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倒霉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莫非你就是极元半妖?”霞玉突然问。

    柳橙回神,立刻选择岔开话题,她挽住霞玉的手腕。“老大,想不想去人间玩?”她歪着脑袋期待满满的看着对方。

    果然,霞玉的眼睛一亮。“当然想啊!”随即脸色黯淡了下来,眨眼又变得愤愤不平。“可我父亲不让我随意去人间,说是怕我惹事。我惹他妈的狗屁事,当我三岁小孩呢?这也管,那也管。”

    柳橙嘴角抽了抽。

    老大,对自己老爹都这么不敬,真的好么?脑筋有棍子那么粗壮,也难怪你老爹那么想。

    “要不……我们去玩玩?”柳橙决定试着说服她。

    “去玩玩?”霞玉愣了愣。

    有一句话说的好。四肢越发达,头脑越简单。霞玉以往都是怕父亲惩罚,所以就真的不去人间玩。但这回有了柳橙的唆使,很快便听了话,兴冲冲的带她离开梦丘,去了心心念念的人间。

    路上,柳橙愧疚不已的看了看霞玉,一声“对不起”咽在喉间,她这算是在利用对自己信任不已的朋友哈?

    好不舒服的说。

    同时,她心头感觉不太.安。事情是不是进行的太顺利了?狐容那厮老爱把她绑在身边,凭他的本事真的就那么好忽悠咩?

    罢了,说不定人家现在有其他的事情呢?

    无论如何,她还是抓紧时间把事情办了便是。

    离梦丘最近的人烟是一个小镇,据霞玉所说,这个镇叫做万水,只因河水环绕穿插,最不缺的就是水。

    不缺水的地方,可想而知环境肯定是极好的,柳橙觉得这里比那昍城还要繁荣,就连空气都比别处清新,似乎是甜的。

    她们一道游玩于此,险些让柳橙忘记了正事。好在霞玉实在是太好骗,她仅仅只是在对方吃美食的功夫谎称要去茅房,便就轻而易举的将其甩了去。

    她躲在远处偷视着霞玉,愧疚的嘟囔。“老大,对不起啊!他日有机会小妹我定当赎罪。”而后转身就走,期间还一步三回头。

    妈蛋的。

    这是她的朋友啊!来了这个鬼世界,她才充分的意识到真心的朋友的可贵。利用朋友神马的,这感觉不能太酸爽。

    肉牛满面!

    一段时间后。

    艳阳高照之下,道上人流不息,叫卖声不断。柳橙娇小的身影缓缓穿梭在行人间,一双懵懂的眼睛显得有些……色眯眯!

    帅哥?帅哥在哪里?帅哥我来了。

    她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成为“日本痴女”,想她如此纯洁无比的小姑娘,不得不被迫沦落至此。

    暴殄天物啊!唉!

    终于,她锁定住一目标。嗯,眉清目秀,穿着朴素,大概是个落魄秀才。想来是单身的几率挺大,没尝过鲜的男人大概比较好勾引。

    既已看中,那便是尾随。

    秀才毫无警觉,冷不丁的就被她尾随至家。如她所料,秀才果然是单身。家中只有一老母和一妹妹。

    秀才向来都是啥事都不干,就知道读书。所以他回家后就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钻入了书海中。

    柳橙绕到屋子的窗户口,非常果断的钻了进去。她大喇喇的站在他面前,露出一个自认为非常甜美的笑容。“嗨!需要服务吗?”

    故作镇静的表情下,是一个颤抖的心。

    男人得咋勾引来着?

    虽说她现在的模样在妖界不算什么国色天香,但在人间却是少有的美人儿,不说倾国倾城,至少是属于上等。

    秀才被惊的差点翻倒在地。“你,你是谁?”虽被惊得不轻,但眸中却又难掩的惊艳,想是没接触过什么女人。

    “我是痴女啊!”柳橙下意识的回答,随即立刻捂住嘴。“呸,呸,呸……”她眨了眨眼。“我是你的倾慕者啊!”

    “倾慕者?”秀才看了看窗户,许是难以相信如此娇滴滴的姑娘家竟然会选择爬男子家的窗户,这未免太惊世骇俗。

    纵然是倾慕他,那也太过大胆。

    不过他显然选择忽视这个问题,转而羞红了脸。“姑娘但说出自哪家,小生他日金榜题名时定是会去提亲。”秀才毕竟单纯的紧,很容易被迷住。

    柳橙握了握小拳头。“那好。”她定了定还在颤抖的双腿,故作自然的走到桌子旁,背对着秀才倒了一壶水,并偷偷撒了一些从青楼偷出来的药。

    她执起茶杯,转身对秀才道:“喝了这杯茶,记住你的诺言。”

    秀才没有想过为何要喝茶,果断的走近接过茶水喝下,羞涩道:“姑娘芳名是?”秀才的脸蛋很白,脸红的时候煞是可爱。

    柳橙干干的一笑,只是看着对方,静待他发作。

    秀才发作的很快,不一会儿便觉浑身不太对劲,他虽单纯,但终究是男人,一会便赶紧道:“姑娘快走!”他离她远了些。

    他只认为自己经不住的美色的诱惑,才会有如此异样的感觉。

    “走什么呢?”柳橙故意靠近他,颤抖着双手抚上他的胸膛,故意将声音发的娇滴滴的,酥人的很。“你想要什么,只管要好了,我不介意。”

    “你……我……”秀才哪里承受的了这些,呼吸越来越急促,身子无比烫人。

    经过柳橙的一番勾引,秀才根本承受不住,没有挣扎多久,便转而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姑娘放心,我一定会娶你。”

    柳橙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还需要做一些心理建设,便娇笑道:“你脱了衣服去床上等我,我一会就来。”

    “好!”秀才依依不舍的看了她半响,便老老实实去床边脱衣服。

    柳橙几乎用跑的来到窗口处,期间脚步颤抖的差点儿摔倒。她抚摸着心脏,使劲呼吸着,脸蛋儿爆红。

    羞死了!羞死了!羞死了!

    真的就这么办了?这似乎无论是对那秀才,还是对她自己,都是非常不负责的行为。对于她自己的行为,她就想到六个字。

    渣女!贱女!痴女!

    可是她真的不想死在狐容手里好吗?

    就算是不死,待在他手里也不是人受的。光是看到他那张脸就一肚子的气,这几天就已经受尽了折磨,以后的日子还能过么?

    罢了罢了,咬咬牙就过去了,自由就在前方,不经历风雨怎见彩虹,如此唯唯诺诺也不是个办法。

    靠,都是狐容那厮害的,害的她既是背叛朋友,又是做渣女、贱女、痴女……

    他日她定将报复回去。

    呃……想想那厮的本事,咱还是算了,能永世不得相见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咱打不过他,躲还不行么?

    她狠狠的深呼吸了无数次,最终还是犹犹豫豫的往床边移去。

    窗外有一棵树,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好生欢乐。秀才家虽然贫穷,但环境却是不错。干干净净的,鸟语花香。

    突然,屋里传出一声足以惊的鸟儿四散而去的叫声。

    “卧槽,好臭的脚啊啊啊啊……”

    秀才的母亲惊恐。“哪里传出的声音?”

    秀才的妹妹愣愣的。“似乎是哥哥的屋里。”

    柳橙在秀才母亲与妹妹呆怔的目光下打开房门,快步离去,她一边快步走,一边碎碎念。“臭死了,臭死了,肯定是光知道读书,不知道洗澡换袜子换鞋子。”

    好在她有备无患,大概是预感自己可能会半途退缩。为了不让对方难受,她手头上备了些解药。走之前,她赶紧倒了一杯撒入解药的水给秀才喝。

    咱是善良的好孩纸!

    她垂头丧气的步行在街上。

    要不再试试?

    如此,她又锁定了一名男子,看起来自是长得也不差,而且不是秀才,似乎是个生意人,看穿着大概算是古代版的“小康”人家。

    痴女进行时开始……

    可惜,结局也不是多么美好,跟到人家的家里才发现竟然是有妻子的。为了不破坏人家的家庭,她又跑了。

    后来她又试了一个,单身是单身,可她千哄万哄,哄到人家喝了药之后,不太美好的事情发生了。

    人家跑去找男人了。

    呵呵呵呵……

    或许是她太背,不管她找上谁,都能以各种各样的原因失败告终。

    而且最后一个告终的比较惨。

    因为当她将那男子哄好时,人家的妻子踹门而入,接着啥商量也没有,直接拉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嗓门大吼。“来人哪!我家里进狐狸精啦!”

    柳橙惊恐。“魂淡!你不是说你没老婆么?”

    “……”

    大概这妇人平时好事做的不少,她这一吼的效果非常显著。

    这不,此时正是傍晚,日头的屁股已经看不见了。柳橙正倒霉的被一帮抄着锄头、菜刀、扫把等等家伙的百姓狂追。

    “淫.娃!”

    “荡.妇!”

    “狐狸精别跑!”

    “……”

    一声接着一声的谩骂,一声比一声凶,吓的柳橙的心肝儿不断的颤儿颤的。只怕被逮到了全尸都没有。

    这一闹,她愣是跑到了天色完全黑下后,才摆脱这帮野蛮人。

    她躲在角落里吸鼻子,欲哭无泪。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不行,她必须得有革命精神,得越挫越勇。于是她决定干脆破罐子破摔,打算趁这月黑风高的夜晚拉个男人到小巷子里实施强……咳咳!

    很快,她站在巷子口,贼眉鼠眼的四处张望着,然后目光锁定一男子的背影,那男子正在买东西。

    唔……背影很帅,笔直如松,看起来气质极佳。不用想,肯定是个超大号的美男,比今天下手的任何男子都要帅。

    只是……怎么觉得这背影有些熟悉呢?

    罢了,不管了,先下手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