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镜子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我竟然能说话了?”柳橙重复着上一句话,喜悦的左右跳动,由于她被狐容用绳子牵住了,所以扯的他的手也跟着左右晃动。

    她对狐容的问题闻若未闻,好似自己真的是一位多年未说过话的哑巴突然能说话一般。

    狐容的目光定在她刚才所站的原点,俊脸上略无表情,许是打算等她平静下来。

    好一阵子过后,她才累的气喘吁吁的蹲下了身。“呼……”她眨着圆溜溜的眼睛抬头看着狐容。“我们现在去哪里?”

    依旧似乎没有听到他刚才问过的问题。

    这时,狐容突然又笑了,明明是绝美明艳的笑容,却让柳橙感觉到一股森冷之意。她怔怔的眨了眨眼睛,抖了抖身体,不由的后退了好几步。

    他蹲下身,欲用清吟笛拨弄她的短脖子,她却突然又后退了几步,于是清吟笛落空。

    不过她终归是被他牵住了,现在已经后退到了极点,便只能紧张兮兮的看着他。“你……你做什么?”她有做错什么吗?

    狐容悠然的将绳子的另外一头在自己的手掌上转了几个圈,柳橙的小身子跟着不得不被他拖近到了自己跟前。

    于是她急了,不由的闭上了眼睛,大声道:“有话好好说呀啊喂!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呀?我明明是如此的乖,就连你要遛我,我都答应了。”

    狐容的清吟笛抵着她的脖颈,他的表情虽风淡云轻,手下的动作也没有什么大幅度,但使用的力道却不小,戳的她痛的直叫。“嗷嗷嗷……痛啊……痛……”偏偏身子被绳子拖住了,躲也躲不了。

    这货根本不是男人啊有木有?还真的对女人动手。

    她的圆眼睛立刻泪眼汪汪,她才发现这个家伙有实打实虐待宠物的习惯。逮到机会,她必须甩掉他,甩掉!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呀?”她委屈兮兮道。真的很想发怒,但知道不能,她对抗这货,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狐容不语,只是戳着他的脖子。所谓话不过三,尤其是他,他绝对不会把话说三遍。这一次,她激怒他了。

    若不是她有太大的用处,他怎么会留她活路。

    “我痛呀!”柳橙觉得自己快疯了。“你轻点,你轻点……”

    卧槽!这货不是男人!不是男人!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北边响起。“啊……”

    其叫声太过惨烈,震的柳橙浑身一颤,全身的毛发全数竖了起来,如一只大型刺猬一般。她觉得仿若有无数冰制的小刀子从她的身体各处划过,并直入她的心底,冰冷尖酸又刻骨铭心的疼。

    其感受彻底覆盖了狐容的清吟笛带给她的疼痛,令她完全忘记了狐容的可怕,只是凭感觉纵身一跃。

    一股清新温热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这才让她感觉舒服了些。她嗯呜了一声,又往里钻了些。

    狐容的清吟笛戳空,他微眯了下眼睛,并不急着追究惨叫声的来源。他的一双眸光依旧落在柳橙的身上,此时的她就是一头名副其实的受了惊的小宠物,瑟瑟发抖着。

    而她若依赖的人,就是他!

    这一次,他不由的有些疑惑。他不是感觉不到她对他的排斥与防备,可同时她却又三番两次下意识的把他这个可怕到,连他自己都不能否认的人当成港湾。

    这一点,倒是令他稀奇。

    不过再稀奇再意外,也改变不了他厌恶别人将他当成依赖的感受这件事。所以下一刻,他浑身的气息微微一下流转,柳橙便被他的气息推了出去。

    “扑咚!”柳橙摔了个狗啃泥。

    她从惊恐中回神,随即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于是心中一阵暗骂:小气鬼!不是男人!

    她灰溜溜的爬起身的同时,狐容也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他看了刚才发出惨叫声的方向一眼,便牵着依旧耸拉着脑袋的柳橙往那个方向走去。

    一开始她并没有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直到后来她闻到一股远处飘来的微微的血腥味后,才想到他们现在所去的方向。

    顿时,她慌了,再次抗拒前行。“你要去哪里?我不去,我不去……”直觉告诉她,若是再往前走,定是会再看到一具有脸没脑的可怕尸体。

    狐容的脚步只是微顿了下,便又继续前行,不管她怎么挣扎抗拒,他都依旧悠然的往前走。

    柳橙的小身子被拖着前行,所过之处,带出一道道一层层的灰尘。飘起的灰尘奇厚,证明了她挣扎的究竟有多激烈。

    “我不去,我不去,啊啊啊……我不去……”她毛发底下本来微红的皮肤越来越白。就在她的眼泪几近涌出时,她的小身子划过一面硬物,她下意识的垂头看去。

    那面硬物在阳光的反射下发出刺眼的光芒,那缕光芒是破碎的,各处的强度也不一致。明明是如此闪耀刺眼的光芒,却因为那份支离破碎而显得异常诡异,让她发自内心的感到一股阴寒之气。

    她愣愣的任由狐容继续拖着她前行,脑中只有刚才所看到的那一幕。

    那是……镜子?

    而镜子里的她……

    “啊啊啊啊……”她突然惨叫了起来。“我竟然没毛,我怎么可以没毛?我怎么可以这么丑?”去特么的诡异与阴冷,现在她最在乎的是她从镜子中看到的自己。

    没毛的狗真丑!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依旧是把她惊的不轻,若是认真去看她自己的全身,那还不会把她给吓死?

    这一次,狐容终于停下的脚步,侧头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眸底闪过笑意。

    感受到他的目光,柳橙赶紧背过身去。无限的自卑感从她的全身蔓延,这比之前穿“比基尼”时被他直视的感觉还要糟糕。

    如今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狐容只是略有趣的看着她落寞自卑的背影。她总是如此,每一个动作都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其实倒是挺可爱。

    尤其是在她丑的这么惨绝人寰的时候。

    柳橙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的直视,于是只摇了摇尾巴,尽量把自己的身子挡了起来,她闷闷道:“有没有一面完整的镜子?或者说,能不能变出一面镜子?”

    狐容不语,迈步继续往前走。

    就在她刚感觉到绳子的拉力时,她立刻快速道:“不给我镜子行,那让我去刚才路过的那面破镜子处照下总可以吧?”

    狐容再次停下脚步,侧头问她:“路过的破镜子?”

    “对啊!就在刚才的路上。”柳橙尽全力企图扭过脑袋,却依旧无法彻底转头,只得挫败道:“你自己往那边看,现在应该还能看到闪闪发光。”

    没救了,又丑又胖,这原形真有够挫的。

    狐容闻言转身朝远处望去,果然看到一处闪闪发光的异物,看样子确实像是一面破镜子。

    他眸色微微一动。没有做多少停顿,直接牵着柳橙往回走,直奔向那面破镜子。

    “诶?”挫败自卑的柳橙一惊,这一次他咋这么好说话?当真是让她感受到了受宠若惊的滋味。

    她的心情这下才好了些,第一次被他牵着走,却屁颠屁颠的,超级积极。只是心底依旧沉重不已,有种丑媳妇要见公婆的感觉,只是这丑媳妇是她,公婆也是她。

    终于,她再次站在了那面镜子面前。她依旧忽视掉了它散发出的阴冷感,只是想着要照镜子,不照镜子,她就永远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丑。

    就在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正缓缓移向镜子时,一只纤白的手插入她的视线,不慌不忙的捡起了那面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