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_分节阅读_2

雾初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最新章节!

    了,你来顶罪!”

    慎陈风的每一个字和每一个动作都相互配合,让玉珞无法承受,但她听清楚了男人的话,她强忍这疼痛说:“对……对不起……”

    “对不起?哼哼!我把你杀了!再和你说句对不起有用吗?!”

    这回玉珞没有说话,而是将头偏向一边,如同死去一般。

    这是慎陈风的第一次,很生涩,梨花带雨的可人儿,不止是仇恨在作怪,更多的却是对激情的渴望至极,于是,一个名为魔鬼的东西附在了他的灵魂里,让他冲动。

    就像在挑战一样极限,有种无法言语的快乐,尽管有些痛,还有些因为哭哭啼啼而带来的不悦,但他还是用残暴征服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玉珞。

    浦海洋冲进慎陈风的别墅里,三步并作一步,大踏步跑到楼上,当他来到慎陈风的卧室门前,不带半点犹豫的用拳头叩响了慎陈风的门。

    门开了,慎陈风穿着松散的睡袍站在门口,他的身上还有未退去的情潮,这是给浦海洋看的,他目光中噙着鄙夷,他故意把门敞开,看到浦海洋眼里放光朝屋里看去,他眼里的鄙夷加上了一些阴毒。

    浦海洋纯黑的眼眸朝里面看了一眼,看到床上抽抽泣泣的女孩后将目光挪开,他低下头,将手里的玉坠攥紧,手偷偷往身后藏了一下。

    “有事?”慎陈风的口气慵懒,好像想要告诉浦海洋,他刚刚做了一件很费力气的事情。

    浦海洋抿了一下唇,蹙了一下眉头对慎陈风说:“风哥,没事,我先走了。”

    “等等!把她送到绝色去。”慎陈风收了一下宽松露骨的睡衣,朝楼下走去,可刚和浦海洋擦过肩,就听到身后“扑通”一声。慎陈风停下脚步,随着那一声他的心也颤了一下。

    浦海洋不止是他的属下,更是他的朋友弟兄,两人一起长大,他慎陈风把浦海洋当亲兄弟看待,然而此时,他却要反抗他!

    慎陈风突然回头,狠狠的将踢了浦海洋一脚,看着浦海洋被踢得朝后倒去。他咬牙切齿,失望的看着浦海洋,慎陈风指着屋子里平淡的声音问道:“想救她?”

    “风哥,求你放了她吧。”

    “放了她?哼哼!”慎陈风冷嗤两声,“说实话,本来我对她是没兴趣的,可听说你在绝色放话,说谁敢动她,你让他全家绝种,浦海洋,我刚刚动了她,我不止动了她,我还要把她放到绝色去,让很多男人都动她!你是不是想让我绝种啊?”

    “风哥!你不能这样做!你会后悔的!”浦海洋站起来大声吼道,这是他跟着慎陈风十几年来第一次这样对慎陈风放肆。

    慎陈风二话不说,上去又是一脚,直把浦海洋踢得连连后退几步。

    “浦海洋!你真是活腻了!”

    “风哥,一切我来承担,求你放了珞珞。你知道,我是玉锦的徒弟,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来替珞珞还父债。”

    “好孝顺啊!你想死是吧?我会成全你的!但是,我告诉你!玉锦父女我也绝不会放过!你们!都得死!”

    “风哥,千万别冲动,别把珞珞送到绝色去,你真的会后悔的……”

    “后悔?我今天就让你后悔!”慎陈风重重的拳头就砸在了浦海洋的脸上,他气得是浦海洋一再的反抗他。

    “啊!”浦海洋朝后跌去,慎陈风看见浦海洋手里一直紧攥的拳头松开来,一个什么东西就扬了出去。

    浦海洋不等那个东西落地,飞身上去抓在了手里,将手藏在了身后。

    “什么东西!?”慎陈风眼看着那种似乎眼熟的东西落入浦海洋的手中。

    “什么都不是。”浦海洋将手放在后背开始后退。

    “拿出来!”慎陈风一声,将里面床上哭泣的玉珞都吓了一跳。

    “风哥,求你了,真的什么都不是……别看了……”

    “拿出来!”

    看着慎陈风决绝的脸,浦海洋犹豫了一下,将藏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一松手,玉锦临走时给玉珞戴在脖子上的那块玉就出现在慎陈风的眼前。

    看到那块玉在浦海洋的手里摇摆不停,慎陈风顿了一下,他上去一把扯在手里,看了个仔细,抬起恶狼一般的眼眸:“哪找到的?!”

    “……在……”浦海洋吞掉一口口水,才说:“珞珞的房间里。”

    她的房间?!慎陈风跌了一个踉跄。

    玉珞缩在被子里抽泣,每抽泣一下都会带动身上的疼痛,慎陈风刚刚性虐了她,她还是一朵稚嫩的小花,却被慎陈风摧残到几乎凋落。

    站在床前,看着可怜的玉珞,慎陈风两眼朦胧,刚刚那是他二十六年来的第一次,他根本不懂怎么做,一切都是靠着身体里那点雄性激素和仇恨在折磨玉珞。

    大步回到屋里,慎陈风把手里的那条项链放在玉珞的眼前,强忍着心痛,厉声再问:“这是谁的?”

    玉珞抬起头,就看见了爸爸临走时给他戴上的那条项链,她可怜巴巴的目光从项链上移到慎陈风的脸上,当看到慎陈风凶恶的眼神时,她害怕的又低下了头。

    “快说!这是谁的!”

    慎陈风一声,房子似乎都震得抖了一下,玉珞也打了一个哆嗦,抱着被子颤颤的回:“是我的。”

    “你的?”慎陈风眼角的肌肉抽了一下,他的身体跟着玉珞的身体似乎在悄悄的发抖。

    “恩。”玉珞哭着如实回答他:“是我爸临走时给我的,他说这是我亲生父母留给我的……”

    玉珞还没有说完,慎陈风就站不稳了,他转身快步逃离,五脏六腑仿佛全部惧裂,让他再无还生可能……

    玉珞抬起泪眼,看着刚刚那个猛虎一样的男人,像一只仓鼠一样逃窜掉了,她就像不知道爸爸的事一样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了?

    ------题外话------

    亲们,这章想写明白来着,可是字数有点长了,所以就放在下一章了,你们都来支持一下,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本文双处,结局完美,先谢谢大家了。

    ☆、第3章 慎家的女儿

    男人逃走后,屋子里如同夜晚的坟墓一般寂静诡异,玉珞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每抽泣一下,全身都如车轮碾过一般痛的难以忍受,尤其身下。

    她想离开,四下扫了一眼,自己来时穿的衣服已经成为破布条被扔在地上,男人刚刚得了魔怔一般的疯狂动作出现在眼底,她不由得颤抖了。

    环顾一圈,身边无一件可以遮体的衣服,此时这张床是她唯一可以待着的地方,泪水无止境的涌出。

    整间屋子里的冷色调,看上去没有一丝人味,就如同刚刚折磨她的男人一样,想想都害怕。

    其实她被抓来时,她已猜测到男人为什么抓她了,一定是和爸爸有关,今天爸爸说的那番话,走的那么急忙,一定是出事了。

    玉珞从小就是乖乖女,爸爸更是把她当做易碎宝贝一样养在深闺里,她在外面没有惹过任何一个人。

    而爸爸却不同,玉珞虽然不知道爸爸到底是干嘛的?但是她肯定爸爸干的工作一定不是明朗的事情。果然吧,爸爸竟然杀了那个男人的父亲!?

    “爸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跑了,你就没有想过我留下来的后果吗?”

    玉珞伤心欲绝,她又想起爸爸临走时留给她的那块玉被那个男人抢走了,爸爸说那是她亲生父母给她的,也就是说,那是她唯一找到亲生父母的凭据。

    说实话,她也不想找什么亲生父母,她只想找到那个叫玉锦的父亲,她不相信自己不是玉锦的女儿,她要好好问问爸爸。

    一定是爸爸在骗她!一定是老天在和她开玩笑!或者,这都是她的一个噩梦!她只希望这场噩梦快点醒过来!

    ——

    “怎么会是这样?!”慎陈风一拳头砸在墙上,他的心真是在此刻被彻底撕碎了。

    浦海洋上前一步,见慎陈风手背已经血肉模糊,看上去惨不忍睹,白色的骨头都露在外面,他也是痛心疾首。

    目光从慎陈风的手上落在桌子上,那里放着两条一样的项链,坠子同样是半块玉,然而把两块玉放在一起就是一块圆形的。

    慎家一直在寻找丢失的女儿,而找女儿唯一的线索就是慎家女儿身上有一块玉,而那块玉和慎陈风的正好合起来是一块完整玉坠。

    这两块玉,是慎陈风的父亲当年请人特意用上好美玉制造的,一块是送给儿子陈风的,写着“陈”字。

    另一块什么都没有刻,直到慎陈风的妹妹出世,慎陈风的爸爸才给女儿起名雪儿,上面也就刻上了“雪”字。

    可怜的是,小慎雪四岁的时候被十岁的哥哥带出去玩给弄丢了,因为妹妹的丢失,母亲一病不起,最后抑郁自杀而亡,十岁的慎陈风将自己恨死,恨不得丢失和死去的是他自己,直至今日,他都不能原谅自己。

    这些年,爸爸虽然没有责备他半句,然而,他却陷在深深的自责中。

    全家人一直在苦苦寻找着慎家的宝贝公主,然而,已经十六年过去了,还是没有慎家宝贝女儿的任何一点儿音信。

    “玉锦!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慎陈风阴狠的一句,让站在身后的浦海洋怔了一下,他蠕动了一下嘴唇,却没有开口。他是孤儿,玉锦说见他可怜,收他为徒,教他一些功夫防身用。

    玉锦还资助他上学,也就是在学校里,浦海洋认识了大他两岁的慎陈风,两人虽然不同年级,但是极有缘分,从此两人情投意合,一起玩,一起年少轻狂,一起路见不平展现英雄气概,两人的感情从认识到现在,就没有变过。

    慎陈风也很关照浦海洋,而浦海洋总是觉得自己渺小的什么都不是,却得到了慎沉风无比珍贵的友情,他从小就发誓,一定要和慎陈风做一辈子的朋友,用这身武力保护慎陈风一生。

    “浦海洋!”慎陈风指着浦海洋失望的说:“从一开始,你就是玉锦派来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诡计!我好傻,把你当心腹二十几年……”

    “不!风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浦海洋!你根本就是和玉锦合谋!”

    “风哥,我发誓,如果我和师父合谋,或者知道些什么没有告诉你,就让我五马分尸!不得全尸!”

    “那你怎么会找到这块玉?!”慎陈风怒了,此时,他根本不再相信自己最信任的兄弟。

    “我就是觉得师父不是那样的人,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我才去想找找看的,没想到找到这块玉……啊!”浦海洋还没有说完,就被慎陈风狠狠的揍了一拳。

    眉心紧皱,慎陈风瞪着浦海洋,他指着桌子上的玉坠,狠狠的说:“隐情?这就是证据!当年就是他偷走了我妹妹!现在又想刺杀我父亲!他……他害得我……”

    慎陈风捂着自己的心口跌了一步,想想刚刚自己做了畜生不如的事情,他恨不得杀了自己。

    浦海洋上去扶了一把,被慎陈风甩开,“不要碰我!你不是要替父还债吗?从此我们誓不两立!”

    “风哥,求你给我几天时间,让我去查,我一定会让真相水落石出,到时候,如果真的是锦叔刺杀了慎叔、玉珞真的是锦叔一手策划偷走的慎家女儿,我愿意和师父一起承担所有。”

    浦海洋不相信玉锦会刺杀慎老先生,他不相信玉锦会偷走慎家的女儿,他深信这里面一定有内情,因为他了解玉锦。玉锦爱玉珞,那绝对是亲生父亲才有的;玉锦人虽然也做一些不为人知的坏事,但绝对有原则的,换句话说,在浦海洋的眼里,玉锦就是一个好人!

    “浦海洋!是你自己说的!你别想给我耍花招!不然,我会让你死的更难看堪!我也只是给你一个机会去找人,但你和玉锦这条贱命是承担不起这一切的!”

    什么都没有再说,浦海洋走出慎陈风的书房,下楼的那一步,他停下了,微微侧过脸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他狠狠的痛了。

    玉锦和慎陈风是他一生最爱的两个人,而玉珞是他这辈子最想疼的人,只是,她圣洁的如同天山上的一朵雪莲,他从不敢奢望,他总是觉得自己不够资格,而她该有一个更加美丽的未来,她是公主,她该有一个王子来爱她,而此刻,小公主、他一直看做妹妹的小公主,就在顷刻成为一个悲剧。

    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保护他疼爱的三个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