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寂欣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她欲躲开,却被他紧紧的拉住,躲无可躲,只能红着脸任他作为。好半响后,感受她的异常的狐容才贴着她的耳朵轻笑。“其实你也想那啥那啥吧?”

    “好了好了,我们谈正事儿。”她拍了拍烧的热乎乎的脸颊,故作正经的坐直了身子。“你法力无边,你赶快把书还给我。我觉得吧!我虽不识字,但不是有你吗?你给我念,这样我们两人都看了。”

    妈蛋的,她为了他们二人能够好好相处,她容易么?她这厢操碎了心,他那货却随意的不行。

    什么跟什么嘛!明明是他先追求她的好么?呃……虽然这货的追求比较不给人退路。

    “我不是说了么?我看过。”他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那副含羞带怒的模样,眼里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希望她不会再骗他,也不会再演戏,更不会想着离开他。

    想到这些,他不由的心里不太舒服,眼里的柔情笑意也淡了些。转而端起一杯茶垂眸品了起来,眸中的思绪有些复杂。

    想他是谁?却会有为情不安的一天。

    柳橙皱眉,“你再……”看到他突然的异常,她顿住,反问:“怎么了?”这个喜怒无常的魂淡!她还是觉得不靠谱。

    “没什么。”狐容收起眼底的思绪,抬眸看向她。“我们好像有好几日没有出过执天宫了吧?要不出去走走?”

    她闻言点了点头。“也行,但是你得把书给我变回来。”

    “我看过。”

    “你没有。”她才不相信,他们二日形影不离,她怎么不知道他看过。瞧他成天那副要么悠然到几乎吊儿郎当,要么就像刚才一样陷入个人情绪的样子。她还真不相信他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就在睡觉的时候,我看过,全部仔仔细细的看过了。”狐容执起她的手。“至于你,就不需要看了,所有的一切,我懂就好。而你,只需要做你自己,我喜欢最真实的你自己。不希望你为了我迎合什么,一切有心就好。”

    “睡觉的时候?”她疑惑,仔细想了想自己那一睡就到大天亮,身侧的人不管做什么,她都不会有意识的德行。这么看,说他在她睡觉的时候看过倒也说得过去。

    只是……

    她还是不太确信。“你真的看过?那你说,里面都是些什么内容?”

    “就算我说了,你就能知道我是否骗你?”他亲昵的在的唇上啄了一下。“我这些天的异常你没有发现么?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呃……”她仔细再想了想,他好像确实改变了不少。

    现在的他压根就是脾气好到不行的暖男,除了偶尔耍耍流氓,平时是要多温柔就多温柔。别说发脾气,就连重话都没有再对她说过。

    这么一想,他好像确实看过。

    她撇了撇嘴。“好吧!我暂且相信你。要是……”她歪头想了下,继续道:“要是你敢骗我,我就……我就跟你吵架。”

    夫妻之间似乎最怕的就是吵架吧?似乎是很头疼的事情。

    他笑。“以后不管你怎么跟我吵,我都不说话可好?”

    “好。”她高兴的点头。“男人嘛!就该让女人。女人可以有小脾气,男人得有肚量。”好吧!其实她还是挺相信他是真的看了的。

    “走,我们出去走走。”她率先拉住他的手就往外拖。

    乖乖的,这几天要不是为了与他探讨夫妻的相处之道,她也不会在屋子里闷这么久。偏偏他还乐此不疲。

    这大概就是热恋中的男女?怎么腻歪都不够?

    嗯……应该就是。

    出了执天宫,霞玉就急吼吼的迎了过来。“我的天哪,你们总算是出来了,我等了你们可好久。王,我有事情禀报。”

    狐容明显心情不错。“嗯!”

    霞玉来回看了红光满面的二人,偷偷的笑了一下,而后恢复严肃。“王,就在四天前,我看到霞玉那个丫头去了乌山。”

    狐容不以为意,好似料到了一般。“我不是说过,不要去关注她?”

    “可是……”霞玉有些不甘。“可是我怕那丫头做对您不利的事情啊!”

    “无碍!”他有他的度量,若是他在意这些,当初就不会允许雪颜留在梦丘。其实他的目的还不是为了给自己刺激?

    既然刺激来了,他就没有拦住的道理。

    “雪颜去乌山做什么?”狐容不在意,但柳橙在意。虽说知道这货的法力高,但还是尽量小心点为妙。

    “哼!”霞玉愤然。“肯定是因为对王爱而不得,因爱生恨,想联合外人对我们王不利?真是一个可恶的坏丫头。”

    “喂!”柳橙扯了扯狐容。“我告诉你啊!你可别自以为自己很厉害,就大意了啊?还是赶紧的防一防为妙。”

    “无碍!”狐容垂头看入她的眼底,将她眼里的担忧看的清清楚楚。他不由的笑了。“不相信我的能耐?”

    “小心驶得万年船。”

    “就是!”霞玉应和。

    这时,寂璇从不远处迈着偏急促的步子走了过来。

    霞玉见到他,愤愤的别过头。她可没忘记那日她在雪颜房门口偷听到的。他根本就是一个见色忘义的混蛋!

    这种人,她再也不去喜欢了。

    就当是以前瞎眼了。

    “王!”寂璇恭敬的对狐容拱手行了个点头礼。“雪颜已经四天没有回梦丘,属下担心她……”

    “呸!”霞玉闻言忍不住怒了。“你也就知道关心那个坏女人,可曾关心过王?真是眼睛长屁股上了,心里眼里竟然只有那个丫头。”

    狐容不言,只是看了眼寂璇,意味不明的说了句。“她的事情,你还是多帮助帮助的好。”

    “帮助?”霞玉拉高了音量。“王,你还让寂璇帮助她?她死在外面不是更好?为何还要去帮助?”

    “帮助?”柳橙有些不解了。“为什么要用帮助这个词?”她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你不用想这些,嗯?”狐容摸了摸她的头。“你只管安心无忧的做我的妻子即可,一直陪着我即可。”

    她非常烦躁的一把拍开他的手,看着他。“我警告你啊!对于任何敌人都不能大意了,哪怕是明知道人家打不过你。”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心中不太.安。

    “我心里有数。”他牵着她就继续往前走。

    但她再次甩开他的手,极其严肃道:“我跟你讲正经的啊!不要大意,不要大意,不要大意……就算是为了我,你不要大意了行不行?”

    他越是这副对万事都不放在眼里的模样,她就越是觉得不安。她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这么自负下去,迟早是得出事。

    他没有言语,只是深情的抚摸着她的眼角,仿若在细细的感受着她眼里的那份炽热无比的关心,亦或者想将这份难得的关心给印进自己的心里。

    他真的越来越相信她了,相信她的一切。

    她见他还是没什么反应,顿时忍不住怒了。“你就没有听懂我的话是不是?”这个固执的魂淡!

    就在这时,孟青絮一家子火急火燎的走了过来。

    走近后,欣鸯深深的看着寂璇,眼里充满了疯狂的偏执。隐隐中,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大概是上次被霞玉伤过的后遗症。

    霞玉见到她,冷哼一声,抱胸。“莫不是来找我算账的?”她一向是敢作敢当,只是似乎来的这一家三口竟没有人看她一眼,目标似乎不是她。

    狐容与柳橙闻声转头望过去。

    柳橙不禁道:“怎么我们一走出执天宫就这么热闹?”她多看了欣鸯几眼,心里觉得应该是因为寂璇而来的吧!

    株戾率先恭敬的开口。“王,属下有事要说。”

    “说!”

    “小女……小女……”株戾欲言又止,老脸有些红,竟是难以开口。

    但孟青絮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你犹犹豫豫的什么,不就是欣鸯与寂璇这小子做了那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情么?真是的。”

    狐容淡然道:“那你们是来讨要说法的?”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觉得的惊讶,仿若料到了事情会这么发生一般。

    柳橙拉低了他的头,贴着他的耳朵小声道:“你这反应似乎不太对,我们现在应该表现出第一次知道这事儿。”

    看他那样子,人家会觉得他早就知道欣鸯与寂璇的事儿的。

    狐容笑,毫不忌讳他人的存在。“你忘了,已经有两个丫头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再说了,他做事何须瞻前顾后?

    株戾立刻跪下,唯唯诺诺的。“讨要说法算不上,若是……若是王觉得他们不合适,属下立刻领着小女离开。”

    柳橙摇头叹息。“真是一个阶级社会啊!动不动就下跪。”

    但欣鸯不干了,她大声道:“离开?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离开。”若不是因为之前被霞玉打伤,她又怎么会现在才来找寂璇?

    若不是株戾说不要节外生枝,她又怎么会就那么放过霞玉,毕竟若是把霞玉扯出,会牵扯到琴西长老,事情会更加的麻烦。

    株戾呵斥。“欣鸯,闭嘴。”

    孟青絮极不甘愿的看了看狐容那副似乎压根就没打算让寂璇负责的样子,只得压制着心头的不满。“算了,我们走吧!”

    “走做什么?”狐容突然悠然的出声。“既然该发生的都发生了,那成亲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