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暗蕴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狐容倒也体贴,竟真的抱起迷迷糊糊的她出去方便。

    趴在地上抽噎的雪颜听到声音,抬头一看,顿时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了。纵使刚才心里还有疑惑,在此刻见到他们二人的穿着以及狐容的体贴以后也必须明了了。

    “师父……”她的嘴唇颤抖着,苍白无比。

    狐容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抱着柳橙一道从其边上路过。

    路上,他看了看怀中还在沉睡的柳橙,随意道:“你倒是够现实,平时弃我如蔽,生怕靠近我半分。如今有用处了倒用我用的很顺溜。”

    柳橙还没有完全醒,只是迷迷糊糊道:“怎么用你?我能对着你尿尿吗?你能帮我捧尿出去扔吗?”

    狐容。“……”有些想揍她了。

    她闭着眼睛打了哈欠,继续不满的嘟囔。“什么人嘛!也不在家里做个厕所。嫌脏也不是这样嫌的,每次上厕所都得跑那么远,真是作,作作作作,往死里作。以后我拉屎尿尿都得你领着,你就不嫌膈应吗?”

    他抿了抿嘴,脸部线条又些僵硬了。

    过了一会儿,他问:“你是醒的还是睡的?”

    “睡的!”因为实在是困的慌,现在仍旧是半睡半醒,所以她并不是多清楚他们是在进行怎么样的对话。只知道自己现在就想睡觉,所以直接这样答了。

    其实问这个问题前,他想过若是她回答“睡的”,那他便迁就于她。可是忍了忍,他还是不大想迁就。

    于是“咚”的一声,他直接将她扔到了地上。

    “哎呦!”柳橙痛呼一声,不得不睁开眼睛,见到眼前的板着一张俊脸的狐容,随即立马彻底醒了,她一个咕噜爬起身,狗腿的问:“主人,怎么了?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

    狐容上下看了她一番,确定她并没有被摔伤,便冷冷的扔下“跟上”两个字,随后转身就走。

    “哦!”柳橙郁闷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跟上他的脚步,不理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二人行了一段距离,她忍不住问:“主人,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啊?”她现在真的好困的说,之前痛的死去活来,当真是伤了元气的说。

    前头的狐容应道:“带你去方便。”

    “方便?”柳橙闻言心头更加郁闷了。他自己要方便,带上她做什么?她现在很想睡觉好吗?

    纵使心中再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埋头跟着他不断打着哈欠。

    突然,她终于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于是来回看了看狐容与她的红衣裳,再看了看周遭的张灯结彩,喜庆满满,脑中这才想起他们成亲的事情。

    再结合刚才的一幕,以及他此刻对她不冷不热的模样,于是她为自己万分不平。这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才刚结婚呢,就对她这般恶劣?

    之前是谁说要对她好的?

    难道男人都是这个德行?婚前的甜言蜜语都是跟鬼说的么?

    还好,还好她不是真的想嫁给他,否则那不得伤心死?

    再行了一段距离,他终于领着她在一处没有人烟,没有任何住所的地方停下。他看了看她那明显不在状态上的模样,眸中划过一丝无奈。“自己去随便找个地方解决。”

    “解决?”她迷茫。“解决什么?”

    闻言,他的眉头极不明显的跳了跳。“你不是急着要方便?”语气有些提高,似乎是意识到什么。

    果然,柳橙迷茫的抓了抓头发。“我什么时候要方便了?”他这是要干什么?硬逼着她方便,是要把大小便么?

    还真是管的不要太宽,比婚前管的还要宽。

    狐容吸了一口气,又冷又干的笑了一声。敢情她刚才是在做梦呢?

    她被他笑的浑身发毛,识相的赶紧跑开。“我方便,我现在就去方便。”妈蛋的,喜怒无常的魂淡!

    他看着她的背影,大概真的是被气到了,呼吸有些重。他禁不住疑惑,他究竟是什么眼光?怎么就喜欢上了这货?根本就是给自己找气受。

    还偏偏就是舍不得放手。

    突然,一阵怪味传了过来,他微微皱眉,随即赶紧捂住鼻子,嫌弃的喊了声。“走远点!”他已经无法形容心头的感受。

    “哦!”柳橙乖乖的应了声,但心里却是鄙夷万分。

    走什么走?她明明已经离的很远了好吗?再说了,她尿都尿了,难道还要一泡尿分两次撒不成?真是变.态多作怪。

    她抓着裤子装模作样的走远了许多,而后站在那里慢吞吞的系裤带,并极其小声的嘟囔着。“真是蛇精病,撒泡尿而已,就受不了了?那还结什么婚啊?”

    结婚以后本来就是柴米油盐,吃喝拉撒,彼此的丑态必须呈现在对方的眼中。

    突然,她的脑中划过一道光,随即顿住手头的动作,眼中闪耀着兴奋。

    有了!

    她咳了咳,故意对远处的狐容大喊。“主人,有纸吗?我要大大。”其实她想说的更粗俗的,奈何真的是说不出口。而且如果做的太过分,说不定被他一掌给拍死,到时候就不要太冤了。

    果然,那头的狐容身子立刻僵硬了起来,脸色很难看。以往她有什么需求的时候,都是偏含蓄的向他请求,然后躲起来解决,哪像今天这般让人不痛快?

    但不痛快终归是不痛快,该忍的他还是得忍。

    于是他伸出手,手掌间显现出一沓精致雪白的纸。他细心的摸了摸,确定纸的质地够柔软后,便将纸放在空中,它自个朝柳橙的方向飞去。

    柳橙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白纸,心头那个震撼啊!

    这不是卫生纸么?而且还是质量最好的那种卫生纸。

    那货真的不要太强悍了好吗?

    可问题是她现在压根不想大大,于是将这沓纸往自己的怀里一塞,打算留着以后再用。而后她故意大声“嗯嗯”了起来。

    狐容的法力她懂,他肯定是可以听得到的。

    半响后,她又装模作样的走了回去,见他的脸色果然是不太好,于是心中偷笑一番,便上前挽住他的胳膊。“主人,我爽了,咱们回去吧!”

    嫌弃我呀!推开我呀!说你不要呀!

    但事以愿为,狐容只是执清吟笛将她的全身给清理了一番,而后抱起她就走。那架势自然无比,哪里有她所想的半分嫌弃?

    她想了想,觉得肯定是还不够,她得加把劲,于是开始伸出大拇指抠鼻孔,并偷偷的观察他的反应。

    不错,就是大拇指,她觉得这样做能将抠鼻的动作做的要多没形象就多没形象,要多恶心就多恶心。

    “嗷……”熟悉的感觉敲上她的脑袋,她一声痛呼,转而摸起了脑袋。什么玩意?他不是抱着她么?究竟是用哪只手敲的?难道他还有第三只手?

    不过心头还是有些庆幸的,是不是有些用了?否则他打她做什么?

    “你恶心不恶心?”他面露嫌弃。

    看吧!他真的嫌弃她了。

    却不想,事情并不是她所想的那般。

    他停下脚步,低首靠近她,在她惊讶于这种情况下他还要亲她的状况下时,他对着她的鼻孔吹了吹。

    顿时,一股清凉的气息由她的鼻孔进入。

    她愣了愣,难道他这是在给她清理鼻腔?

    就在她出神之际,他的唇瓣转了方向,准确无误的压住她的。半响后,他嗓音黯哑的问:“何时可以行房?想好了么?”

    “……”他还真是好胃口。

    她不由的垂头丧气起来,真是喜怒无常的魂淡!她完全捉摸不透他。

    “你想我嫌弃你?”他轻笑出声。“我嫌弃的是秽物,不是你。若是你脏了,我便帮你清理好了。既然我喜欢上了你,就怎么也不会不要你。所以……”他的声音陡然冷冽了起来。“别想着离开我。纵使你摔进了茅坑,我也能将你那满身的秽物清理干净,然后将你抱在怀里亲昵。”

    “……”真是好比喻,也是让她好灰心的比喻,更让她觉得自己幼稚到可笑、幼稚到脸红、幼稚到无地自容。

    “什么时候可以行房?”他又问。

    “我还没有想好。”她的声音闷闷的。

    看到她这副模样,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非得让我清晰的感觉到你不喜欢我,只是被逼无奈才留在我身边的?刚才是谁那般安逸的睡在我怀里的?你当我是什么?枕头?”

    “……”她能说她一旦睡着了,才不会管这些么?她真想告诉他,他是真的想多了。

    狐容想再次将她给扔下,但想了想,只是轻轻将她放下,而后转身就走。

    柳橙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

    气什么气?被逼婚的她才该生气好吗?她的气又该向谁发?再说了,既然生气了,就把她扔了呀!

    留在身边也不嫌膈应么?

    她真的很想趁机逃跑,但又知道这个希望太过渺小,只得灰溜溜的跟了上去。心中忍不住想骂娘神马的。

    就在这时,前头的狐容脚步极不明显的颠了颠。他随即顿住脚步,脸色略苍白的看向自己的手掌,只见手掌间的火光忽明忽暗,几欲脱掌而出一般。

    见此,他淡然的眸色中蕴含着隐藏极深的暗沉。

    没有想到,男女之情的破坏之力竟是如此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