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睡觉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柳橙摇摇晃晃的站定,她幽怨的目光瞟了依旧坐在桌子旁不知想着什么的狐容一眼。他前前后后都没有看她一次,好似刚才施法把她弄进来的人不是他。

    柳橙撅了撅嘴。“就不能不用吸的吗?这样太考验心脏了。”

    “睡觉!”狐容垂眸淡淡的扔下两个字。

    “哦!”柳橙的目光在唯一的一张床与坐在桌子旁的狐容身上来回移动,她觉得她是不是应该尝试着去床上睡觉?说不定人家压根就不打算睡觉呢?

    妖嘛!不见得需要跟人一样是不?

    她一步一步的朝床边移动,不忘时刻观察着某人的反应。令她欣喜的是,一直到她即将靠近床,某人都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可她还未来得及欢乐的跳上床,她的身子就被定住。

    她愣了一会,随即苦哈哈耸拉下脸。

    坏蛋!

    亏她还以为他难得做了一会“良善之辈”,原来只是耍她玩的,大概就是为了让她感受极喜到极悲的感觉。

    狐容终于抬眸看向她,眼里划过嫌恶。“你打算这样睡觉?”世间竟有这种女子。

    真是绝了。

    柳橙不言。她还能说什么?打又打不过他。

    “过来!”狐容命令她。

    柳橙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知道自己可以动,便乖巧的走到他的对面坐下,老老实实的趴在桌子上欲睡。

    “站好!”

    “哦!”柳橙立刻站直了身子,心头忍不住骂了起来。

    混蛋!还让不让人睡了?

    狐容也站了起来,挺秀的身姿缓缓的移到她的面前,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些,好似他就是洪水猛兽。

    狐容懒得与她再废话什么,直接再次定住了她,并再次走近她。

    柳橙不安。“主人,你要做什么?”不过只是睡个觉而已,咱能别搞这样那样的心理折磨么?

    狐容凑近她的脑袋闻了闻,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下,而后又好生将她打量了一番。看他那表情,似乎是越看越嫌弃她。

    “这衣服哪里来的?”他问。

    此时柳橙身上穿的赫然还是凌晨时所捡的勉强可以裹体的破烂“连体衣”。

    “捡的!”她心中不由的又浮出怨气,也不看看她这样是谁害的,竟然还嫌弃她。哼……

    狐容脸上的嫌弃越来越明显,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眸色有些冷意。令摸不准他脾气的柳橙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她穿捡的衣服也碍着他事了?

    这时,狐容执清吟笛由她的脑袋往下划过,柳橙下意识的想后退,却不能动弹半分,只得干着急。“主人,你要做什么?”

    她的话音刚落下,一股凉意袭向她的全身。她觉得这感觉很熟悉,熟悉到她忍不住想骂人。

    变.态!

    如她所想,她身上的衣服化成碎片落在她的脚边。狐容还不忘嫌弃的将这些碎片施法从窗户处抛了出去。

    “你又让我不穿衣服做什么?”柳橙的语气不由的重了些,她脸蛋通红,想抱住自己遮挡遮挡而不能。

    想她只是一个女孩子,连初吻都还保留着,如今却一而三再而三的被赤.身在这货的眼前。

    叔可忍婶不可忍好吗?

    若不是他的眼里完全没有任何不该有的色彩,她几乎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看上她这副身子了。

    可事实证明全部只是他的恶作剧。

    呵呵!这究竟是多大的羞辱?

    妈蛋!他要么干脆对她有兴趣也好啊!也好过明明脱光衣服,人家却对她提不起一毫毛的兴趣要让人心里舒服些吧!

    狐容又走近她细细的闻了闻,好似很满意自己的结果,脸色也好看了不少。“去睡吧!”声音中竟含了一丝愉悦。

    柳橙自己可以动了,懒得去想他在高兴什么,只是抓过桌子上的衣服就要往身上套。这是她这才注意到的,大概是刚才孟青絮送过来的。

    狐容见了,略显好看的神采又收敛了下来,他一挥袖,那整套衣服直接从她的手里给扯出,又被他抛了出去。那是一条极其华丽的抛物线。

    柳橙整个人都呆了。

    好一会儿后,她才捂着脸跑到床边爬上了床用被子紧紧包裹住自己。

    呜呜……谁也别理她。

    她想不开,真的想不开了。

    狐容看着鼓起的被子,见她连脑袋也裹的紧紧的,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她的怒气,可又不得不认命的悲催。

    他勾了勾唇,眼里划过兴味,而后又坐了下来,神色不明的看着自己的左掌掌心,好似这里面有什么东西,令他也不得不放在心上的东西。

    这时,柳橙正躲在被窝里抹泪。

    凭什么不给她衣服穿?难道就因为她只是一只宠物,就没有穿衣服的权利吗?就算不能穿衣服,那也得有身毛吧?

    以前隔壁的金毛还有一身毛呢!哼!

    她这样老总是光溜溜的算个什么事?

    终于她的眼睛有些酸了,但就在即将入睡时,一丝若隐若现的清香飘入她的鼻息间,她吸了吸鼻子,顿时绷紧了身子。她立刻露出脑袋检查了一番,见狐容依旧坐在桌子旁看着自己的掌心,便松了一口气。

    真是怪了,离的这么远,她怎么会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或许是因为这床他睡过吧!她也没有多想,没有考虑到狐容身上的香气太淡,根本不可能在他触碰到的东西上留下明显的味道。

    她习惯性的将胳膊搭在脑袋上就要入睡。但是却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她不由的闻了闻自己的胳膊,又闻了闻另外一只胳膊,之后把可以闻到的地方都闻了闻。

    狐容听到声音,转头看了过去,见柳橙在被子里面拱来拱去,竟然这么久过去还没有睡着。

    他觉得,这实在是不像一个没有脑子的人该做的事情。

    他觉得,以她的愚蠢应该早向周公要鸡腿去了才对。

    柳橙依然在被窝里,这里闻那里闻,忙的“不亦乐乎”。

    突然,一股不轻不重的脚力准确无误的落到她的屁.股上,直接令她趴下了身,并伴随着惊呼声从被子里闷闷的传出。“哎呦喂!”

    “谁?谁?谁?”柳橙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是哪个不怕死的?”她在自己家里向来霸王惯了,一时以为自己还在以前的被窝里。

    她翻过身,将被子一掀,怒呼呼的就要嚷嚷,一看狐容正似笑非笑向她挑了挑眉。

    “主,主人。”她立刻密密实实的遮住自己,只留下一双灵动的眼前在外头。“猪人,猪人有何事?”

    哼!以后天天骂你。

    “不想睡?不想睡就下来。”看不出来他究竟有没有听出什么。

    “哦哦,我睡,我睡。”她立刻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他为何非得要她睡觉,也懒得去想缘由。

    狐容看到她可爱的不得了的模样,突然低下头靠近她的耳际,恶作剧般吹了吹,温热的气息吓的她惊叫了一声,立刻深深的将脑袋埋进被窝。

    他轻轻一笑,转身回到桌子旁坐下。

    这时的柳橙虽然一动不动,但脑子却清醒着。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她确定这似有似无的清香是从她自己的身上发出的,而且她发现自己身上干净的不得了,明显是被清理过,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之处。

    难道是狐容刚才弄碎她的衣服时,顺便帮她清理了一下身子?让她起来就为了不让她肮里肮脏的睡觉?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只想说三个字。

    管太宽!

    迷迷糊糊中,她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四合院的大门口,一漂亮非凡的女娃自门侧伸出小小的脑袋,正是昨日在城外时,狐容与柳橙所遇到的怪异女娃。

    她一直跟着狐容,直到确定他从此处留宿后,才离开了一阵。

    很奇怪,明明她昨天伤的不轻,但这次回来,却又与健康的人无异。小脸粉扑扑的,明显身体很好。

    她打量了这院子一番,咧嘴笑了起来,看到的人若是不细看,定是会被这女娃的笑颜给惊到,真是好一枚可人儿,长大后铁定是个倾国倾城的范儿。但是若细看,便可发现她的笑容与她这副相貌究竟有多么的不搭,不搭到诡异的地步。

    她很意外,没想到这里竟然是孟青絮的家,当初的昍城第一富婆落魄到了这种地步。

    她想到自己与孟青絮的关系,便大摇大摆的走进院子。

    她的目光落到其中一扇门上,她记得昨晚孟青絮便是将那白衣美男安排住在那房间里。

    她找到厨房,随便装了些食物来到狐容所在的房门前,抬手敲门,但她的小手还未碰到房门,她小巧的身子便被弹了出去,狠狠的被甩到了对面的墙上。

    她一口鲜血吐出,几乎摔出内伤。

    她将嘴角的鲜血拭去,面露凶狠,似乎是不信这个邪,站起稳了稳身子,再次往那边走去,不过这次她离远了些。

    她甜甜软软的开口。“大……”

    “碰!”她的身子再次被弹了出去,这次摔的更狠,直接头破血流,毫无再次爬起来的力气。

    房间内,柳橙依旧在沉睡,大概是被外面的声响吵到,微微嘟囔了一声,之后继续沉沉的发着微微的鼾声。

    狐容瞥了床那边一眼,而后执清吟笛虚空划了一下,以这个房间为中心,周围泛起一丝不太明显的光圈,最后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