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隐绪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狐容凉飕飕的笑。“你对他的印象倒是很深刻,不过只是一面,便把人家的名字给记住了。”

    柳橙闻言撇嘴。

    这货以为她是脑残吗?或者是老年痴呆?她是笨,不是傻子好吗?这也计较那也计较,还真是没完没了?

    当然,她也只敢在心里吐槽。

    他见她敢怒不敢言,垂了垂眸,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而后若无其事的看了看天色,见不早了,便道:“睡吧!”

    “睡觉?”柳橙也看向窗外,虽说还有点亮光,但古代是一个没有电的年代,若没事做,睡的一般都早。

    “哦!”她乖乖的点头,很识相的走到墙边,往地上一趟,似乎有些冷,于是蜷缩了起来。

    她有一种自己是街边流浪汉的感觉。

    只是人家流浪汉还能找个什么东西盖盖身体。而她呢?啥也没有,只能自己抱自己。

    呜呜……好可怜!

    见她这副没出息的可怜样,狐容的眉头抽了抽。“你做什么?”

    “睡觉啊?”她抬头茫然道:“又怎么了吗?”眼圈因为难忍的委屈而导致红彤彤的,真像一个被扔的小动物。

    “我让你那样睡了?”狐容眸中泛着明显的嫌弃。“不嫌脏么?给我起来。”他的脚微微僵了一下,似乎是想去踹她,但是忍住了。

    她一阵无言,只能乖乖的爬起。

    她只是个血奴,血奴说白了就是奴,作为一个奴,难道还有资格睡床咩?她这般乖巧都不行?竟然还能惹怒他。

    真是绝了!

    狐容看着她,眸色深沉复杂,平生第一次不知道去怎么对一个人。

    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想不出个所以然,眸中划过一丝懊恼。而后转过身扯过床上的被子往她身上一扔。“给你!”

    “嗷……”她一时没没防备,直接被这厚重的被子给撞倒,然后被压在底下。

    她艰难的胡乱拉扯着,终于顶着乱蓬蓬的脑袋瓜子,从被子下面坐起身。“呼……”再气也得忍!

    看到她这副模样,他欲有所动作,但抿了抿嘴,终是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翻身躺到了床上。

    她偷偷的对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开始为自己打地铺。被子很大,而她的个子很小。将其对折一下,刚好又能垫又能盖。

    她无奈的将自己的身子裹起。

    这日子啊!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第一天,她可以独占一张床。第二天,她可以和他同睡一张床。第三天,就只能睡地上了。

    狐容转过脑袋,微微抬头看向她,见她又在以一副懵懂中含着哀怨的表情走神。不用想,她的脑子里肯定想不出好东西。

    思此,他眸中难得的划过笑意。

    但很快,似是又想到了什么令他非常不愉快的事情,他冷冷的转回头闭上眼睛。

    此时的柳橙,正仔细的思考着,试图发现这些改变的根本原因。

    莫不是因为他以为她是个那方面的生活混乱的人,所以嫌弃了鄙视了?而且刚才他也确实说嫌弃了。

    思此,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努力让自己的生活质量提高些。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微微咳了下为自己壮胆,而后刻意让自己发出非常乖巧非常客气的声音。“主人,你是因为觉得我被很多男人那个那个过,所以嫌弃了咩?”

    其实她真的很想针对“她若非处了就无法做血奴”这件事情较一较真。可是事情很明显,就算她去做妓.女,他也不可能会放过她。

    既然如此,她还是乖乖的让自己在他手里过的好些吧!

    闻言,狐容的身子一僵,随即睁开充满肃杀之色的墨眸。明显对于她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行为非常的不满。

    吼……

    感觉到气压明显降低的她立刻缩进被窝里,被窝中传出瓮声瓮气的声音。“我错了,我再也不打扰主人睡觉了。”

    狐容眸色沉沉的,没有言语。

    圆月当空,夜色静好。

    窝在被中的柳橙早已和周公厮杀了几场麻将,而床上的狐容却依旧睁着弧形完美到极致的墨眸看着顶上。

    直至日头东斜于空中。

    狐容不知何时站在了还在深睡的柳橙旁边,目光触及到她正在吧唧着似乎在吃美食的小嘴,嘴角挂着口水的痕迹。

    他一脸嫌弃的狠踹了她一脚。“起来!”

    她悠悠的微微眯开眼眸,而后似乎不在状况的揉了揉的眼角。好一会儿她才回神,并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憋屈中……

    一定要每次都以这种方式让她起床么?

    就没有考虑过男子要有风度么?就没有考虑过她是个娇滴滴美哒哒的女孩子么?

    一如既往,所有的吐槽她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

    就在他欲给她再来一脚时,她立马反应极快的连滚带爬的闪到了另外一边。“我起,我起,我现在就起。”

    他瞥了她一眼,淡淡的扔下两个字。“跟上!”

    “哦!”她乖乖的跟上。

    其实她真的很想说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刷牙洗脸了,而他每次也没有提醒过她,她自己也因为这事那事给忘了。

    难道妖不用刷牙的吗?

    想一想,也有这个可能。

    她在自己的手掌上呵了一口气,再闻一闻,果真是闻不到任何臭味,反而有一股清新的气息。对于她这种邋遢货,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庆幸的。

    妖确实不用刷牙洗脸。但她不知道的是,她这种没有一丝一毫的法力的半妖,却是没有这种本事。若不是之前狐容给他里里外外好好的清理过,现在她的嘴里早已臭气冲天了。

    房门被他打开,雪颜正候在外头。

    雪颜喊了声。“师父!”而后看向他身后还在打着哈欠的柳橙,张了张嘴,欲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想起昨日师父对自己的无情,便只能不甘心的作罢。

    昨日那一摔,几乎将她摔个半死。若不是因为她是妖,又拿了寂璇的药,此刻也不可能完好无缺的站在这里。

    狐容看向她,难得开口与她讲话。“寂璇呢?”虽说他从不关注他们,但他们的事情太过明显,根本就是时刻形影不离的如连体儿一般。而此刻竟不见寂璇跟在他这唯一的徒弟身后,倒是稀奇。

    “徒儿正要与师父禀报。”雪颜恭敬而不缺温柔的说道:“寂璇不见了。”

    “哦?”狐容挑眉。“何时的事情?”

    雪颜犹豫了一下,脸色为难的瞥了瞥他,略不知道怎么开口。“这……”

    “说!”狐容对任何人都没有多大的耐心,淡然的语中明显有着不耐。

    雪颜立马乖乖的道出:“是昨日下午被师父甩出去之后就不见了的。”她生怕他会觉得她在对他有埋怨。

    事实上,她还真想寂璇那厮再也不能归来。因为她总觉得师父对寂璇的重视远甚于对她,寂璇是他的心腹,而她不是。

    她怎么也不明白当年她被寂璇捡回来时,师父为什么会收养她,甚至收到了自己的坐下,却又对她万般忽视,好似不存在一般。

    说的好听点,她是师父的弟子,可事实上她却是被寂璇给带大的。

    她的心中甚是不甘!

    她看向正神色不明的审视着她的柳橙,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她就不解了,为何如今这个血奴可以得到师父的这般重视。

    哈?

    柳橙讶然,心道:我都没有瞪你呢!你还瞪我。

    于是她也瞪起了雪颜。

    其实想想,或许破了身就可以失去做血奴的作用这话,压根就是人家骗她的呢!骗她去做不该做的事情。估计就是看不顺眼她成天被狐容这货带着,企图接此方法让狐容嫌弃她。

    真是躺着也中枪。

    听到雪颜的话,狐容未做过多的思考,只是微微颔首,而后抬步继续往前走。

    柳橙还在与雪颜进行着眼神的“厮杀”。

    走了一段距离,意识到身后没有人跟上的狐容停下脚步,他转头望去,将两丫头的较量收入眼底。看到柳橙这副率真有趣,毫不隐藏自己的可爱模样,他不由的如忘记了任何不好的事情一般,轻笑了起来。

    率先听到笑声的雪颜回神,循声看向狐容,见他只是眸中波光潋滟的凝视着柳橙。顿时,她的脸色难看到极致。

    这眼神……

    见对方收回了较量,柳橙也循着对方的目光转头望去。

    艾玛!

    好可怕!

    她摸了摸浑身的鸡皮疙瘩,结结巴巴道:“主,主人,怎么了?”反常必有妖,这厮肯定又想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瞧那眼神,真渗人。

    狐容回神,眼里划过讶异,大概是因为自己刚才的走神。他神色不明的再看了看她,略带思索之色的转回身。“跟上!”

    见没什么大事,柳橙松了一口气,屁颠屁颠的跟上。

    雪颜咬了咬唇,也跟了上去。

    通过刚才看到二人的那反应,她很庆幸师父与这血奴都是对男女之事特别迟钝的人,尤其是师父。只是,她心头的忧虑依旧越发的深了。

    狐容感觉到后面多出来的脚步声,头也不回的吩咐。“你留下。”

    柳橙惊讶,语露喜态。“真哒?我可以留下?”她确实想离开这货一阵子,好好的喘口气。

    闻言,他的脚步又顿住,转头看向她那副期待满满的模样。“如果你再这副避我如瘟疫的模样,相信我,后果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好不容易平和下来的心情又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