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噩耗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狐容不语,只是抢过他手中的剑鞘,就直接以不用法力的方式狠狠的往对方身上招呼。

    “嗷……”一声惨叫声响起。

    “师叔?”云袖看到挡在他面前的木柒臻依旧面不改色。

    狐容停下手头的动作,似笑非笑的模样给人一种阴测测的感觉。“你来的倒好。昨日的账现在算。”说罢就抬起剑鞘继续手头的动作。

    “嗷……嗷……痛……”木柒臻被打的四处乱窜,毫无任何美男风度。

    狐容跟着乱窜的木柒臻一下接着一下的下手,纵使不用法力,可狠起来他的力气不可能小,木柒臻是真的被揍的很痛。

    站在一旁的柳橙吓的眼睛一闭一闭的。

    狠!

    够狠!

    以狐容的本事,想要谁的命都是轻而易举,根本没法让自己解气。若想真的让自己解气,也只有这种干揍的方式可以让自己爽一些。

    云袖的眉头终于有些皱,他抬手欲出手替木柒臻接住不断下落的剑鞘,却因为被定身而无法动弹。

    “够了……够了……”木柒臻抱着脑袋那叫一个上蹿下跳,跟个孙猴子似的,他苦哈哈道:“哎呦喂,我们师侄俩到底是欠了你什么,你这么狠。”

    “错了,是三人,还有你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师侄孙。”狐容一边使劲全力往他身上招呼,一边无情道:“三人成天是闲的就喜欢往我这跑?来一次,我揍一次。”

    “我可以解释的,哎呦……”木柒臻一边痛呼一边道:“我们家蓝蓝来找你,完全是因为喜欢你啊!小姑娘喜欢美男子是没有错的,你不能对一个喜欢你的姑娘这般绝情不是?哎呦……”

    狐容冷哼。“哦?这么说,长得好看还是我的错了?怎么不说你们师侄二人长得太丑留不住姑娘是你们的错?”

    “……”

    木柒臻消化了一下所受的打击,继续一边躲避一边道:“至于我这师侄找你,那都是因为要找蓝蓝啊!”

    “你们家蓝蓝比你们还丑。”言下之意,狐容非常嫌弃,不可能让她留下,更不可能关注她的下落。

    “……”

    木柒臻无语的抓住机会看了紧抿着唇瓣的云袖一眼。很明显,对方因为狐容说了他最疼爱的人坏话而不悦。

    “至于我嘛……”他在挨揍的间隙中对狐容抛了个媚眼。“你懂得。”

    “嗯!我懂!”狐容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我当然懂。”他捏着剑鞘的右手青筋跳了跳,使出的力气可想而知。

    “啊……”木柒臻的痛呼变成了惨叫。

    柳橙觉得木柒臻如果把衣服脱了,那里头的光景绝对很精彩。被揍成这样还有力气蹦来蹦去,也只有他了。

    她才刚这么想,木柒臻就瘫痪在地,任狐容一下接着一下狠砸着,他有气无力道:“我……我受不了。”

    说罢就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被揍的红一道青一道的肩膀。“你……你看……”

    可狐容完全不给他商量的余地,反而对着他光露的肩膀揍的更狠了。原因为何?自然因为正怔怔的看着木柒臻光洁的肩膀的柳橙。

    “啊!啊!”木柒臻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哎呦我的祖宗诶!求你别看我了,别看了……”他什么都了解。

    柳橙恍若未闻,只顾着感慨。

    香肩啊!整儿八经的香肩啊!

    “别揍……我穿……哎呦……我穿上……”木柒臻完全无奈了,一边抓紧时间撩上自己的衣领,一边委屈。“我这……哎呦……我这都是得罪谁了?哎呦……”

    狐容大概是也累了,终于收起手头的动作将剑鞘往地上一扔。“以后谁也别来我这里。”他的呼吸也有些急促。“尤其是你!木柒臻!”

    木柒臻爬到被定身的云袖身边如死鱼一般躺下地上,有气无力又气喘吁吁道:“呼……我明白……明白……你是怕你那小宝贝被我给勾走。”

    狐容脸色一凛,落在地上的剑鞘立刻又落回他的手中。

    但与此同时,木柒臻与云袖二人突然消失无踪。

    柳橙疑惑。

    咦?人呢?

    她看到狐容扔下剑鞘神色不明的看着她,不由的吞了吞口水。“你……你刚才出气应该出够了吧?”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她得罪他之后拿别人出气,想不明白就不去想缘由。

    狐容别过脑袋,脸色又有些不好看了。大概想想她踹他屁股的一幕就觉得无法接受,刚才确实解气了,可现在又来气了。

    吼……

    柳橙后退了一大步,面露惊恐。

    看到她这副模样,他深吸了一口气,大概是调节了一下心情,脸色缓和了一些。“不许你这般怕我。”

    “哦!”柳橙赶紧点头。但心头却是另外一种光景。

    他这么变态这么狠,都特么天下无敌了,还叫她别怕他?

    她是正常人好么?

    “你再口是心非试试?”狐容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情。

    “没没没,我没有口是心非,我是真的不怕你。”哭……这口是心非大了,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始终被忽视在一边的雪颜咬唇,几乎要哭了。“师父……”为什么非得这般忽视她?还想将她送人?

    狐容只是随意的瞥了她一眼,而后对柳橙招了招手。“过来!”

    柳橙犹犹豫豫的应了一声。“哦!”虽不想,却还是得慢吞吞向他移去。“主……主人,你想干嘛?”

    狐容不语,只是看着她。

    最后,她从离他两米处站定。

    “再过来些。”

    她乖顺的近了些。

    “再近一些。”

    她再乖顺的近了些。

    “再近一些。”狐容的语气有些不耐了。

    听出异样的柳橙立刻大步走了过去,几乎贴近了他,她抬起脑袋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询问他。“这……这够了吗?”

    好恐怖!

    狐容垂头凝视着比他矮一截的她,隐隐中,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意味。

    柳橙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并无任何戾气,心头的恐惧淡了些,面露不解的迎视着他。“主人,怎么了?”

    狐容不言。

    柳橙不敢有所不耐烦,只是无比乖顺的等着他的指示。无论如何,只要他不欺负她就好,虽然他现在这副模样怎么看怎么怪。

    二人以一副“很美”的姿势僵持了一阵,是一副最萌身高差的男女画面,看的一旁的雪颜几乎咬牙切齿。

    好一会儿后,狐容终于开口了。“以后别踢我的……”顿了顿,继续道:“屁股。”语中的僵硬有些明显,还透着些咬牙切齿。

    不知是因为话难以启齿,还是因为发生的事情难以启齿。

    柳橙只觉得被雷的外焦里嫩。

    这两个字在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觉得非常怪异呢?他的表情也怪异,他对她这副虽明显有怒气却略带商量的语气更加怪异。

    他一定是在耍她玩儿的吧?

    她觉得内心住着一个熊孩子的他一定可以做的出来,说不定下一刻他就会执清吟笛对着她的脑袋就是狠狠的一下。

    思此,她不由的后退了一大截。

    看到她这副见了鬼的模样,狐容面露不悦,话说出口后,他脸上的怪异很快就消失无踪。

    果然,他执起清吟笛对着她的脑袋就是一敲。“再怕我一下试试?”

    “嗷……我不怕了,再也不怕了。”话毕,她撅了撅嘴。

    做着各种恐怖的事情,还让她别怕他,真是有病,真是绝了。

    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魂淡!

    她觉得她揣摩不来他。

    “跟上!”狐容以老样子转身就往前走,给她扔下两个字。

    “哦!”她乖乖的跟上,并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她踹了他的屁股诶,竟然就这样轻易的过去了?

    真是太神奇了。

    一定是刚才对木柒臻的那一顿狠揍起到了效果。

    只是……她觉得非常对不起木柒臻噢!同时还有云袖,她也对不起。她没有想到那二人竟然是师侄俩,

    那蓝蓝呢?是谁?还喜欢狐容?

    这不是眼瞎,这是心瞎。

    就在他们步出执天宫时,霞玉迎了过来。“王,橙子。”她来回看了看狐容与柳橙,神色有些飘忽。

    狐容顿住脚步。

    霞玉干干了咳了声,对他恭敬道:“王,能允许橙子借一步说话吗?”若是细心点,可以发现她额头微微冒着冷汗。

    “嗯!”狐容竟好心的应了。

    霞玉赶紧过去将柳橙拉到一边去。

    “啊?”柳橙觉得莫名其妙,小声问:“怎么了?”

    霞玉擦了擦额际,神秘兮兮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是大事情。”

    柳橙心头一个咯噔,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什么事情?”

    “这……”看霞玉的样子,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好一会儿,她才继续道:“我刚才去了一趟万水镇。”

    “所以呢?”

    “我发现万水镇所有年轻的男子都莫名被伤的半死,最重要的是……是……”霞玉脸色变得通红。

    “是什么?”柳橙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

    “最重要的是,那些男子的下……下.体……那个……那个……全没了。”霞玉红着脸颊恐慌的转头看了那头的狐容一眼。

    闻言,柳橙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为……为什么会这样?”她觉得,她应该知道原因,除了……

    她红着眼睛也看了狐容一眼。

    “其实还有一件更大的事情。”霞玉继续道。

    “什么事情?”柳橙觉得喉咙堵的厉害。

    “你的那个情郎是叫秋汐对么?”

    “秋汐怎么了?”

    “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