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醒来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狐湘忆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睁大眼睛不断的摇着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一定死了,一定是死的,哈哈哈哈……”

    本来就算是死,至少能报了血海家仇也好,可是没有想到结果竟是这般,这叫他如何接受?

    云袖淡淡的来回看了看都不醒的狐容与木柒臻,随后真的执剑刺向狐湘忆的心脏,接着剑身在狐湘忆的肉里一个旋转,他死不瞑目的化成一道青烟。

    柳橙没有心思去看这一幕,她只是极其小心的将狐容扶起,随后搂到自己的怀里,轻喊着。“狐容?”她想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却又不敢。她怕,她很怕木柒臻带回来的他根本就……

    她咽了咽喉间,实在是不敢想。

    云袖走近蹲下将狐容检查了一番,淡淡的扔下三个字。“该走了。”言罢不待她做反应,便找来一朵飞云,将他们几个都带了上去。

    四人一道向她所不知的方向飞去。

    无极峰谷,补魂池。

    云袖从坐在地上的柳橙怀里扶过昏迷不醒的狐容,就要往池子里放。

    她见了,赶紧抓住狐容的一只胳膊,问云袖。“你是要做什么?可以告诉我么?”虽然她非常的不放心,可还是知道自己不该对云袖说话不客气,所以语态极好。

    云袖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说了一句。“这是补魂池。”

    她愣了愣,虽说具体缘由她不知道,但单是听“补魂池”这个名字,她就知道一定是狐容的魂魄出了问题,而这个池子就是救他的。

    于是她自己使出全身的力气将狐容的身躯往池子里放,直至看不见对方淹没于池中。看不见他的身影,她慌了,下意识的就要跳进去,但被云袖给拉住。

    他淡道:“好好的人,没必要进去。”

    “他这样淹在里面没事么?”她实在是不太放心。“我想进去陪他,行么?”

    “不行!”云袖没有再看她一眼,只是过去扶起昏迷不醒的木柒臻就开始为其疗伤。他与木柒臻对膝而坐,无端出现的无数剑刃围着他们旋转,泛出醒目的光泽。

    柳橙收回目光,不敢不听云袖的话,便坐在池子旁等待着。

    却不想,这一等就是一个月,从开始的期待,到后来越来越慌乱,再到自我打气,再到不安,最后到现在的故作平静。

    而重伤的木柒臻早在二十多天前就已经醒来,依旧是那个活蹦乱跳的美人,只是不难看出,他的身子还是有些弱。

    毕竟帮狐容稳住欲消散破碎的魂魄,费了他大半生的修为,现在的他,可是离自己师侄好大一段距离。

    对此,柳橙是极其感动的,只是无以为报。

    她想,以后他想去找狐容玩,无论是她,还是狐容,都不会去嫌弃这个贪玩的男子吧?救命之恩大如天。

    木柒臻跳到她身旁坐下。“还等呢?要不出去玩玩?我说过,他这一次可是得废至少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将魂魄补好,你在这里等着也无意义。你看看你,一天比一天憔悴,这样待到他醒来时,非得怨我没有照顾好你不可。”说着,他就故作叹息了起来。“以前的我就打不过他,现在的我就更是得受他欺负了。”

    闻言,她转头看他。“他醒过来后还能和以前一样厉害?”就连木柒臻这个救人者都费了半生的修为,那当事人狐容还能和以前一样?

    木柒臻摸了摸下巴,想了想,随后摇头。“这我还不是多清楚,这得看他在入地底下前,究竟费了多少修为去强压逆天封印。”

    她垂眸,想起那日狐容那苍白的脸色,那个时候的他明明是在强撑,想必是费了不少的修为吧!

    说不定是一生的修为。

    思此,她立刻抬头看向木柒臻,问:“这个地方有多少外人知道?一般的妖怪知道么?”

    “无极峰是无数仙妖知道,但这峰谷,估计除了狐容与我,还有我师侄,其外怕是没有人知道吧!毕竟这是个宝地,哪是那么容易就让外人寻到的。我与师侄知道此处也全数是机缘巧合。只有狐容知道此处才是实力吧!可三界中,有他这种实力的人能有几个?怕是找不到了。”

    说到狐容的势力,木柒臻又有话说了,他一拍膝盖,极其兴奋道:“我果然猜的没错,狐容竟是三界之外的人,真的是逆天改命了。只是没有想到他曾经竟然受过天罚,他大概是受天罚的时候脱离的三界。只是……”他极其困惑。“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降天罚于他?他是犯了什么滔天的事儿?”

    柳橙接嘴。“逆天改命不算是犯事么?”

    木柒臻闻言摇头。“可好好的为什么要逆天改命?狐容啊狐容,真是一个谜。”说到这,他不由的开怀笑了起来。“嘿嘿,这次是我救了他,我定是得抓住这个机会去挖他的底儿,让他告诉我他的故事。”

    柳橙问:“你是为了探索他的底儿,才老是喜欢去找他的?”

    “也不光是,毕竟他是一个有能耐的人,与这种人做朋友是非常不错的。”木柒臻撇了撇嘴。“可惜他却很嫌弃我。”好生委屈的模样。

    柳橙扯起嘴角,略无力的微微一笑。“其实我倒不觉得,我总觉得他其实应该是已经把你当朋友了。”

    “真的?”木柒臻眼睛一亮,但随后又暗了下来。“你别安慰我了,那厮心里眼里除了你,怕是没别人了。”

    柳橙安慰他,“虽说具体缘由我是说不出来的,但我有这个直觉啊!”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以后慢慢的,你就知道了。”

    “哟!”木柒臻不由的审视起她来。“你这丫头现在说话怎么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这不像你啊!”

    “有么?”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其实她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心境,虽看起来平静,但内心却是极其无助而恐慌的,真的是很无力。

    在这种心境下,不老气横秋起来,倒也奇怪了。

    “有!”木柒臻围着她转了起来,一会儿后,他又坐了回来,安抚起她。“其实我也知道,你还在担心他。但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嗯!”她的目光又落回每天都平静无波的水面,鼻子奇酸。

    就在这时,木柒臻的眸光微动,立马精神抖擞的转头也看向湖面,只见水面终于有了微微波动,极轻。

    每日都在盯着水面的柳橙自是也看出了变化,她立刻紧张的站起。“狐容,狐容是要出来了么?”

    木柒臻神色严肃。“怕是没这么简单。”

    “啊?”她立刻被吓住,顿时吓红了眼眶。“那是怎么回事?”说罢她就要跳进去,但被木柒臻拉住。

    木柒臻道:“别急,补魂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所以没那么简单而已,但我保证,他最后一定完好无缺的站在你面前。”

    “那是怎么个复杂法?”

    木柒臻欲言又止。

    “你快说啊!”她拉住他的衣袖。“你别吓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实在是经不起吓,她的眼泪终是哗啦啦的流下。

    “诶?”木柒臻立马急了。“你别哭啊!我说,我说就是,只是你保证听了别难过。”

    “听了会难过?”闻言她更是受不住了,转身就要往水里跳,但因为被拉住而不得,只能急急的喊:“狐容,狐容……”

    “别急,别急,我想要告诉你的是,补魂有一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我想,现在应该是到了那个痛苦的过程,所以水里的他应该在挣扎着什么吧!”

    她顿住。“很痛苦是多痛苦?”她感觉好心疼,不用想,魂魄的痛肯定不是*的疼可以比拟的。

    木柒臻抿了抿嘴。“我没有尝试过,所以不知道,但我确定,这痛苦估计狐容都很难承受。但没关系,他每十年就要承受一次,估计也习惯了,肯定可以过来。”

    “什么每十年就要承受一次?”

    “有一个极度隐秘的传说,说是修为高到一定的境界,就连天罚也不能奈其如何。因为修为高到离奇的时候,就能利用自身的修为幻化出逆天封印,将降下的天罚封于手掌间。只是,天罚终归是天罚,是由天道发出,哪是那么容易就没事的?所以逆天封印封的不是太稳,每十年,封印的裂痕就会达到需要修补的程度。而修补的方法就是魂补,将自己的魂魄由经脉注入掌间。但这种方法自是会将魂魄给撕碎,撕碎之后就是魂飞魄散。但幸而有补魂池的存在,只要修补封印时,待在这补魂池,方能达到边补封印边补魂的效果。只是,这其中痛苦自是难以想象的。”

    木柒臻终归是少有的大仙,连天界那些神仙都得尊重着,所以知道的也不会少。

    “很痛苦……”柳橙心疼的忍不住颤抖起来。“他一定很痛苦,也难怪会形成他那样的性格。”她竟然还伤他的心,她真该死。

    “估计也快了,只要最痛苦的这一关过了,他就该出来了吧!”木柒臻顿了顿,又道:“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我毕竟没有经历过。”

    柳橙不言,只是自我怨责罚着。

    如此,半天过去,水面终于有了更大的动静,“哗啦”的一声,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夺水面而出,飘在空中。

    本来他是闭着眼睛的,俊脸苍白,眉头紧皱,明显是还在承受痛苦。

    “狐容!”柳橙激动的喊出声。

    就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他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随后眼睛立刻睁开,一双墨眸渗着滔天的愤怒。

    随着愤怒,他的身躯立刻竖起,随即向柳橙扑去。

    柳橙被扑到地上,迷茫不已。“狐容?”

    但他并没有与她说什么,只是一手拉下她的腰带,开始撕扯她的衣服。满身的戾气,将她给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