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尾声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狐容,你做什么?”她赶紧挣扎。

    “撕拉”一声,她的上衣被撕裂,她吓的挣扎的越凶,大喊大叫起来。“你先停停,你先停停,啊……你先停停……”

    可此时的狐容哪里听得进半句?

    就在她吼出。“还有人在,你先停停。”如果他是想做那事,她给就是,可现在还有木柒臻在场,这未免太过不合适。

    这时,惊讶不已的木柒臻终于回神,抬掌对着狐容的背部就是一下,接着狐容晕了过去,趴在柳橙的身上。

    柳橙大惊。“怎么了?”抬眸间,看到木柒臻拍了拍手,就去将狐容扶起。她赶紧将自己的衣服理好,虽破了,但好在够大,整一整还是能保证不走光。

    理好她就跟上扶着狐容的木柒臻,紧张的问:“他这是怎么了?你打晕了他么?”

    “对自己心爱的女子都能满身戾气,明显是主魂不稳,这补魂还得继续。”话语间,他将狐容再次放入补魂池。

    “啊?”柳橙不舍,想要阻止,可又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懂,只会帮倒忙,但也还是忍不住道:“会不会搞错了?毕竟他在之前误会了我背叛他。”

    “他能为了你躲到地底下,那就算是误会于你,也不会舍得伤你。”云袖清冷的声音响起,他缓缓走了过来。“何况,那戾气本就不正常。”

    木柒臻回神将胳膊搭在云袖的肩膀上,笑嘻嘻道:“师侄说的不会错,有情人了解有情人。”说罢,他想到什么。“诶?对了,你和蓝蓝怎么样了?表白了么?她原谅你了么?”

    云袖抿嘴不语,实在是让人看不出是好是坏。

    柳橙只是看着水面,心中忧虑不已。好不容易等到了他,却只看了一眼,又得继续等,她实在是思念的紧,更是担忧的紧。

    木柒臻见云袖这个闷葫芦又不说话了,就走到柳橙身旁,他安慰道:“别担心,不管怎样,反正他是死不成了。修修主魂,就能出来了。”顿了顿,他继续道:“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别出声了,我怀疑他就是听到你的声音才提前出来的。”

    闻言,她诧异,却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很乖顺的点了点头。心中掂量着,不知道这次进去,狐容还得受多少的罪。

    主魂在三魂七魄中最为关键,所以这次她一等,又是整整的一个月,好在知道再怎么样,结果也比死好。

    大不了魂魄不全,纵使真的不全,导致他不正常,她也不会抛弃他,如果他不乖,她便哄着,一直哄着。

    这日,她依旧平静无比的坐在池边,木柒臻也照例在旁边陪着她,说说话帮他解闷。

    她对他的感激之心已是难以形容,只求以后能找到回报的机会,哪怕是没了她这条成天只知道惹祸的蠢命。

    他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吧!那日在地底下的时候,对他来说,将天罚释放出,再逃走还有一线生机。可他却选择了用魂魄去补这逆天封印。要知道,若不是我赶到,他当时是必死无疑的。而且就算补好了封印,也会因为他已死而坚持不了多久封印就会再裂。他这么做,无非是想为你的离开争取一些时间罢了,就算是在地底下,他却还是不放心。”

    柳橙张了张嘴,不敢发声,这一个月来,她除了点头摇头,没有说过一句话。

    “当然。”木柒臻打着哈哈,笑道:“我是不会了解这些的,这都是我从我那同是痴情者的师侄那里左右推敲出来的,他可懂狐容的心思了。”

    “……”她很想问他为什么非得去了解狐容的心思。

    他似乎是看出了她所想。“我啊!对狐容的事情一向好奇,也好奇这么一个千古奇人内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随后他又摇了摇头。“结果发现,他似乎也就是比一般人要痴情的多而已,可惜了,还没有了解到更多的。”

    “……”她觉得,就算她能说话,也不会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水面突然起了轩然大波,胡乱翻滚的池水几乎打湿了他们二人的身体,木柒臻赶紧拉着柳橙躲开。“靠,这得多痛苦,才会挣扎成这样?”

    闻言,柳橙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睁大了眼睛。

    这是……狐容在挣扎?无所不能的狐容也会痛苦成这样?那究竟是多痛苦。

    她立刻心疼的哭了起来,眼泪汹涌无比。她尽力小声抽噎着,不去让池里的狐容听到她的声音。

    或许她该庆幸这虽然只是一个池子,但却奇深无比,所以她看不到里面的狐容到底是怎么挣扎的。

    只是……

    她的身子突然僵住了。

    她似乎听到了痛苦的嘶吼声,虽掩藏在翻滚的水声下,可她还是听见了。

    她抱着身子蹲下颤抖了起来,她想捂住耳朵,可是又想让自己感受到他究竟有多痛苦。她想让自己知道,以后要疼他,用尽生命去疼他。

    再也不任性。

    木柒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快过去了,这次忍过去就好了,他应该快出来了。你放心,那十年一次的魂补逆天封印,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这一次,他毕竟是伤的太厉害了。”

    她摇了摇头,又如何呢?纵然那十年一次的魂补逆天封印没有现在痛苦,那也依旧是常人无法忍受的,可他却得时常忍受着。

    她心疼他,好心疼他。

    渐渐的,水面终于平静下来。

    她摇了摇木柒臻的袖子,期待的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他看出她的意思。“再等等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好。”

    她点点头,又坐回了池边继续等。上次是水面有动静后,不久狐容就出来了,或许这次也是如此。

    她按捺着心中的激动。

    果然,“哗啦”一声,狐容终于破水而出。不一样的是,他这次是直着身子飞起的,而且从一开始就睁着眼睛。

    他站在空中,目光触及到满脸兴奋的柳橙,她喊了声。“狐容。”

    他眸光微动了一下,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而后不再看她,着了陆直接来到木柒臻的身旁,问:“是你救了我?”

    木柒臻眨了眨眼,立刻开心了起来。“对啊对啊!是我救了你,我对你是有救命之恩的,你现在是否可以答应我几个要求?”

    “好!力所能及。”

    木柒臻想了想,道:“我为了救你,可是废了半生修为的,不信你问问你心爱的女人。”说着他就指向柳橙。

    她此刻正心中失落,知道狐容还在与他生气。

    “嗯!我相信你。”狐容依旧是没有看她一眼,只是看着木柒臻。目光虽冷淡,但其中的感激之意还是不难发现。

    “呃……”木柒臻来回看了看眼前这闹别扭的二人,后还是抓住机会提自己的要求。“第一,以后你不许打我。第二,以后我去你那里玩,你不许赶我。第三,我问你什么你都得告诉我。第四,我们做朋友吧!第五……暂时还没有想到,等我想到了再提?”话毕,他非常期待的看着狐容。

    “好!”狐容应了声,越过他负手就走。

    木柒臻知道他这是在与柳橙生气,所以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冷漠多分,他过去推了推柳橙,小声道:“快过去哄哄去,他那么喜欢你,肯定好哄。”

    柳橙对着他鞠了躬。“谢谢你的帮忙,欢迎你去梦丘玩。”言罢就赶紧去追赶狐容。“狐容等等我。”

    狐容根本不理她,该走多快就是多快,这气质还真是史无前例的清冷淡漠,仿若身后之人是陌生人一般。

    柳橙腿短,追了没一会儿就摔倒在地,随即她又立马爬起继续追。“狐容等等我,老公,老公……我可以解释的,你等等我。”

    谢天谢地,他与她赌气就赌气,怎么赌气都行,只要他好好的。

    狐容不仅不理她,反而飞了起来,远远的将她甩开。她大惊,无助的在下面大喊着。“你别走,喂!你别走,我不会飞呀!”

    他这是,真的不给她留余地了?

    眼见着他瞬间飞的她看不见了,她左右看了看,最后干脆从地上坐了起来,不管他能不能听见,她都大声道:“我就在这里等你,等你来接我。哪怕是饿死在这里,我也等你。”她就赌他舍不得她。

    这时,木柒臻走了过来。“丫头,你确定要等?其实我可以带你回去的啊!”

    “我不要。”柳橙小心查看着自己那只被摔破皮的膝盖。“我要等他亲自接我回家。”

    木柒臻捋了捋胸口发丝,坐到他旁边,建议道:“要不我在这里陪你,我还可以给你弄吃的,还可以让你在这里住的舒服。”

    “我不要。”她想也不想就拒绝。“狐容的占有欲很强的,我以后再也不与任何男性接近了,你还是走吧!你不是喜欢跟他玩么?你去找他好了。”

    闻言,木柒臻立马笑了。“对啊!我可以去找他玩了,他再也不会赶我了。”说罢他就站起身。“那丫头你就在这里等吧!相信那厮会舍不得将你留在这里的。那我走了。”

    他走的毫不留恋,令她都有些无语。

    她垂眸想了想,便起身走到池边,想着狐容在这里面补魂时的感受。莫名的,她有一种想感受他的感受的想法。

    可惜的是,她的魂魄完好,怕是进去了也只能是洗个澡而已。

    唉……她坐下,打算就在这里好好的等他。不一样的是,之前是等他从池里出来,而这次是等他来接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