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琉璃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手艺不错!”狐容悠然道。而后又从上到下审视了她一番,眸中虽有亮光,却没有任何被诱.惑住的神采,眸色非常清澈。

    柳橙在他的目光下终于有些不自在了,她蹙了蹙眉,别过脸不去看他。

    他见她如此,只是置之轻轻一笑,而后站起了身。“走吧!”他的脸色几乎不再苍白,看来灵力恢复的很好。

    柳橙撇了撇嘴,知道自己抗拒不了,只得不太甘愿的应了声。“哦!”

    狐容先行迈出了脚步,柳橙慢悠悠的跟着他,心中真希望他能走着走着忘记她的存在。

    如此,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不知他是完全不用担心她会逃离自己的手掌心,还是压根就不在意她会逃。

    突然,柳橙眸光一动,迅速转过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速度竟然快的如一阵风。她这身花枝所制的衣裳与这片花海融合的很好,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犹如本该生活在这花谷的精灵一般穿梭在其中。

    她觉得无论狐容在想什么,会怎样对待她这个宠物,她都得抓紧时间跑。会把她拉入畜牲道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而且做人宠物,太没尊严了,她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

    就算以这样微渺的力量逃跑不见得有用,她也想努力试试。

    说不定他真的没有注意到她?对不?

    正在行走的狐容不徐不乱的顿住脚步,而后慢悠悠的转过身。他看着已经跑远了并依旧在狂奔的她,似笑非笑。

    他执起清吟笛,对着柳橙的背影往里一勾,正在狂奔的她立刻迅速后移。

    感觉到周围的花朵不断向前移动时,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急了。

    “救命啊!杀人啊!”柳橙杀猪般的声音在谷内回荡,回声久久不绝。“救命啊!救命啊!杀人啊……”

    直到背部感觉到一丝说靠近了又完全没有贴近的温热,她立刻焉了。

    “小宠物!”狐容转过她的身体,执清吟笛勾起她的下巴。“可别再闹了,嗯?”明明语带笑意,可这微微上扬的语调还是让她的身体微微颤了下。

    她想,他真的将“不寒而栗”发挥的淋漓尽致,甚至是以暖男的气质来散发冷气。

    真是彻头彻尾的表里不一。

    她擦了下头上的汗水,看着他咬牙切齿。“宠物就宠物,我跟你走就是,可你把我的屎太稀弄没了做什么?”她还是耿耿于怀。

    狐容拿下了放在她下巴下的清吟笛,眸光扫过她渗着薄汗,又累的不断起伏而显得更加性.感的胸前。“我这就去带你寻找转世后的它。”

    “什么?”柳橙先是愣了,而后怀疑的看着他。“你有这么好心?”

    狐容不语,只是眸色突然微动,而后转身负手而立,他抬头看着远方,眸光深远。

    柳橙莫名其妙的随着他的目光朝远方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到,便又收回了目光。“我们……”她话刚出口,就被突然出现的声音给打断了。

    “将我的儿子还给我!”是颇为浑厚,且气势非常足的女声。只是语中的怒气非常胜。

    柳橙抬眉望去,顿时惊的不轻。“卧槽,这么漂亮!”

    只见眼前站着一位冰美人,明眸皓齿,弯眉如画。看那风韵十足且偏老练的气质以及她刚才说的话,便可判断其年龄应该是不小。只是偏偏她肌肤凝白细腻,比少女的肌肤还要嫩,一双莹白修长的小手握着柳橙不明其名的武器。美丽极了的她,可以说是老少难辨。

    她一身雪白衣裳,领口与衣袖都用同样雪白的绒毛滚着边。柳橙觉得,那绒毛摸起来应该与屎太稀身上的毛发手感差不多。

    眼前女子听到柳橙的话,眉宇间的怒气明显小了些。她依旧蹙眉,看了看柳橙,许是知道这丫头不是个可以管事的,便继续紧盯着狐容。

    “快说,我儿子在哪里?”女子从上至下,审视了狐容一番,敢情也因为他的这身俊俏到过分的皮囊撼动了心灵。

    狐容长的就是如此祸国殃民,谁见了都能震撼。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双眸深黑,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而后倏尔微微一笑,眸露一丝似真非真的疑惑。“您的儿子是?”

    他又怎么会看不出眼前人的身份?只是他“不可以”看出。

    柳橙无趣的撇了下嘴,心觉这肯定是狐容惹了什么祸。

    女子不耐了。“少跟我废话,我乃雪山云狼雪琉璃,快告诉我,我的儿子雪卿在哪里?从人间至鬼界,我早已打听过,我儿子就在你们手里。”

    “雪琉璃?”狐容眸色微动,而后清和道:“原来是上古雪山云狼,雪琉璃。”上一代雪山云狼还在世本就让他很意外,没想到她还真是上古活过来的。

    雪琉璃高傲的眯起眼睛。“我的儿子呢?”

    雪山云狼?柳橙睁大了眼睛,莫非这女人所说的儿子是屎太稀?

    原来屎太稀的原名叫雪卿?倒是个不错的名字,只是有些女气。

    但是,她不禁问道:“不是说雪山云狼一旦孵化出后代,上一代就会死吗?”

    对于她的说法,令雪琉璃很不悦。“死什么死?没生出女儿,我怎么会甘愿死?”究竟为什么可以不死,只有雪琉璃自己清楚。

    “快说我的儿子在哪里!”雪琉璃握紧手里的雪白棒子,眸中杀意凛冽。“虽说我只是一神兽,但对付你们这种后生小辈还是绰绰有余。”

    这时,柳橙的眼里划过狡黠之光,随即立刻迈步欲跑向雪琉璃。却不想,狐容不着痕迹的握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的行动。

    她蹙眉,不悦道:“你握住我的手腕做什么?你不是讨厌我靠近你吗?”黄泉路时,他几番抗拒她依赖性的肢体接触,她可记得清清楚楚。

    狐容侧头垂眸看了看他握住她手腕的地方,眸色没有什么异常。而后,他收回目光并放开了她。

    他看向雪琉璃。“你的儿子之前被我的小宠物捡了,本确实与我们在一起,却不想就在我们从轮回道玩耍时,它失足掉了下去。”

    “什么?”雪琉璃一惊。“我的儿子转世了?”

    柳橙哼了一声,撒谎就他最在行!但她可不打算配合他。

    “你胡说,我和屎太稀本来在永溟城玩的好好的,是你将我们引到了轮回道,然后把我们拉了下去。结果他转世了,我们两个落到了这个花谷。”

    言罢,她期待满满的看着雪琉璃。她和屎太稀是一伙的,那就是与雪琉璃是一伙的,如今逮到这个机会,她怎么可以会放弃?

    闻言,狐容墨色绝美的眼眸中划过笑意,他看了看她一脸认真的模样,没有言语。

    雪琉璃眸中又燃起怒火,她看着柳橙。“你这丫头真是该死,连我都敢骗。”

    言罢她手中的棒子横空一挥,无数条亮白的绳子在空中交错出了一张网,紧接着将柳橙给束缚了起来。

    “这……这……”柳橙被吓的不轻,她一边挣扎,一边控诉。“你干嘛绑我,明明撒谎的是他。”

    这女人一定是更年期了,上古神兽却分不清善恶。

    雪琉璃嘲讽一笑。“你这小子看起来倒是能耐不小,却养了只如此拙劣的宠物。要不,你就将她送于我入食得了,半妖可是不错的补品。就当是你把我儿子弄丢的补偿。”

    卧槽!

    柳橙闻言身子一颤,脸色立刻白了。“我不好吃。”

    逻辑呢?这雪琉璃脑袋中的逻辑呢?

    狐容抱胸,用手中清吟笛托了托腮部,他风淡云轻的俊脸上若有所思。“这样也好,极元半妖就该让强者食用。”

    “极元半妖?”雪琉璃眸色微亮。“不错,是美容的良药。不过……”她语态又是一冷。“不过你必须将我的儿子找回来,否则我将你也吃了。”

    好在雪山云狼不同于其他的动物,就算转世了关系也不大。不过纵使如此,换成别人的话,她定是会全杀,不过偏偏狐容是难得的美人儿,所以她只舍得杀柳橙一个。

    雪琉璃眯眼再次上下审视了狐容一番。

    “好!”狐容脸上虽依旧温润,但他眼底的寒意却是比雪琉璃所散发的还要冷。要比表里不一,善于隐藏,他绝对数第一。

    上古神兽又如何?

    “我……”柳橙快要急哭了。“他是骗你的,他真的是骗你的。”她使劲挣扎着,但那层网却越来越紧,勒的她几乎不能呼吸。

    “死到临头了,还不老实。”雪琉璃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抬手就要做什么。

    “等等!”柳橙立刻闭眼喊了声,这回,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雪琉璃眯眼放下自己的手。“等什么?舍不得你这美人主人?”

    柳橙睁眼,咬了咬牙,突然转头眨巴着泪眼看向狐容。“主人,救我,我以后一定会乖乖的,再也不闹了。”

    这绝壁是一个看颜说话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