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不妙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啊啊啊啊!”那女子呆怔了一会后,终于回神,爆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喊叫,并赶紧钻入同样光着身子的男子怀中,惊恐的看着柳橙这边。

    男子赶紧抽过被子盖住二人的身体,脸红脖子粗的怒吼起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好事被打扰,这滋味……啧啧啧……

    还在兴味满满的看着楼下混乱人群的狐容听到陌生的声音,眉头微微蹙了下,这才转过卓越芳华的身姿。

    随着他的转身,那边的那对男女都呆了。这世间,他们哪里见过这等出色的美男子。就连男人也能轻易被惊艳到。

    狐容的目光落到他们身上,了然到发生什么事情后,微顿,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到了柳橙身上。

    她正双手捂着脸,还时不时好奇的撑开一条缝偷看眼前这销.魂的一幕。现场版啊!太劲爆了。

    原谅她一个啥事也没有经历过的女孩对这种事情的好奇吧!

    狐容脸色冷了冷,执清吟笛往她头上一敲。“你是眼睛不想要了?”

    “嗷……”柳橙不满的摸头,嘟嘴道:“爹,你打我做什么?”这家伙使的劲可不小,她都摸到头上起包了。

    她一边抱怨的同时,还不忘瞄了瞄那边的男女。

    “还看?”狐容又是一敲。

    “看看又不会少块肉。”自以为摸索到克制对方脾气的方法,她如今的胆子倒是大了许多。“还别说,那男人的身材……啧啧啧……真有让人流口水的资本。”

    狐容抿嘴,气场骤变。

    感觉到气场变化的柳橙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赶紧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爹,我错了。”靠,这也生气,那也生气。

    这个父亲还真特么称职。

    狐容的眸光落到那男子身上,还在因为惊艳而发怔的男子立刻回神,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寒意。“你,你想做什么?”他不由的结巴了。

    “看你不爽!”狐容扔下四个字,便一挥袖,那边的床立刻塌了。引得那对男女同时惊叫了起来。

    紧接着他执清吟笛一勾,那边那张桌子砸了上去。那对男女的惊叫立刻化为惨叫。“啊啊啊啊……”好生凄惨。

    柳橙惊恐的看着溅出的血液,嘴唇抖了抖。“好,好,好残忍。”

    狐容淡漠的牵过她的手来到窗口,继续看着热闹,仿若他什么都没有做一般。那副依旧无害的模样让人很无语。

    柳橙还不能回神,依旧战战兢兢的。“你,你杀人了。”

    “没死!”

    闻言,柳橙鼓起勇气看向那残忍的一幕,果然看到被压在下面的那对身体正在呻.吟并痛苦的挪动着。

    她吞了吞口水,想说,其实这比死了还残忍好吗?

    这时,狐容抬手一挥,那边的家具也一股脑的由窗口飞出,砸到了楼下街上。包括那对男女身上的桌子与身下的烂床。

    狐容只给他们留了一床被子。

    这一次,街上的人更是炸开了锅,开始人人自危起来。只因那些家具上的许多新鲜血迹,一股血腥味飘散在百姓的鼻息间。

    柳橙一阵汗颜。

    其实他心里住着一个调皮的熊孩子吧?这根本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只嫌事小啊!

    不过很快,狐容许是觉得玩够了,侧头看了她一眼后,转身就朝门那边走。悠然的扔下两个字。“跟上!”

    其实他是把她当跟屁虫,不是当女儿吧?

    当他的法力收回的那一刻,“碰”的一声,门倒了。一帮人摔成一团,一声接着一声的叫声响起。

    狐容若无其事的从这些人身上走过去,竟能走的稳稳当当的,仿若踏着平地一般。只是被他踩过的人比较惨,一声接着一声嚎叫。

    柳橙紧跟在狐容后头,心头的感觉实在是复杂。

    这丫的压根就是一个罕见的魔头。

    “站住!”那帮人终于一一爬起,飞快的拦住他们的去路,其中一看装束是捕头的人,收拾了一下浑身的狼狈,一板一眼道:“你可是制造混乱,甚至是命案的人。”

    他身后的人都揉着身上不同的部位,个个都愤愤不平的怒视着她。似乎当她是踩他们的人。

    柳橙惊奇的看了看放开她的手并从他们的身体穿过去,如没他事情一般继续往前走的狐容,再指了指自己,问他们。“你是在问我?”

    卧槽!

    那货明显是又隐身了,还把麻烦扔给了她。

    “别给我扯废话!”捕头明显也对她有怨气,大概是也被踩了什么地方,只是为了维持风度才没有表现出来。

    “可是我……”柳橙有些慌了,看向越来越远的狐容,心中那个恨哪!不是喜欢将她绑在身边么?有麻烦就扔了?

    可是他像是怕麻烦的人?骗鬼呢?

    明显就是整她的。

    这时,弓着身子的掌柜禁不住抱怨起来,咬牙切齿的,脸色应该是疼的发青了。看起来已经愤怒的就差点把她给撕了。“看起来小小的一只,倒是挺重,差点没踩废老子。”

    柳橙的目光下移,看到他捂住的地方,顿时无语的吞了吞口水。

    呵呵……只怕还真是快废了。

    “就是。”另一人也疼的嘶出声。“那脚力,怕是一百好几十斤了。”他嫌弃的上下审视了她一番。“石头做的吧?”

    这是重点么?

    柳橙突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赶紧点头附和。“对对对,什么都是我做的,快抓我抓我。”

    这一次可是那厮自己将她扔了的,她不助攻一下,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但是,某些想法仅仅只是从她的脑中过了一下,现实就将其打飞了出去。

    一股不可抗拒的拉力袭来,她惊叫着在一大片震惊的眼神中迅速向前移动。眨眼间,便将那群人甩的老远,并站在了某不按常理出牌的魂淡的身后。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的屁股。

    怎么办?她觉得脚痒了。

    “你昨天碰过什么人?”狐容依旧背对着她往前走,淡然的问。完全不怀疑她在不在他的身后。

    “干嘛?”柳橙垂头丧气跟上。

    “我们将你碰过的人一一拜访下。”

    “干嘛?”敢情他带她去客栈过夜,就为了今天这一茬?

    狐容随手施法将边上摊子上的一个古玩弄到了手中把玩着,再次制造了不小的混乱。百姓只可以看见古玩在空中移动着,并不能看到他本人。

    因为她一直淡定的跟在后面,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顿时惊恐。“妖怪啊!”四周的人都吓跑了。

    狐容很快就觉得无趣,又把古玩给扔了。

    她看着无视周遭异常的某人,不禁抽了抽嘴角,一阵无语。

    他转过身对他一笑。“碰了我的小宠物,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对吧?”明明笑的春暖花开一般,却莫名让她觉得阴森。

    她想起客栈里的那对男女,心中一阵后怕。她总算明白了,如果她犯错,惹他不快了,他不会伤她半分,却会拿相关的人出气。

    她赶紧摆手撒谎。“不不不……我不记得谁碰到过我,我只是到了人群比较密集的地方而已。”

    “哦?”狐容走近她,低头望进她的眼底。“你护着的人还真多。”他又怎么看不出她那点小心思?

    她果然还是单纯的,并不如他最初所认为的复杂,或者是会演戏。不过只是稍微一试探,便就暴露。

    柳橙被他看的越发的心虚,赶紧扯出一个自以为很甜的笑容,挽住他的胳膊。“爹……我们回梦丘吧?”

    “你说的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他不为所动。

    “什么什么地方?”

    “人群比较密集的地方。”

    “啊?”柳橙想了想,赶紧回答:“我不记得,对于这个小镇,我不熟悉。”她觉得如果她说出了一个地方,他会过去将那个地儿给炸了。

    如果真是这样,难以想象会伤及多少无辜。

    “那我们随便找个人比较多的地方吧!”狐容转身继续往前走,悠悠道:“只要能让我出气就好。”

    “可是……”柳橙急了,赶紧道:“其实我是一个一个碰的。”

    “嗯!那我们去拜访。”狐容随手牵起她的手。“乖点,否则我拿你出气。”他温柔的说出让人心惊胆战的话。“客栈那对男女的下场怎么样?”

    “我……”她完全相信他的话,但是还想垂死挣扎一会。她继续撒娇。“爹,我饿了。我们回梦丘好不好?梦丘的包子好好吃。”

    “别喊爹!”狐容对着她的脑袋就是一敲。

    瞧瞧,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他倒是敲的越来越顺手了。

    “为什么?”她委屈的摸头。“你不是喜欢么?”

    “别岔话!走!”

    “走去哪儿?”

    “……”

    看来这货是铁了心要揪出她所碰过的几个男人,愣是跟着故意拖拖拉拉的她在万水镇四处晃悠了好久。

    她真的很想开骂。

    你是不是闲的?你是不是闲的?你是不是闲的?

    好吧!想想今天客栈的事情,其实他还真是闲的蛋疼的一个人。哦不,是妖。

    她清楚的感觉到他的不耐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心里急的像热锅中的蚂蚁。她如今就两个选择,要么自己受罚,要么供出别人,让别人受罚。

    突然,她停下脚步,不由的摸头,怎么觉得这地儿好熟悉呢?

    然后,不妙的事情发生了。

    一大帮子的人从他们旁边的院子里冲了出来,领头的是那熟悉的河东狮吼。“狐狸精,终于等到你了,敢勾搭我男人上床,老娘要你好看。”

    “淫.娃!”

    “荡.妇!”

    “……”

    狐容的眉头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