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回归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木柒臻一直跟在狐容身后唧唧歪歪,直到从执天宫着地时,他还在说:“想当年,这梦丘被你和我那师侄毁的差不多了,没想到如今还能这般生机勃勃,甚至比以前更好。”

    语中的感慨之深,令人很想扁他。

    若不是手里还有没醒的柳橙,狐容怕是早就忍不住了。

    虽不能杀,打还不成?

    正巧他还有一肚子的气没处发。

    绑在身边不想任何沾边儿的小宠物在外面到处勾搭男人,又惹得差点命丧黄泉,变成孤魂野鬼。而且,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在在意什么。

    真是……很憋。

    “师父!”雪颜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寂璇照例跟在她身后。当她看到狐容怀里的柳橙时,脸上色彩分明的,很难看。她不满道:“师父,你怎的可以抱她?那得多脏。”

    狐容不言,越过她继续往屋里走。

    雪颜咬了咬唇,跟了上去。

    “哟!”木柒臻跳到了雪颜身旁,但立即就被寂璇推开。不过他似乎是习惯了这种模式,毫不在意的嬉笑道:“如今是物是人非了么?你这小丫头竟然也敢表达对你师父的不满?”接着他又摇头。“不过这倒不是多么稀奇的事儿,相由心生,看你这丫头的样子,就知道内心不是个安分的主。”

    闻言,雪颜欲发怒,但木柒臻接下来的话令她顿住脚步。

    “最稀奇的还是狐容那厮竟当那小宠物为宝,为了她能做到那种地步。”他故作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是是福是祸。”

    “师父为那血奴做了什么?”雪颜赶紧问,语中含着颤抖,看来是很难接受。

    “你不懂!”木柒臻扔下两个字,就大步走进屋子。这事牵扯到狐容的秘密,他还是少跟别人谈及为妙,虽然他并不是知道很多。

    这时,狐容正将柳橙往床上放,还不忘为其盖好被子。之后他坐在床边沉默,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木柒臻见了,不由的好奇。“一段时日不见,你是怎么了?以前的你虽然也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但并不是个闷葫芦,脸上也总是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起来是多么美好的少年啊!”他点头回味了一番,随后快速回神。“怎的这次相见,竟变得这般冷冰冰的,还惜字如金,比我那师侄还要闷。”

    狐容凉凉的瞥了他一眼,那副嫌弃的样子,只差一脚将其踹出去。

    木柒臻屁颠屁颠的搬来一个凳子,坐在狐容面前。“说实在的,你把该死去的小宠物救了回来。这事儿可不小,根本就是视天眼命盘而不见,必定会引起注意,为其招来天劫。你打算怎么解决?”

    他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是为狐容操碎了心。

    狐容不言。

    他自是不会告诉这货这事情根本就不用解决,因为柳橙根本就也是个违天道的存在,死与不死,救不救都没差。

    纵然这货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满嘴胡话,可事实上不该说的从来不会说,那嘴封的非常紧。

    一旁的雪颜闻言大惊。“师父,你……”难道连天劫的事情,他也要想办法解决?她知道狐容厉害,可也没有必要为这个低贱的血奴给自己捡麻烦。

    寂璇的脸上也难得露出震惊。

    “出去!”狐容越发的不耐了。

    “听到没?出去出去!”木柒臻对雪颜与寂璇招手。“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懂,去外面抓蝴蝶去。”

    雪颜懊恼的看向他。“该出去的是你,没看见师父嫌弃你么?都嫌弃了这么多年,你怎的还要贴上来?”

    这时,寂璇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再与木柒臻顶嘴。木柒臻这个人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没有架子,却终归是身份不一般的神仙,其中的不简单不是他们这等小辈可以想象的。

    木柒臻倒是不以为意。“那算什么?他只是嫌弃了我几年而已。要知道,我家师侄可是嫌弃了我几千年,我还不是成天贴上去?”

    脸皮奇厚无比。

    寂璇的手微微顿了顿,突然觉得自己管太宽!

    这时,狐容的眸中划过极锐利的冷光,他冷不丁的一挥袖,在场的那三个货防不防胜防的全数被甩了出去。

    接着门“嘭”的一声关上。

    雪颜与寂璇都不知被甩到了多远,不过木柒臻修为高,只是在不远处晃了晃,然后站定。

    他丝毫不介意某人的暴力,只是面露疑惑,不由的自言自语。“我刚刚怎么好像看见了我们家蓝蓝的手绢?那不是在师侄那里么?”

    思此,他又厚脸皮的走过去敲门。“狐容,我们家蓝蓝的手绢是不是在你那儿?”想了想,他又问:“你留着我们家蓝蓝的手绢做什么?”

    得不到回应。

    他依然耐心的敲门。“你不会也喜欢我们家蓝蓝吧?”话毕,他手下的动作顿住,低声嘟囔了起来。“也不对啊!他要是喜欢我们家蓝蓝,当年就不会将她给弄的半死不活了。若不是因为她是凡人,怕是早没命了。”

    想了想,他突然睁大眼睛,再次敲打着屋门。“你肯定有什么对我师侄不好的主意对不对?跟这个手绢有关对不对?”

    他那师侄可喜欢他们家蓝蓝了,他总觉得狐容留着这手绢的动机不太简单。

    他为师侄……点蜡。

    屋内的狐容看向地上的手绢,大概是刚才他甩袖时飘出来的。当日在花谷时,柳橙落下时,他就觉得可能会有用,便就收了起来。

    这时,柳橙闷哼了一声,终于有了醒过来的迹象。

    狐容转眸看向她。

    他下意识的欲再欺负她,但想到她刚死过一次,这么单纯怕死的人,怕是吓的不轻。便就作罢,只是沉默着。

    柳橙缓缓的睁开眼睛,眸光转动着,最后落到狐容的脸上。

    顿时,她跳了起来,指着他大笑。“哈哈哈……你竟然也死了,真是老天有眼啊!你这种魂淡早该死了。说说,你是怎么死的?是吃饭噎死的,还是掉茅坑淹死臭死的?”

    “……”

    他真是想太多了。

    他一脚踢在她身上。“下来!”

    “嗷……”柳橙立刻摸了摸大腿,嘟囔着。“下脚这么重做什么?”以前他虽然也会踢她,可也没有踢过这么重啊!

    她在噘着嘴摸着大腿之际,突然恍然大悟。“我没死?”否则她怎么会有这么实在是痛觉?而且她的身体竟然是热的。

    狐容一把将她拉下,摔在地上。

    “嗷……”柳橙趴在地上,本能的愤怒。“你干嘛扔我?”

    话毕,她才又意识到一个问题,便疑惑的问:“我不是被杀死了吗?怎么活了?还在你这儿?”

    狐容坐在床边淡然的审视着她。“你倒是很能,只不过离开了我那么点时间,便就差点连命都丢了。”

    柳橙审视着他,满脸的怀疑。“不会是你救了我吧?”他会有这么好心?

    再说了,不是给她自由了么?又怎么知道她的事情?难道他突然反悔,所以回头了?然后就发现她快死了?

    “嗯!”他没打算否认,大方的承认。

    闻言,柳橙不仅没有感谢他的意思,反而警惕了起来。“那接下来你想干什么?”

    她才不会相信他救她是不需要偿还的。

    根据经验,她觉得这偿还的过程绝对比直接死了还难受。那样的话,倒不如不被他救,还死的干脆点。

    她的反应令他想到了些什么,他微微思索了一会,然后恍然道:“既然扔你,你只会混个丧命的后果。那便不如留在我身边替我那原来的小宠物做我的血奴。”

    “我不要!”柳橙想也不想就拒绝,那还不是等于是死?

    “你觉得你有拒绝的能力?”狐容勾起一丝鄙夷。

    柳橙的眼珠子转了转,立刻故技重施,迅速过去欲挽住他的胳膊撒娇。打算试图唤起他的“父爱”。

    而她继续做那该死的龟孙子。

    她觉得吧!如果非得再次被他绑在身边,那至少也要尽量过的舒服些,被少虐些。虽说不如这次死成功了好,但若再让她死一次,那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经历过死的人,往往都会变得更加惜命。

    可是,她未靠近他半分,就被他一脚踹开。“离远点!”

    柳橙反应极快的跳开,然后怔住。

    靠,他那一脸的嫌弃是怎么回事?

    既然嫌弃就再次把她扔了啊!还把她绑在身边逼逼个球球?

    “你又和以前一样嫌弃我了?”她努力态度非常良好的问他。

    狐容浑身的气场变冷了不少。“一个处处找男人,身体不知被多少人碰过的浪.荡.女子,谁会不嫌弃?”

    他未发觉自己的脸色与语气非常,非常,非常的……不对劲!

    当然,柳橙也没发现,她压根不会朝某些方面想。

    “可是我……”她下意识的欲解释,毕竟谁也不想被冤枉。但她想到了什么,立马改了话。“既然你这般嫌弃我,那我走就是了,你不是要我的血吗?行啊!每次你要的时候再来找我就是了。”

    若能不和他生活在一起也行。

    “我没那么闲老是去找你。”他很清楚,她所建议的并不是他所想要的。

    “那我来找你也行。”

    狐容沉默。

    她以为他是在这个建议的可行性,便赶紧趁热打铁。“你放心,只要你需要,我绝对随传随到,绝不耽搁。”

    他依旧沉默。

    “我说到做到,以你的能耐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我对吧?”

    他依旧沉默,并抬头看向她。

    柳橙被他看的浑身发毛,总觉得他的眼神怪怪的,不由的结巴起来。“你,你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