧双臂环顾了一圈房间后站在窗前。

    空中挂着一轮圆月,特别的亮,亮的有些刺眼,刺得玉珞眼中的泪水直流,那些怎么也理不清的坏事情,在她平静的生活里突然恶意侵入,将她彻底打败。

    直到后半夜凉气袭来她才圈腿坐在床上,床上松软软的,很大很舒服,然而此夜,怎能安稳入睡?

    凌晨的时候,被慎陈风蹂躏过的身心已经疲惫不堪,蜷成一团的她终于抵不过困意,渐渐睡着了。

    客房的门轻轻的被推开一个小细缝,帝王一样的慎陈风如一个没胆量的小毛贼一样探进半颗脑袋。他看到床上圈着的小身体,他那颗已经碎了的心就像被人撒了一把盐,蛰得生疼。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借着月光,慎陈风看到清秀的小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眉心紧锁,像是梦中被人追赶,他知道,玉珞梦中的那个恶人就是他。

    然而,他是多么的不服,那个恶人该是她最爱的玉锦!那个该死的玉锦才是他们慎家最大的仇人!可是,他该怎么告诉玉珞?让玉珞从此开始和他一起恨玉锦呢?

    慎陈风没有办法,因为他连面对玉珞的脸都没有,又怎么和玉珞开口?

    偌大的床,玉珞仅贴着床边,像一只小猫一样占着一小部分,更显得她可怜至极,也许是冷了,或者是睡得不踏实,玉珞动了一下,却把慎陈风吓得魂飞魄散。

    发现玉珞并没有醒来,慎陈风却不敢久留了,害怕玉珞醒后他无法控制的场面,他轻轻的将被子搭在玉珞的身上后落败的离开。

    回到房间的慎陈风看着那两块玉,眼睛一直睁到天亮。

    奔波了一夜的浦海洋在黎明的时候接到他一直不断拨打,却怎么也打不通的电话。他急忙接了起来,不等对方说话,他出口就问:“锦叔!你在哪儿?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有我,我来解决。”

    “海洋!听着!照顾珞珞!不许让她有任何意外!”

    “嘟嘟……”浦海洋把手机拿在眼前一看,尽然通话结束,他再拨过去,已经无法接通,浦海洋赶快拨通一个电话,“喂,是我,请快帮我锁定这个电话号码刚刚的位置……”

    等着对方的消息,浦海洋紧攥着拳头狠狠的说:“锦叔!珞珞到底是不是慎叔的女儿!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她的!”

    当东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还在梦中的玉珞梦见一双带着黑手套的手把她推下万丈深渊,“啊!”她蹭地一下坐了起来。

    “小姐,你做噩梦了?”

    玉珞侧过脸,就看见姨正心疼的看着她,正抬手温柔的给她擦额头的汗滴,她吞咽着口水,嗓子干的要命。

    “小姐,喝口水,来。”兰姨小心翼翼的,像伺候小孩子一般把早已准备好的水放在玉珞的嘴边。玉珞不张嘴,她就哄慰一般的说:“乖,来喝一点就好了。”

    又木偶般听着兰姨的话洗漱下楼吃饭,玉珞坐在饭桌前,看见丰盛的早餐,她蹙着眉,记得男人说她父亲要刺杀他父亲的,他们之间该是仇人才对,然而,这哪是仇人的待遇?

    “兰姨,我不饿,我不想吃,你告诉我,这是谁家?什么时候放我走?”

    看着玉珞浓重的黑眼圈,兰姨心疼的摇头,“以后这里就是你家,现在你还不习惯,以后你就会习惯的,赶快吃吧,要不然会上学迟到的。”

    玉珞还想说什么的,兰姨离开了。

    送玉珞的车驶出慎家,站在二楼阳台上的慎陈风眯起眼睛,一会儿要去医院看父亲的,他多想带着失散多年的妹妹一起去,然而,他却不能。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和妹妹说?也不知道该怎么给父亲交代?

    被送到学校的玉珞,一路都在担心被同学们知道她家的事情,可她却发现,好像她家发生的事情,同学们一概不知。

    原来那些对她不友好的同学,都像捧偶像一样待她。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传来:“珞珞。”

    这个熟悉的声音,让玉珞猛然回头。

    如果昨天她掉进了地狱,而此时救她的天使就出现了,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心里酸酸的,顿时泪水溢满了眼眶,却没有掉下来一滴。

    莫亦扬伸出大手,握住玉珞的胳膊。

    当莫亦扬指尖的温度通过玉珞胳膊传到她的全身,一股热流也随之遍布她的全身血脉,她看见男人浓眉蹙起,眉梢像要挥出的剑一样立了起来。

    随之,耳边传来久别的轻声细语:“珞珞别怕,有我在,我回来了,以后没有人再能欺负你。”

    玉珞点头,泪水随着她点头的频率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快速跌落,面对莫亦扬的突然出现,她以为自己做梦了,但却清楚的感觉到了莫亦扬温柔的大手在给他擦眼泪。

    莫亦扬将她拥入怀中,在她后背轻轻的拍着,让玉珞想起了父亲,父亲总爱这样抱着她在她后背轻轻的拍。

    然而此时,代替父亲的是莫亦扬,原来是莫亦扬为她打点了学校里的一切,怪不得学校里一如既往的安静。

    此时,医院里的慎陈风就接到李明的电话,所有玉珞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都通过电信落入慎陈风的耳中……

    ☆、第6章 放她离开

    玉珞在学校里一天都心事重重,整个人干什么也都不在状态,担心放学后那个欺负她的男人肯定会来绑她回去,大课下后,玉珞借同学的手机给莫亦扬打了电话,请莫亦扬接她回家。

    莫亦扬很快就出现在了玉珞的眼前,即便玉珞没有打电话给他,他也会带玉珞回家的。

    当玉珞正要上莫亦扬的车时,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了校门口,接着车上下来两个黑衣男人,径直朝玉珞走来。

    玉珞后退了一步,站到了莫亦扬的身后,她担心的还是来了,朝她走来的正是前天抓她的那个男人。

    “玉小姐,我叫李明,我们见过面的。是慎总让我来接你回去的,请吧。”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