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无言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柳橙还在使着浑身解数撒着娇,讨好着某喜怒无常外加癖好特殊的魂淡。“爹,您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切……她……

    好吧!其实真的很好闻。

    但她就是嫌弃!嫌弃!嫌弃!

    狐容任她腻歪了好一阵后,浑身散发的气场终是温和了不少。他抬手施法为她清理了身子。“这次姑且放过你。”

    她还未来得及庆幸,又因为他接下来的话紧绷了身子。

    “但是……那小子。你越是想护着他,我越是不会放过他。所以……”他勾起绝美的微笑,令她再觉背脊发凉,他顿了顿,轻轻的给秋汐宣判起死刑。“他必须死。”

    她这点小心思他又怎么会不知?只是他偏就吃了她这一套罢了。不过仅仅只是对她自己有用,对别人没用。

    与她那般亲密过的人,他实在是无法放过。

    柳橙脸色变了变,转而看向秋汐,却见对方早已不知所踪,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他现在跑了就好,以后怎样她管不了。

    注意到她的变化,狐容立即转头望去,眸中顿时划过寒光。“你倒是能耐不小。”话是对柳橙说的。

    “什,什么?”柳橙紧张不已。

    “没什么。”狐容将她从身上推了下去,抬步就走。“跟上!”虽然看起来,面无表情。可他的心里却是百般滋味。

    这是第一次,有人轻易的从他手里逃跑,而他却没有半点感觉。而这一切都得“归功”于这丫头。

    这说明……他被她迷惑了心智。

    还是轻而易举的。

    “去哪里?”柳橙第一反应是觉得他要去追杀秋汐,顿时有些慌了。祖宗啊!千万别这么执着啊!

    虽然她也讨厌秋汐,但她是现代人,对于打打杀杀神马的,实在是接受无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杀,她做不到。

    一直没有说话的霞玉赶紧也跟上。除了偶尔没有克制住之外,她一个小虾米,还是做不到在狐容面前随心所欲。

    狐容冷淡的丢下两个字。“客栈!”他心中的百般种滋味一时还没有办法消除,还不是怎么可以想通。

    卧槽!

    柳橙的脚步一颠,从慌乱中回神,她傻傻的问。“你也要跟我开房?”

    “嗯!”

    “爹!”柳橙立刻上前挽住他的胳膊,赶紧劝说。“你不是把我当女儿么?父女是不可以开房的。”

    这年头的人都怎么了?跟她开房能有钱么?

    而且,她深刻的怀疑作为妖的他,真的不太懂人间的那套。

    狐容任她挂在自己的手臂上,没有再理她的胡言乱语,

    “爹,你听我说,这是有违伦理道德的。”柳橙使劲的磨着嘴皮子。“女儿是不能怀父亲的孩子的。”

    呜呜……真讨厌!

    “爹……”

    “……”

    劝说的结果是,柳橙垂头丧气的跟着他进了客栈的上等房。“爹,这是不对的。”她的声音小小的,还是有些不甘心。

    而霞玉被他给打发了去,直接回了梦丘。

    狐容从桌子旁坐下,一边为自己倒茶,一边淡然道:“只是一天不见,你这脑子里的东西倒是变的不干不净了。”

    “啊?”柳橙立刻抬头。

    难道是她误会了?

    其实想想,姑且不谈他知不知道开房的意思。就单单是在现代,开房的意思也不一定是邪恶的。

    而且,他若是和她那个那个了,她的血就没有用处了。

    好吧!她脸色红了红,是她的脑子邪恶了。他们又不是没有在一间房里呆过,这货本就喜欢将她绑在身边。

    狐容瞥了她一眼。“睡觉!”

    “好!”她立刻精神抖擞的了起来,麻溜的将鞋子脱下就钻到被窝中。

    她躲在被窝里松了一口气,这一劫也算是过去了。他既不惩罚她,秋汐也逃掉了。唯一的遗憾是,她这身子还没有被破。

    唉……

    这时,被子被掀起了一个角,温热的男性气息落在她的身侧。她立刻转头看去,顿时睁圆了眼睛。“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睡觉!”狐容面不改色,好似与她睡一起是天经地义一般。“你过去一点。”

    柳橙怕又是自己胡思乱想,只得犹犹豫豫的向里侧移了移。说不定真的是单纯的睡觉是吧?咱脑瓜子不能老不往好事上想对吧?

    果然,狐容闭上了眼睛。

    她松了一口气,便也闭上了眼睛。折腾了一天,她也实在是累了,很快她便与周公相约打牌去了。

    当她微弱的鼾声传出时,狐容睁开了双眸,侧头意味不明的看着她的脸,心中百种思绪冲撞着。

    柳橙很累,只觉眨眼间天就亮了。

    “起来!”站在床边的狐容直接粗暴的将她身上的被子掀开。

    “我再睡睡。”柳橙迷迷糊糊的欲拉回被子,却什么也抓不住,禁不住不满的哼哼,嘟嘟囔囔的。“被子,被子给我。”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狐容不仅不把被子给她,反而直接一甩,将被子甩出窗外,落到大街上。引得街上一阵骚乱。

    “被子,被子……”柳橙还在迷糊的哼哼,还不满的抬起粉拳懒懒的砸了下床。“把被子给我嘛!爹,被子给我……”

    狐容抿嘴,指尖轻弹间,一道极微弱的光飘到她身上,她身上的衣服瞬间不知所踪,变得光溜溜。

    他的眸中极难得的划过一丝以前不会有的不自在,稍纵即逝。

    柳橙打了个寒颤,本能的抱住自己,当她摸到自己光溜溜的胳膊时,立刻睁大了眼睛,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啊!”睡意顿时全无。

    “我的衣服呢?啊?衣服呢?”她将身子缩成一坨,觉得不满意,就赶紧拉过被单抱住自己。

    不用想,肯定是眼前这尊一派淡然,仿若自己并没有做流氓事的某人干的。

    呜呜……不带老是这样玩的。

    “起床!”狐容扔下两个字,便转身走到窗口,悠然的看着街上还在因为那床被子议论纷纷的人群。

    这时,小二在外面敲门。“客官?客官?”自是因为那床被子上来询问情况的,只是屋内二人仿若未闻。

    柳橙欲哭无泪。“爹,我倒是想起床啊!可是衣服呢?”无论何时,她都不会忘记喊一声“爹”来讨好他。

    很堕落,很没出息。

    可是人家就吃这一套啊!她能有什么办法?识时务者为俊杰是吧?

    “在你身旁。”狐容突然勾了勾唇,执清吟笛往外一挥,里边的桌子飞了出去,四分五裂的砸在了街上。

    顿时,街上更加混乱了,甚至是引起了恐慌。

    柳橙没兴趣理会其他,赶紧拿起衣服麻溜的穿上。

    穿好后,她想了想,便对着狐容的背影讨好道:“爹,可以给我变些内衣呗?”怕他不懂,赶紧又补充。“就是穿里面的衣服啦!”

    虽说狐容的这件衣服很大很长,穿在她身上会在地上拖出一大截,将她整个身子都遮挡的严严实实的。但里面却空荡荡的,终归是不舒服。

    “嗯!”狐容随意的应了声,依旧饶有兴致的看着街上他所制造的混乱。

    “客官?客官?”外头的小二喊的更加激动了,甚至开始撞门。可这门被狐容施过法,他若不想,谁也进不来。

    闻言,柳橙立刻眼睛一亮。“那爹您赶紧变一套。”

    狐容脱下自己的新外衣,往后一抛,变了个样式落在她的眼前。而后他又执起清吟笛往外一挥,里面的衣柜也飞了出去,四分五裂的砸在街上。

    柳橙清晰的听到楼下传来的惊叫声,没有多想,赶紧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抓起他给她的“内衣”。

    哇塞!一件变两件。

    但是只是里衣,并不是正儿八经的内衣。不过她已经满足了,只要里面能有衣服就已经不错了。

    待到她穿好所有的衣服,站定在床边时。只觉一阵风从她的耳边飘过,似乎有什么超大号的东西飞了出去。

    卧槽!

    什么鬼?

    她转过身,立马惊讶的睁大眼睛。“咦?床呢?”再四处看了看,不仅床不见了,桌子和衣柜也不见了。

    而门外似乎有许多人正在敲门,嚷嚷的吵着什么。而窗外楼下的街上更是一片混乱,似乎也有人在吵,甚至更凶。

    而她眼前的始作俑者,正右手执清吟笛在左掌心微微敲打着,看着楼下一脸的兴味。他眸色微微一亮,似乎觉得还不够,抬手轻轻一挥。

    顿时,剩下的所有小家具小物什全部一股脑的从窗外砸了出去。而楼下立马的更加汹涌了,嗡嗡的一片嘈杂声。

    柳橙愣愣的环顾了四周一圈。

    瞧瞧,这好好的一个房间,如今是萧瑟一片。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她孤零零的站在这空荡荡的房中间。

    而始作俑者觉得还不够,难得回头看了看,见没有东西了。

    于是,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这货拆墙了!

    她目睹着好好的一堵墙裂成了几块,以一条龙的壮观飞出了窗外。可想而知,楼下已经不是人可以看的了。只有更混乱,没有最混乱。

    其实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被拆的墙那边的情形更加壮观。

    那那那那……那床上的一男一女、一男一女、一男一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捂脸……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