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宁静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她突然有一种两个白痴谈恋爱的感觉。

    好伤脑筋!

    “那你有没有把我当妻子?”她问:“如果把我当妻子,那我们就是平等的,除了我听你的话以外,你也得尊重我。”

    她忘了,这是古代,夫妻是不可能平等的。

    只是狐容不与她计较,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竟难得的给她让了路,并道:“为了让你真心愿意留在我身边,我会给于你尊重,但望你不要过度消耗我的忍耐性。”

    她没有急着去换衣服,只是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

    狐容迎视着她,大概是想看看她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却不想她突然上前环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瓣。

    她先是舔了舔,而后突然翘着粉舌在他愣神之际直接攻入,给他来了火辣辣的亲吻,这是之前他们从来没有过的。

    狐容微眯着眼睛静数着她的睫毛,感受着她无孔不入的气息,呼吸不由的越发的急促,白净的脸颊渐渐泛红。

    纵使他活了那么久,又何曾经历过这些?

    最后,他终是忍不住紧搂住她,狠狠的夺来主权,将她给弄的无法呼吸,“嗯嗯”的挣扎了起来。

    唉……两个都是没经验的人。

    感觉到她憋气憋的厉害,他终是不舍的放开她,他意犹未尽的皱眉。“怎的这般无用?”他的脸亦是粉粉的,煞是诱人。

    她红着脸使劲呼吸着,好半响才愤愤道:“我看不是我没用,明明是你太有用吧?”乖乖的,他这么生猛,若是他们真的行房了,那她不是得死?

    吼……她为未来担忧。

    他看着她默了一会,问:“你这么做的意思是?”说着他还特意看了看她那闪着诱人光泽的唇部,那眼神明显是还想要,只是忍着了。

    她继续呼吸了一会儿,才羞答答的低头道:“你感觉不到我的诚意么?与你共度夫妻生活的决心。”她觉得她刚才还是蛮热情的,完全不是被逼无奈。

    经她这么一提醒,他才意识到什么,随后静静的看起了她那副欲语还休的模样,似乎是想看出个真假来。

    她被看的浑身不自在,终是忍不住恼怒了。“你当看戏呢?”怎么什么表示都没有?耍她玩儿的?

    “夫妻生活?”他突然笑了,笑的春暖花开,并无任何心情不好的迹象。

    她被他的笑容给迷了一小会,随即赶紧点头。“是啊!我决定以后就跟你一起过日子了。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再闹矛盾,有什么事情就应该彼此信任,彼此沟通,相互尊重。这样我们才能和谐的生活下去。”

    “夫妻生活不仅仅只是这些吧?”他意有所指的抚了抚她的唇瓣,惹的她往一边缩了缩。

    她不是傻子,都这么明显了,她自是知道他的意思。“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想的那个我还需要做做心理准备。”言罢她赶紧往屏风那边跑。“我去换衣服了。”

    他转身看着她的背影,慢慢的收住笑意。

    他暂且还是相信她吧!

    每一句话都相信。

    执天宫外,雪颜一直怨愤的看着关闭的门。

    这半个月来,她看够了他们二人的亲密恩爱。尤其是自打他们二人成亲后,她就再也不被允许进入执天宫,就连寂璇也没有这个权利。从而导致他们没有任何机会去分开他们二人,更别说把柳橙给弄走。

    狐容的能耐,谁都知道,他们想动什么手脚,真是难上难。

    这让她如何甘心?

    最后,她还是下定决心去找狐湘忆。

    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好了。总比看着心头的男人时时刻刻的与别的女子黏在一起要好受的多。

    就在她转身走远后,霞玉从暗处走了出来,而后跟了上去。一直到雪颜偷偷摸摸的上了乌山之后,她才不得不停下跟踪的步伐。

    她不解,雪颜这个死丫头来乌山做什么?

    乌山上,雪颜将自己这半个月来从寂璇那里套来的话通通都告诉了狐湘忆。

    狐湘忆掩下嘴角的笑意,托腮思索。“谷中?池中?狐容每隔十年泡一次池水?”他思索了好半响,继续喃喃:“泡池水……泡池水……我脑中怎么浮现‘补魂’两个字呢?好熟悉的意境。”

    “补魂?”雪颜只是疑惑了一会儿,便摇头。“不可能,寂璇只是说他有旧疾,但不至于是魂魄的问题。”

    他摇头。“你不懂。”因为姻缘簿与生死簿的事情,他觉得补魂的可能性倒是极大。

    一会儿后,他脑中灵光乍现。“对了,我记得父亲说过传说无极峰有一处修魂池,只是怎的也无谁可以找到。莫不是修魂池不是在峰顶,而是在峰谷?”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若是修魂池在峰谷,也不至于从古至今无人可寻的出。”

    雪颜接话。“我倒觉得补魂池既然那么厉害,那肯定难找。别人找不到,可师父找的到,他的本事究竟有多大,怕是还没有任何人见识过。”

    虽然她这话令他很不服,却也不得不赞同,他点了点头,心中有些度量,只是没有与她说。

    姻缘簿,生死簿,补魂池……有些东西他还是没有想通,不过还是不妨照着心中的方向一试,说不定真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他目前的定论只是觉得狐容应该不在三界之中,有可能就是因为逆天改命将自己的魂迹从天眼命盘中抹去,才导致魂魄受到不可逆转的创伤,从而致使每十年要修补一次魂魄。

    见他有什么不对自己说,雪颜不悦。“你在想什么?莫不是你想瞒着我?”

    狐湘忆笑着摆了摆手。“你这个小丫头,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怎知我不懂?”

    狐湘忆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问:“狐容平时可会有什么异常举动?”

    雪颜冷着脸。“没有。”

    “哟!”狐湘忆痞痞的笑道:“莫不是在跟哥哥闹脾气呢?好,哥哥告诉你,哥哥真的只是觉得他的魂魄有问题。”

    雪颜毕竟喜欢狐容,他难保她不会突然又向着狐容,所以自是不会轻易的相信她,并将自己所想的告知其。

    “你骗我!”雪颜不是柳橙,哪是好糊弄的。“你不对我坦诚,就休得希望我对你坦诚。”

    “哦?”狐湘忆不以为意的大笑起来。“哥哥自有方法让你坦诚,哈哈……”他突然紧盯着雪颜的眼睛,喊了声。“看着我!”

    雪颜下意识看向他,当触及到他眼底诡异的漩涡时,她的神色变得呆滞起来。

    “你应该喊我什么?”狐湘忆玩弄着她胸前的发丝,柔声无比,带着蛊惑般的极致磁性。“我的乖妹妹。”

    “哥哥,你是雪颜的好哥哥。”雪颜脸上的冰冷消去,换成了温顺,并伴随着一丝无神。

    “嗯!好!很好!”他不由的大笑起来。“哈哈哈……”不过是只小狐狸,他又怎么拿捏不住?接下来,他就要好好的将她脑海中关于狐容的事情通通挖掘出来。

    他就不信这样还估算不出狐容的一切。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就是要了解狐容的一切,才能好好的琢磨杀了对方的方法。

    几天后的执天宫。

    柳橙继续如复一日的,苦口婆心的教导狐容关于爱情,关于夫妻相处之道,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的生活。

    “你有没有听?”柳橙拍开他拨弄着她唇瓣的手,不满的看着他那副悠然的模样。

    “当然有听。”虽说他那副样子似乎是没有怎么听,但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暖和温柔,只是她觉得他现在压根没有走心。

    “有听个毛线。”她愤愤的站起身。“你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啥那啥,根本就没有心情与我用心交流。”

    “我真的有听。”他拉着她从他怀里坐下。“只是,我觉得,你说的这些都不重要。”

    “不重要?”她立马拉高了音量。“你跟我说不重要?那你要怎么和我相处?继续以前的专.制?对我就像对小宠物一样吗?”

    “当然不是。”他低头亲了她一下。“其实,只要你用心对我,好好的陪着我。那以后不管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我都会答应。”

    “切,说是这么说,但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各种小气,各种不能商量。”

    “我哪次没有与你商量,哪次不是先生气后消气?我可有伤过你?”

    她歪头想了想,然后摇头。“没有。”可她怎么还是觉得哪里似乎不太对劲呢?

    “那不就是了。”他执清吟笛将桌子上的各种有关夫妻,恋人的书籍通通销毁。

    “嗷……”她惊叫。“我的书,你干嘛毁了我的书。我们都没有看。”她实在是想哭了,这货怎么油盐不进呢?

    喜欢一意孤行的魂淡!

    狐容见她对于他们的事情这般上心,眼里的柔光更加温暖,他不由的轻笑。“你又怎知我没看?以为每个人的眼里都和你一样?”

    “哼!”她懒得理他,他们每天都没有分开过,她知道他根本碰都没有碰过这些书。

    “我真的看过。”他饶有兴致的拨弄起她怒的粉红的耳垂。“至于你,你不看也罢!根本就看不懂。”话毕,就对着那可爱的耳垂亲了上去。

    他可没忘记,她压根就不认识这个世界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