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对峙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柳橙惊恐的点了点头。

    无论如何,先应了再说。

    只是……她看着又转过身往前走的狐容,犹豫不决。

    那现在到底是怎样?是跟上还是不跟上?

    思此,她转头看向雪颜,见对方脸色难看的看着狐容的背影,咬着唇,一副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好生可怜。

    柳橙恍然大悟的撇嘴,原来那话是给这丫头说的啊!可是……要是她能和这丫头换换那该多好?

    这丫头想要与狐容形影不离,可她却非常不想。

    唉……人生总是与“无奈”二字形影不离。她只能无限感慨的低着头跟上前面这位喜怒无常的魂淡。

    与此同时,一素色挺拔高挑的仙姿身影在空中由远方迅速靠近,并降落在他们前方不远。

    狐容眼睛微眯,脚步顿住,看着眼前的男子邪邪的勾起了嘴角。

    “哎呦!”柳橙仅仅只是踏出三步,一张脸就结结实实的撞上了一堵“墙”。

    她摸了摸鼻头,疼的龇牙咧嘴,眼睛鼻子皱成一团,压根就没有看清眼前这劳什子的墙究竟有多高级,只是下意识抬脚就是一踹,嘴里还万分憋屈的嘟囔。“干什么?干什么?连墙都要跟我作对么?欺负我没有方向感么?”

    空气中陡然飘过一阵寒冷刺骨,寒入心底的冷风,冻的她不仅打了一个激灵,隐隐中似乎还听见身后属于雪颜的嘶气声。

    被她一脚踹的打了个踉跄的狐容站定了身姿,与素衣男子的身距变得近在咫尺之间。

    素衣男子清冷的看着几乎与他贴在一起的狐容,觉得对方眉角、眼角、嘴角……似乎每个地方都跟着微微抽动了。

    不用想,一股洪荒之力正在狐容的胸口翻涌着。

    狐容虽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但有一点他可以记得清清楚楚。他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狼狈的踹过,对方还是一个傻丫头,而且还是踹了他的屁股。

    屁股……屁股……屁股……

    呵呵……

    素衣男子见到狐容嘴角的怪异冷笑,只是面无表情的微微测过脑袋,越过对方看向将这货踹到他面前的柳橙。

    见到她,他的脸上难得划过一丝极不明显的诧异。

    柳橙缩着脖子看到狐容屁股上的脚印子,顿时她的眼睛惊恐的瞪的圆溜溜的,傻子也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

    雪颜的眼里露出明显的幸灾乐祸,万分期待的等着柳橙受到狐容的惩罚。

    柳橙慌慌张张的将目光移到素衣男子脸上,脱口而出。“云袖?”她立刻来回看了看云袖与狐容,见云袖一身傲然之态,这气势明显不低于狐容。

    靠山!

    她脑中划过这两个字。

    她欲跑到云袖身旁寻求帮助,可又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人家凭什么帮她?记得上次还将她送到了鬼城呢!若这次她求他帮忙不成,还会更加惹怒狐容,到时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这时,狐容突然抬眸看向眼前的云袖,他眸中的意味,云袖一看就明白。

    云袖淡淡道:“你想拿我出气?”

    狐容不语默认,一身的怒气恶煞万分。

    云袖继续道:“不忍伤她?倒是稀奇。”他的语气终于有了些微微的起伏,狐容可以清晰的听到其中的幸灾乐祸。

    云袖揪准了狐容欲出手,立即抬手制止,他又道:“动手之前,我有问题要问你。”

    狐容止住,冷笑。“徒弟又丢了?”也只有丢了徒弟,云袖才会来这里。

    云袖感觉到对方对他徒弟的不屑甚至是鄙夷,脸色变的严肃了些。“她在哪里?”他当成宝的徒弟,却偏偏喜欢围着这厮转,偏偏对方又对她不屑一顾。

    “不知道!”狐容略微不耐,心头那被踹了屁股的刺激还在充斥着他的胸口,被气的呼吸明显很急促。“你若是硬要觉得与我有关,大可以将我的徒弟领走,就当是以补偿的方式赏给你的。”

    雪颜闻言大惊。“师父……”她本就因为狐容迟迟不去对柳橙出手而心急,如今一听他们的对话,更是由不满变成慌神。

    前前后后,做错事情的压根没有她好吗?

    云袖闻言,目光却落到了一脸懵懵懂懂的还处在慌乱中的柳橙身上,淡淡道:“我的徒弟对我来说很重要。”

    她的徒弟很重要,而据他的观察,眼前这丫头对狐容来说也很重要,所以要补偿自然得用同样重要的人。

    狐容一点就明了,眸中冷意更加明显。“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说罢他迅速向后一个大飞跃,执起清吟笛就出手。

    他敬其有点能耐,而且是木柒臻的师侄,却不想对方竟如此自以为是。

    这货的徒弟不见了,与他有几文钱的关系?

    云袖迅速躲开,左手微抬,一把剑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抬起右手抽出剑就朝狐容砍去,两道光影碰撞在一起,四周立即被刺眼的光芒充斥。

    “啊!我的眼睛。”还未回过神的柳橙立刻被刺的眼睛生疼,蹲下身捂住眼睛痛呼。

    闻声,狐容一顿,立即收手并躲开云袖的攻击,降落到柳橙的身边蹲下身。“怎么了?”语中的关切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云袖也收了手,负手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二人,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

    雪颜一脸的不可思议,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柳橙那样大逆不道的对他,他不仅选择拿别人出气,还能不计前嫌的关心这丫头。

    “呜呜……我眼睛好痛,要瞎了要瞎了。”柳橙何曾见过这么强烈刺眼的光,一时间只觉得眼睛像进了辣椒一般疼,疼的她压根没有心情去管身边关心她的人是谁。

    “我看看。”狐容抬起她的脑袋拉开她的小手。“睁开眼睛。”

    柳橙依旧紧闭着眼睛。“我不要,好痛。”

    “乖,睁开!”许是她语中撒娇的意味太重,引得他不由的应景般哄她,语中的温柔非常纯粹,也非常自然。

    大概是受到了蛊惑,柳橙鼓起勇气乖乖的睁眼,一对眼瞳红红的,像兔子一般。

    见到她这个样子,狐容明白她是真的被伤了眼睛,但就在他执清吟笛欲帮她时,她突然睁大眼睛倒吸一口冷气,如见了鬼一般股坐在地上,随即一个咕噜爬起身跑开。

    嘴里还嚷嚷着。“我错了,我错了……”她可没有忘记踹他屁股的事情,所以一见到身边的人是他,下意识的就要跑。

    狐容抿嘴,明显心情不太愉快了。他执清吟笛转手一挥,一道极细的微光落到柳橙的背部,随即她哇哇大叫的迅速被动后退到他的身旁。

    狐容从她身后错着她的脖颈贴着她的耳朵,阴测测道:“眼睛没事了?”她的表现也提醒了他,她刚才干的事情。

    想想他就觉得心肝肚肺都气的疼,偏偏还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柳橙战战兢兢的想到他刚才的温柔体贴,不管那是真心还是演戏,她都决定试一试,于是赶紧捂着眼睛。“疼,好疼……”

    他觉得……心肝肚肺更加疼了。

    云袖不怕死的插上一脚。“你可以继续拿我出气。”

    狐容转头,勾起嘲讽的笑意。“其实你也想拿我出气吧?”他虽不懂男女之情,但最起码的东西他还是知道。

    因为自己徒弟的事情,云袖嫉妒他。

    云袖不言,抽出剑鞘的剑就往空中一扔,剑尖在他两指的指挥下刺向狐容。狐容执清吟笛挥过,云袖的剑立即被他操作,反回到了到主人的手中。

    与此同时,狐容另一只手指尖一弹,一股无形的气流在对方接剑之时以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打到了对方的胸上。

    云袖的身子被迫后移了一大截,紧接着他吞了吞喉咙,大概是有血正从喉间喷涌而出。他强忍着维持淡定,却终是忍不住,不得不持剑鞘触地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姿。

    柳橙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拔凉拔凉的。

    她真的很想抓住云袖的领口怒吼:明明是那副傲视三界的模样,怎么现在却经不住狐容的两下。

    一直以来你都是装逼么?

    云袖垂眸摊开自己的右手,看着手掌间的青筋与血脉透过肉皮冒出青烟。他道:“你终于肯露出你的实力了?”

    不伤一草一木,却能将他给击的半死。

    多少年了?他受敬于三界中。自以为上天入地,几乎找不到能击败他的人。可偏偏这次却在弹指间被狐容像玩儿一样弄成了这般田地。

    不知是该说对方实力深不可测,还是因为被气的太重。

    “实力?”狐容不屑。“你以为弄死你需要我的实力?”

    他们打架多少次了?每次若不是为了隐藏自己,而且他也确实无聊了。否则又怎么会与其周旋?还打的天昏地暗,连他的梦丘都差点毁了。

    而这一次,因为柳橙,他……

    好吧!心肝肚肺又疼了。

    云袖眸色微动。他早就知道狐容深不可测,师叔曾就跟他说过。只是他没有想到现在这样还不是他的实力。

    或者说,离实力相差太远,太远……

    突然,他感觉到身子被定住,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定定的看着狐容,神态依旧清冷。“你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