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爆发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狐容仍旧不言,转而斜倚在床头屈膝懒懒的看着她不太自在的模样,那副怪怪的眼神也由饶有兴致给取代。

    对于他的心情变化,柳橙最为敏感。

    她蹙了蹙眉,噘嘴嘟囔。“又耍我玩呢!”她继续跟他打着商量。“我刚才说的可行咩?每逢你需要血的时候我再回来?”

    她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呢?

    对了!

    她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顿时纳闷了。“我已经不是处.女了,难道我的血还管用?”

    亏她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番话。

    若是以往,狐容铁定会觉得她这副不能用常理而概之的样子非常有趣。可如今他只觉得她的话非常刺耳。

    他垂下眼帘,清吟笛轻敲着膝盖,不知是在想什么。

    不过这陡然又变的气场,她还是可以感觉的到。

    她赶紧后退,一副防备的模样。“又怎么了?”

    喜怒无常的魂淡!

    这时,两声碰撞声响起,是那两扇突然被狠推开的门发出的。是那奋斗了半天终于把门给弄开的木柒臻干的。

    木柒臻一个踉跄,踏入屋里。“哎呦喂!你小子那么较真做什么,想进来可废了我不少力气。”

    柳橙转头看向这进来的红色不明物体,顿时眼睛一亮。“真好看。”

    紧张神马的全都被她扔到了九霄云外。

    木柒臻闻言,立马迎上她。“哈哈!你这丫头真有眼光。以前怎的没有发现呢?”他站在她面前上下看了看。“怎么感觉哪里有些不一样呢?”

    柳橙同样热情的从他身上上下看了看,惊喜满满。“你是男人吧?”

    天哪噜!这是她第一次遇到现实版的雌雄难辨的绝色美男啊!

    好稀奇!好罕见!

    虽说狐容也好看,可她还是觉得眼前这位红彤彤的妖孽给她的感觉要来的更加惊艳。看到他,就感觉眼睛都被烧了下一般。

    够震撼!

    木柒臻闻言,不干了。“瞧你这话说的,我可是纯爷们,纯爷们懂不懂?”

    “懂!”柳橙一边眼神亮蹭蹭的欣赏着这个尤.物,一边无意识的道:“就是带把儿的嘛!”

    纵使木柒臻脸皮再厚,也被她的话给惊了下,就在他被雷的还未回神之际。她做了惊人之举。

    她竟直接蹲下身就去撩他的衣摆,他下意识的跳开。“你要干嘛?”

    她急吼吼的道:“快,快给我看看你的大腿,看看是比女人还要光洁,还是全是腿毛。还有腋窝啊!人鱼线啊!都给我看看。”

    就差直接让他脱裤子看丁丁了。

    好不容易遇到这种稀奇的物种,她一时激动的找不到北。就连倚在床边那神色难辨,却气场阴冷的某厮都给她忽视了去。

    木柒臻第一次遇到比他还极品的人,而且还是女人,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你……你……”

    他竟无言以对。

    只能护住自己的衣服,如防狼一般揪着这“女色.魔”。

    “我什么我?”柳橙以为他是害羞。“男人嘛!只穿一条短裤都不碍事,你害羞个什么?”她下意识的当自己还在现代。

    “短裤?”木柒臻嘴角微抽。

    “对啊!”柳橙向他走去。

    木柒臻以为他要直接扒他的衣服,吓的赶紧跳到狐容面前,拉了拉对方的衣袖。“你这宠物是疯了吗?你倒是管管啊!”

    狐容立马执清吟笛对着木柒臻抓着他衣袖的那只手就是一砸。这一次他连法力都没有用,是直接用最真实的狠劲砸的。

    “哎呦!”木柒臻一声惨叫,赶紧跳了开。“你这小子干什么?”他心疼的摸了摸自己那只被砸的立马就红肿了起来的手。

    看到狐容的那一刻,柳橙终于回神,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她的身子立马抖了抖几下。“我……我……”她的目光触及到木柒臻那只以神速肿成馒头的手,不由吞着口水也摸了摸自己的小手。

    艾玛!

    那喜怒无常的魂淡变得好可怕。

    “你?你怎么了?”狐容看着她笑了。

    柳橙好想让他别笑了,这笑的分明比不笑还要可怕好吗?

    实在是太渗人。

    “我……我……”她欲哭无泪。“应该是说,主人您怎么了?”咋的突然就变了?她想起他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事情,赶紧举手道:“我可没有碰他,只是碰了下衣摆。”

    狐容依旧是笑。

    “我真的没有碰他啊!”难道不是因为这个生气?

    他还是笑。

    她几乎的蹲下身抱头,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哎呦喂,主人别再笑了,简直是夺命十三笑啊!”

    木柒臻来回看了看二人,一副好生憋屈的模样。“我说狐容啊!你的小宠物咋变成这副鬼样呢?实在是将我吓的不轻。”

    他的话音刚落下,狐容一个回旋腿,直接踢向他,又是不带法力的。长发与白衣飞舞着,那姿势可谓是帅的逆天,帅的人神共愤。

    只是木柒臻比较惨,给踹的倒在地上,还滑的老远撞在墙根,

    “哎呦喂!”木柒臻趴在地上,痛呼着。“我总算是明白了,你这家伙是在拿我出气哪!明明是你的宠物调戏我,你拿我出气做什么?我还一肚子的委屈没处发呢!”说着他还委屈的吸了吸鼻子。

    看到他还在装,狐容抄起一旁的椅子就走过去。没有人可以在他面前演戏而不会被他知道。

    他现在本来就看这货非常非常不爽!看到其这副装模作样的样子更是不爽的极点。

    木柒臻见了,赶紧抱头。“我错了,我错了……”

    狐容根本就不给他任何免于难的机会,依旧继续着该有的动作,走近对方后,抬起椅子就往对方身上砸。

    柳橙抬头就看到这一幕,立马再次抱头惊恐的叫了出来。“啊啊啊……杀人啦!杀人啦!”这种实打实的狠揍,真是比看到这个世界的人斗法还要来的可怕。

    同时,“碰”一声巨响传入她的耳朵,吓的她的身子狂抖着。

    后来她连惊叫也不敢了,只是抱着头咽呜着,生怕引起狐容那厮的注意,然后也用同样的方式打她。

    好一阵子过去,都没有再传出任何声音。

    她唯唯诺诺的抬头,只见狐容正立在她的跟前淡然的看着她,好似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梦一般。

    “嘶……”她倒吸一口冷气,吓的瘫坐在地。而后看了看他身后,战战兢兢的问道:“那个,那个,美,美人呢?”

    “逃了!”他脸色平静。

    “那……那……”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又该做什么,整个人都变得语无伦次了。“我……我……”

    恶煞啊!这是真正的恶煞啊!

    “他比我好看?”他突然问。

    “呃……啊?”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顿了会,无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赶紧摇头。“不不不……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什么鬼?

    莫不是他计较的是她觉得那个美人比他好看?

    他是蛇精病么?

    喜怒无常的魂淡!

    其实说真的,她确实觉得狐容比刚才那美人好看。但是,帅哥到处都是,再好看也只能称之为帅哥。

    而刚才那位却可以称之为……美人!美人中的战斗机,比天下第一美的女人还要美的男人。

    所以她还是觉得刚才那美人稀罕的多。

    只是,这美人似乎跟她一样,在面对狐容这魂淡时,都会变成龟孙中的龟孙,美不美神马的全是浮云。

    狐容看进她的眼底,大概是看出她的话不假,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以后再看他一次,挖你眼珠子。”

    吼……用得着这么血腥么?

    再说了,他到底是在计较个什么劲?

    若是寻常人,她说不定还会以为对方这是喜欢上了她。可同样的事情放在他身上,她就不敢朝这方面想了。

    蛇精病的思维方式,焉能是她能揣测的?

    再说了,就算真的被他喜欢上了,那她觉得这辈子真的是完了。除非是还能穿回去,否则绝壁会被这厮搞的精神崩溃。

    被蛇精病看上可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如果回到她没有了解他的时候,他说喜欢她,她绝壁会虚荣心作祟,接受他。毕竟这可是难得的美男啊!

    但是若是现在,她绝壁躲还来不及。

    不过,她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见她走神,狐容一脚踹上她的大腿。“起来!”

    “哦!”她防备的看了看他没有啥异色的模样,松了一口气,而后乖乖的爬起身。“主人,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吗?”

    见识过他的疯狂,她的胆儿又小了些。

    狐容见她这副低眉顺目的模样,觉得有些碍眼。“抬起脑袋。”

    “哦!”乖乖抬头,一脸的乖顺。还未来得及的反应,她就觉得脑袋被狠敲了下。“嗷……痛……”她委屈的摸着脑袋。

    搞什么?

    恼火!

    就在她摸脑袋之际,目光触及到落在地上的手绢。她不由的走了过去,疑惑道:“我咋觉得这手绢有些熟悉呢?”

    狐容也看向地上的手绢,随即抬起手,手绢瞬间隐没于他的袖中。

    “我想起来了。”柳橙恍然的一敲自己的脑袋,立马痛呼。“哎呦!”很不巧的敲到被那魂淡敲过的地方。

    她一边摸着脑袋,一边道:“我记得了,那是云袖掉下的手绢。”她张了张嘴,很想问这厮为什么要收着,却又没那个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