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内心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孟青絮看了看盘中的香锅鱼片与一碗白饭,色香味俱全,看的她都不禁口水直流。“怎么了?这不是挺好?只是……”她面露嫌弃。“你怎的就只给做一道菜?未免太过小气了吧?来来来,先让我尝尝鲜。”说罢她就伸出芊芊玉手欲抓一块放嘴里。

    株戾轻敲了一下她的手,轻喝。“别闹!”

    “什么?”孟青絮立马不干了,叉腰怒道:“你对那丫头小气也就算了,怎的对我也小气了?”

    “别闹!”株戾皱眉。“这不是我的做的菜。”

    “什么?”孟青絮一听更加不乐意了。“让你做些东西给那丫头吃有那么难?还需要借他人之手?你未免太过分了。”

    “不是!”株戾解释。“这里面本是我做的吃食,只是不是这道菜,而是一道梨花糕,是准备给她开开胃,然后再给上个几道菜。”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里头原本是我做的梨花糕,如今却莫名变成这道香锅鱼片。”株戾百思不得其解。“这究竟是何缘故?”

    孟青絮想起刚才狐容执清吟笛从上面划过。“莫不是被狐王大人给换了?难道是因为他知道那丫头不喜吃梨花糕?”

    株戾摇头。“不知。”

    “罢了罢了,既然这道菜是狐王大人弄出来的,他总不会害那丫头。”孟青絮拉住他。“快快,快找那丫头,想她也该饿的不轻了。”

    “嗯!”

    其实吧!此时的柳橙可是一点也不饿了,不仅不饿,还忙的不亦乐乎。

    忙着什么?

    自然是忙着吃。

    所谓化悲愤为食欲嘛!

    所以她逮住这好不容易发现的一片美味的小沙果就是一阵狂吃,满足的令她禁不住自言自语。“嘿嘿!这些小沙果还真甜,味道真是奇好。”

    就在她吃的肚子圆鼓鼓的,躺在草丛中晒太阳休息时,孟青絮与株戾小跑着过来,孟青絮忙喘气。“哎呦喂!我的好丫头呀!你可让我们好找,没想到你竟来了这里。”

    柳橙懒懒的睁眼瞥了来人一眼,又继续闭上眼睛,懒懒道:“你们来了啊!不会是狐容让你们找我回去的吧?”

    想起狐容那厮,她就浑身不舒服。

    “不是!”孟青絮从她身旁坐下。“狐王大人只是让我们过来陪你玩。”言罢他指着柳橙的另外一边。“株戾,你坐那儿。”

    株戾颔了颔首,过去坐下,目光落到柳橙的脸上。“丫头是不喜欢跟在王的身边?”

    “还好!”她才不会对他们说老实话呢!哼!他们都是狐容的人。

    株戾自是可以轻易看出她在口是心非,虽然不理解她为何会如此不识好歹,却还是不想她活生生错过这么优秀的人。

    他用眼神示意孟青絮说些什么。

    孟青絮咳了咳,苦口婆心道:“我说丫头啊!不说放眼三界,就说放眼妖界吧!可找不到比狐王大人更加优秀的人了,你说跟在他身边有什么不好?说不定哪天你混成了他的妻子,那可是要多风光就多风光。”

    “那么风光你去啊!”柳橙想也不想就道:“他那么帅,你那么美,你们还真是天下无敌配,真是雌雄绝色啊!”

    哼!

    这两人怎么就管的这么宽?

    狐容喜欢管她可能是各种理由,可这两货管她又是因为啥?还那么希望她嫁给狐容,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呃……”孟青絮愣住,下意识的看向株戾,果然看见他脸色不太好看了。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妻子被说成与别人配,更何况确实还真有这么回事。

    毕竟株戾可是长得非常普通。

    “嗯哼!”株戾冷冷的瞥了孟青絮一眼,起身甩袖站到一边生闷气。

    孟青絮本就被他宠惯了,见他竟然跟她撂脾气,便就不悦了。“你哼什么哼?小丫头瞎说的不懂事,你跟我闹什么脾气?”

    株戾敢怒不敢言,只能气呼呼的不接话。

    “哎呀!”孟青絮也站起身,走了过去。“你说说,你闹什么脾气?我又没有说什么。你摆脸色是给谁看的?”

    株戾依旧不言。

    孟青絮对着他就是一推。“我让你说话。”

    “……”

    柳橙挖了挖耳朵,小声道:“真是的,想进行个饭后太阳浴也不行,吵死了。”她边嘟囔边爬起就朝另外一边走。

    走着走着,她不由的又犯愁。

    狐容啊狐容,真是害人不浅。虽说万水的那些年轻男子的事情解决了,而关于秋汐的事情,她又自我安慰过,可每次想起他那么活生生的一条命终究是因为她而没的,心中还是不免郁闷。

    其实秋大娘对她还是挺好的,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孤零零的一个老太婆,这叫她怎么过啊?

    既然狐容现在对她挺好的,那她是不是该趁热打铁,拜托他安顿一下秋大娘以后的日子?免得他那喜怒无常的脾气又犯了。

    不知是走了多久,她觉得有些累了,便就一脸惆怅的坐了下来。她抱着膝盖抵着下巴,心中空落落的一片。

    想着想着,她不由的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起了狐容的名字。一个接着一个:狐容,狐容,狐容……

    她的世界似乎就只剩下那只蛇精病了。

    好的坏的都是他。

    突然,隐约的吵架声传入她的耳际,起初她还没有注意到,但时间长了她还是被吵的回过神。

    咦?莫不是孟青絮的声音传到这里来了?

    但听着听着又觉得不像。

    难道是别人?

    想了想,她觉得可以去看看,便就循着声音找了过去,直至从一处山洞口停下。

    “你果然是喜欢那只冷冰冰的丫头对不对?”如银铃般的少女声清晰的从洞中传到柳橙的耳中。

    柳橙并未听到有人回应这少女声的主人,接着少女声继续愤然的响起。“她有什么比我好的?成天冷冰冰就知道围着王转,究竟有什么好?”

    柳橙诧异。

    围着王转?王?莫不是在说雪颜?那这所谓喜欢雪颜的人是谁?她脑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人。

    她刚想到此处,就有一熟悉的男声清冷的响起。“姑娘还是切勿强人所难的好。”

    果然是寂璇。

    柳橙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躲躲藏藏,她本就是狐容光明正大的带过来的,也更是连株戾都款待的人,没有必要躲躲藏藏。

    于是她走了进去。

    “什么人?”少女敏锐的听到外来者的脚步声,转过身便看见柳橙正走过来,她微微惊讶,随之讽刺的冷笑。“是你?”

    寂璇看到来人,面露一丝惊讶。此刻的他正被绑在椅子上,虽穿戴整齐却满脸伤痕,大概是被打理过,不过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狼狈之态。

    “你认识我?”柳橙审视了眼前这位黄衣少女一番,长得倒是绝色,只是似乎没见过啊!难道是原主认识的?

    看对方那表情,估计也仅仅只是跟原主认识而已,并不是什么朋友。

    黄衣少女从上到下也审视了柳橙一番。“不过一个月不见罢了,之前不是一副病态要死了么?如今怎的变成这么风光满面了?”

    柳橙撇了撇嘴,不打算与这位明显娇蛮不已的少女计较,只是看了看寂璇。“是你将这货抓来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黄衣少女怒了。“是我救了他,什么抓不抓的?你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闻言,柳橙也有些怒意。“你凶什么凶?我不过只是找个地方休息罢了,要不是你吵到我了,我才不会过来呢!”

    她本来也有一肚子的郁气没处发好吗?

    凭什么她只能是被压迫的那一个?

    “哎呀?”黄衣少女叉腰。“你这丫头倒是很能啊?竟然敢跟我呛声了?你不过只是王身边苟延残喘的一只宠物罢了,你拿什么跟我凶?你滚不滚?不滚别怪我不客气了。”

    柳橙也叉腰。“你也知道我是狐容的宠物,除了他,还没有人有资格欺负我呢!你欺负他的宠物,你也不怕受到惩罚?”

    所谓打狗也得看主人,皇帝身边的狗也得是下面那些人供着的。

    呃……

    虽然这个比喻有点怪怪的。

    “惩罚?我先给你惩罚再说。”黄衣少女大概是被惯坏了,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般跟她贫嘴,她抽出腰间的鞭子就朝地上狠狠一甩,啪的响亮的一声,带出一道浓烈的灰尘。

    柳橙被吓了一跳。“靠,你还真是不讲理。”她转身就赶紧跑,却突然浑身无力的躺在了地上。“哎呦!我肚子好痛。”

    与此同时,黄衣少女的鞭子甩到了她边上。“给我起来。”

    柳橙只觉得肚子越来越痛,压根就没有心思去管对方。“啊!痛……痛……嗯……”

    起初的痛她还能忍受,可只是一会儿,便就痛的她完全无法忍受,直至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

    黄衣少女见她满脸的冷汗,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冷笑。“你吃了我种的果子?”

    柳橙痛的只感觉到头嗡嗡作响,几欲昏倒,压根就听不见他人说话的声音。

    有生之年,她还是第一次尝试到痛的生不如死的滋味,若是有力气,她定是会忍不住朝墙上撞去,死了一了百了。

    “哈哈哈……”黄衣少女大笑。“这可怨不得我了,是你自己没有防备之心,见了陌生的果子还乱吃。我告诉你,吃了这果子连寂璇都救不了。你还是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