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寻人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在狐湘忆欲再救柳橙时,木柒臻与与云袖飞了过来。

    木柒臻忍不住懊恼的爆粗。“靠!来晚了。师侄,你抓住这个臭小子,我下去救他们。”言罢他就快速飞往山崖底下,在柳橙着陆之前拖住了她。

    但狐容却没有她那么幸运。

    木柒臻拖着柳橙着陆,随后立即放开她开始找寻。“哪里去了?”木柒臻难得神情严肃,看来是真的关心狐容。

    柳橙全然没有心思去管为什么木柒臻会出现,她只是慌乱的挂着眼泪四处跑,四处寻,急的大喊:“狐容,狐容……你在哪里?狐容……”她从不知道,在她的心里,他已经重要到超越生死。

    好久过去,他们依旧没有寻到人影,但她依旧四处找着,仿若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只是那脸上的恐慌越发的浓重了,甚至连双腿也忍不住颤抖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有?

    “奇怪了。”木柒臻不禁嘟囔。“他是直着掉下来的,总不可能在半空中被吹走了不成?”他看向还在四处寻找,不顾周围刺人荆棘的柳橙。“你先停下,我有话问你。”

    可她仿若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只是如机械一般四处游荡,身上的衣服都被荆棘刮破,甚至露出里头被划伤出血的肉,她的脸上也不缺乏伤痕,整个人看起来很狼狈。

    可她却如不自知一般,满脑子只是“寻找狐容”几个字,不找到不罢休,似乎不找到就会死。

    木柒臻皱眉,立马上前拉住她。“你冷静一点。”当他看到被迫转过身的她一脸血痕夹杂着泪痕,不由的愣了。

    他突然觉得,若是找不到狐容,这丫头估计会死。

    柳橙依旧跟疯了一般挣扎着。“放开我,我要去找他。”她记得掉下来时,狐容的脸色究竟有多么难看。她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承受不住的。无所不能的他,终是也有被伤的时候的。

    “你冷静一些,若是想找到他,你就给我乖乖的。”木柒臻喝道:“你以为你的本事能高过我?快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好想想怎么找。”

    柳橙终于冷静下来,只是出于太过慌乱,大概是心脏无法负荷了,她使劲喘息了起来,仿若下一刻就要断气一般。

    她从来没有这般上心难过,慌乱无助过。

    木柒臻赶紧握住她的手腕,施法为她顺了气,遂问:“你们和狐湘忆发生了什么?究竟是怎么回事?”

    柳橙无措的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我只知道是狐湘忆控制了我,让狐容误会了我,然后伤了心。再然后他的手掌又火光涌出,他使劲控制着,克制着。他们说什么封印,说什么天罚。我不懂,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说着说着她就哭的越发的狠了。“我这个蠢蛋,我只会拖累他,我连什么时候被控制了都不知道。”

    “封印?天罚?”木柒臻仔细思索着,随后突然想到什么。“糟了!若是天罚,那后果就难以想象了。”

    “怎么回事?”柳橙立马拉住他。“求你救救他,就算是救不了也要找到他,要死我也要与他葬在一起。”

    这时,云袖逮着不甘的狐湘忆飞了下来,他淡淡的看着二人。

    “若是逆天封印有了裂痕,那单靠他那样赤手空拳是没有多大的希望压制住天罚的。但若是天罚涌出了,怕是不仅她自己被烧的魂飞魄散,这整个山谷都得被天罚覆盖,可偏偏现在又没有动静,而他的人影又找不到。”

    柳橙的嘴唇颤抖着,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一脸淡漠的云袖看向她,终于开口。“狐容喜欢你?很喜欢你?”

    柳橙恍恍惚惚的点了点头,脑中几乎一片空白,只是不断在心中问: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云袖垂了垂眸,道:“去最深层的地底下找。”

    “什么?”木柒臻不解。

    云袖解释。“只有在最深的地底下,才伤不到这丫头。”

    木柒臻愣了愣,随后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就算是封不住天罚,他也会选择在死之前保护她?所以钻到地下去了?”

    “大概。”云袖只是猜测。

    “地底下又如何。”被绑住的狐湘忆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死了就是死了,就算是在地底下,那也是死了。只要他死了,我就圆满了,哈哈……”

    闻言,柳橙的眼底立刻风起云涌,她跑到狐湘忆的面前,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的几巴掌,那声音太大,响彻整个谷地,回音一个扣着一个。

    他的脸立马肿了,而他也愣了。

    “你该死!”柳橙如疯了一般,全然不顾自己那因为打人而变得通红的手掌,对着他又是几巴掌。“是你控制了我,是你让我害了我老公,是你,你该死!”

    狐湘忆的脸肿的奇高,一张俊脸已面目全非,他怒,“你疯了?就为了一个狐容,一个恶魔,值得么?”

    柳橙再打了他一巴掌后,赶紧又求起了木柒臻。“救他,求你救他。”

    木柒臻因为她的凶狠,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只是连连点头。“好,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下去找他,就算是被天罚烧的浑身碎骨,我也会去。”言罢他就一个转圈,整个人立马消失无踪。

    她想说让他带她去而来不及,只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神色无助的抱住了自己。

    狐湘忆啐了一口。“我本来以为你这个女人不错,怪可爱的。带回去不做宠物做老婆也不错,却不想和狐容一样,也是个恶魔。”他禁不住因为脸部的疼痛嘶了一口。“真狠!”

    云袖看了看她,垂眸微微陷入思索,大概是想到他那不省心的徒弟。

    好半响后,他再次开了口。“你怎么知道狐容的事情,又是怎么伤的他?”话是对狐湘忆说的。

    闻言,狐湘忆笑的春风得意。“天底下,最伤人的,最具有威力的,莫过于一个情字。当我得知他很有可能非三界之生灵,而且还是逃过天罚将天罚封印于掌间时,我就知道利用这个丫头能让逆天封印迅速破裂。哈哈哈……可事实果然是如此。”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柳橙突然咬牙切齿的开口了。

    “知道什么?”狐湘忆反问,“你是说他非三界之生灵,又封印了天罚之事?哈哈哈……这事还是得多亏了我那好妹妹,留在狐容身边一百年,果然不是白搭的。”

    “你妹妹?是谁?”柳橙睁大眼睛想了想。“是雪颜?”

    “哟!”狐湘忆调诓她。“你这丫头看起来笨笨的,没有想到认真起来还是怪聪明的。哈哈哈……不错,就是雪颜,她笨,她看不透狐容。但当我将她心里的东西使用催眠术全部不漏的打探出后,我看透了,哈哈哈哈……他死了,终于死了……嗷!”

    柳橙一脚踹向他的肚子。“雪颜是你的妹妹是么?好,你的妹妹也该死。说!你是怎么控制的我?”

    狐湘忆缓了缓肚子的疼痛,道:“这还不得多亏你所认为的好朋友雪卿,我就是借他之手将白凤翱送到了你手中。”

    “白凤翱?”云袖轻轻喃了声,随后微微露出一丝了然之色。

    “白凤翱?”柳橙想了想,“是白凤翱搞的鬼?是雪卿出卖了我?”

    “不不不……”狐湘忆道:“那小子单纯的很,我想让他捡到白凤翱再送到你手上,分明不要太简单,哈哈……”

    前因后果,虽然不是明白的太过透彻,但大概情况她还是了解了。她转而问云袖:“狐容为什么会受天罚?”

    “这你就要问他本人了。”关于狐容,云袖并不了解多少,到目前为止,也只知道对方能封天罚而逆天改命,本事自然是奇高。其他的,他一概不知。

    他也好,木柒臻也罢,甚至是包括狐容,都是惜才者。虽然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打打闹闹,却从未想过对方死。时间久了,内心深处多少还是有些情谊的。

    所以这次他们才会不顾任何危机,坚持相助。

    柳橙擦了擦不知不觉又涌出的眼泪,对云袖鞠了躬。“谢谢你们的相助,我……无以为报。”是啊!她这么没用,要怎么报答人家呢?

    天色渐渐变晚,她心头的慌乱越来越重,身子不由的跟着颤抖了起来。就连一向淡漠的云袖也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唯恐天下不乱的狐湘忆再次开怀大笑。“哈哈哈……别等了,估计那找过去的小子也被烧死了,哈哈哈……”

    慌乱而无处发泄的柳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搬起一旁的大石头就砸向他,他惨叫一声,几乎被砸晕了过去。

    他疼的有气无力。“你……你……真狠……”

    就在这时,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他们转头望去,正是木柒臻衣着褴褛,满身伤痕的背着同样狼狈而又昏迷不醒的狐容一步一步的往这边走来。

    柳橙的身子一颤,立马起身跑了过去。“狐容!”

    狐湘忆大受打击。“怎么可能?怎么都活着?他不是应该身魂俱灭?”

    走近了,木柒臻轻轻的将狐容放下,而后有气无力的躺在了地上。“师侄啊!我不行了,你赶紧把那小子给杀了,然后带我们仨离开这里吧!”

    说罢,他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