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轮回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一路上,柳橙一直紧贴着狐容的身子,手下来回抚摸着怀里的屎太稀,始终都不敢再看路边的血红彼岸花一眼,实在是感觉又心虚又对不住人家。

    突然,又一声锁链声从她身边经过,她不由的缩了缩身子。一路上已经有无数次这种声音了,她一直不敢让狐容给她开那啥眼。天眼?反正她不懂,也不想要。

    狐容不着痕迹的扫了她一眼,将她唯唯诺诺的姿态收在眼底,他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

    “那个……”柳橙又想靠说话来赶走心里的恐惧,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总觉得身旁的狐容虽然就在她身边,却又有一种离的很远的感觉。

    “嗯!”狐容应了声,声音听起来依然随和。

    “那个……”柳橙想了想,问道:“你是狐王,是妖王,那为什么不和狐湘忆一样自称王呢?”因为没架子?或者是觉得那样是装.逼?

    狐容微微一笑,将不屑隐藏的很深。“不需要自称,是就行。”自称本王?幼稚!

    柳橙闻言对他竖了竖拇指,一脸佩服。“真的王,就是比那些野生的王要霸气的多。”狐湘忆就是野生的王。

    狐容依旧笑了笑,而后目光落在了前方,好似看到了什么,他收起了笑容,墨黑如玉的眸中划过一缕幽光,与之前他说服柳橙陪他逛鬼界时的眸色有些相似,说不出的诡异,又说不出的妖治。

    柳橙没有细看他的眸光,而是顺着他的眼神看向前方,只见就在不远处立着一条微拱的桥,由于距离偏远,看不出具体长宽。

    柳橙未来得及惊讶稀奇奈何桥竟然就在她眼前,就被桥下的血红一片给吸引去,就如彼岸花一般红,也一般长的几乎没有尽头。

    她睁大眼,怔怔道:“别告诉我,忘川之水也是血红的?为什么血红?”什么都是血红,很可怕好吗?她以后再也不想见血红色了。

    狐容的目光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清明,但没有与她说话。这丫头的话太多,实在是烦的很。

    随着离奈何桥越来越近,柳橙看到奈何桥头站着一个老人,看起来道骨仙风的,似乎不像是鬼。不过即便是如此,她也不禁有些戒备起来。

    她死盯着越离越近的老人,不由的往狐容身旁挤了挤。再近了些,他发现老人始终微垂着眼帘,神态似乎有些呆滞,仿若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靠近一般。

    此时,狐容的眸子又看着前方划过一缕幽光,依旧诡异,依旧妖治。而他眸光的所到处正是那边正在发孟婆汤的孟婆。孟婆本是奇怪鬼界竟有非往生者靠近,但在接触到狐容的眸光后,神态有些呆滞起来,仿若没有看到他们一般,继续派发着孟婆汤。

    狐容与柳橙正式踏上了奈何桥,柳橙感觉又激动又害怕,但总的来说还是挺兴奋,这些只有神话中才有的事物,她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狐容侧头看着她小脸通红的兴奋模样,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小姑娘。有的时候,他会想,他或许真的高估她了。

    “呵呵!”柳橙对狐容傻笑了一下,而后转头看向奈何桥下,随即愣住,通红的脸蛋瞬间白了。“好……好多……好多蛇!”她赶紧握住了狐容的胳膊,停了下来。

    不仅只有这些错综交杂的蛇爬满了忘川河。其实细一看,忘川水是血红中渗着的一些黄,有点像血液混了脑浆,比寻常的水似乎要浓的多,让她不由的觉得一阵恶心。“呕……”

    “嗯呜……”听到她干呕的声音,屎太稀似乎有些炸毛了,圆溜溜的眼睛瞪的更加圆了,甚至有些变形。

    狐容不着痕迹的又将她握住他胳膊的手给拂了下来。

    实在呕的累了,又呕不出东西,柳橙只得强压着喉咙似乎有东西随时喷涌而出的感觉。她哭丧着脸看着狐容。“忘川明明是那么美的名字,为什么事实上这么恐怖?”

    “美?”狐容清丽的笑。“忘川河里都是一些不肯喝孟婆汤而被投入的鬼魂,这些鬼魂在里面一呆就是一千年,其中怨气冲天,又怎么会美?”

    “什么?”柳橙低头望去,发现忘川河上隐约似乎有许多诡异的黑气源源不断的冒出,那就是怨气吗?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柳橙拉着狐容就往前走,这次她没有直接握他的人,而是牵着他的衣袖。

    走了几步,柳橙看到桥的尽头右边台子上有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一个水壶。桌子旁边站着一位蒙着面纱的妇人,她正一碗接着一碗从水壶中倒水给谁喝,而这水壶里的水,似乎永远都倒不尽。

    柳橙知道,这妇人就是孟婆,她大概是在给往生者喝孟婆汤。只是柳橙看不到这些往生者,也就是鬼。

    她想到一个问题,直至到现在,她只看到了两个“人”,也就是孟婆与刚才那个老人,而那些实打实的鬼,她完全看不到。是不是说明孟婆和那个老人根本就不是鬼?是神仙?

    当他们从孟婆身前路过,而孟婆却没有任何反应时,柳橙不由的疑惑了,她问狐容。“为什么我们能随意在鬼界走动?随意过……”

    此时狐容走到了左边一块白色大石头旁,这石头有柳橙那么高。他执着清吟笛在上面游走着,面容随和悠然,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

    柳橙也走了过去,问:“这是三生石吗?”说罢便伸手去摸,好似很稀奇的样子。“总算遇到不太可怕的传说之物了。”

    狐容看着她,眸色有些幽暗了起来,他意味不明的喊了声。“柳橙!”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语调似乎与平时说话有些不太一样。

    “嗯?”柳橙茫然的抬头看着他,就在他的眼中划过熟悉的幽光时,她的神色呆滞了一些,而后只是定定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屎太稀直起了脑袋,来回看了看他们,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看不懂索性就不看,它郁闷的“嗯呜”了一声,脑袋拉了下去,选择不去看他们“深情款款”的对视,免得心塞。

    一直看着柳橙眼睛的狐容突然微微眯起眼,倒是奇怪,她脑中竟然几乎是空的,什么都没有。这似乎不合常理。

    当他收回自己的目光时,柳橙回了神,目光变得清明起来。她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略郁闷道:“我怎么感觉我的眼睛有些酸呢?”

    “嗯呜……”屎太稀发出郁闷声,好似在说:你当然会眼酸,刚才看美男时,眼睛都直成了那样。没出息!

    “走吧!”狐容随和的扔下了两个字,继续往前走。

    柳橙揉了揉眼睛,赶紧跟上了他。

    再往前走了一会儿,他们到了冥府前。

    柳橙歪头看着上头的字,疑惑道:“那上面写的什么?是冥府么?可是不对啊!那上面似乎是三个字。”

    狐容看向她。“这是冥文,阎罗殿。”冥府不过是俗称。虽说阳间没什么人认识冥文,但阎罗殿三个字却算的上是常识,尤其是在非人间。

    柳橙不认识这三个字,实属是让他很意外。

    “原来是这样啊!”柳橙跟着他一道往里走。冥府的气氛与黄泉路上完全不一样,里面就真如炼狱一般,周围都是火红一片,许多绑着锁链的台子与柱子,整个明府构造比较复杂,一路走过去都不一样。由于柳橙看不见鬼,就只觉四面八方都是可怕的锁链声、哭声、嚎叫声……

    柳橙立刻抓紧狐容的衣袖,害怕的几乎想要掉头就跑。她问:“为什么我们能自由的在鬼界走动?鬼界就这么没有规矩吗?”

    狐容勾唇道:“出去了再告诉你。”前提是回了阳间她还听的到的话。

    柳橙抬头看着狐容绝色的脸,不由的产生了别样的感觉,她总觉得他并不像她所看到的那样。她似乎有一种他高深莫测到极点的直觉。

    狐容感觉到她的目光,他眸光一动,侧头微垂着脑袋回了她一记微笑。

    柳橙扯了扯嘴角,转过头小心翼翼的继续与他一道往前走。她不知道鬼王与各种鬼差在不在,因为她看不到。

    事实上,鬼界除了刚才她看到的那两位,其他者全是鬼魂,包括鬼王。若是没有狐容帮忙在她的眼上施法,她不可能看到,除非对方像永溟城的鬼一般幻化成了“人”。

    冥府很大很长,好一阵子过后他们才来到了冥府的最后头,也就是六道轮回前。

    “一、二、三、四、五、六,刚好六道,这大概就是六道轮回吧?”柳橙好奇的来回看了看那些深不见底的幻光旋涡,连没有恐高症的她看了,都不由的心脏悬了起来。“好可怕的样子。”她赶紧贴近了狐容,生怕自己意外掉下去。

    其实看不见周围的鬼也好,这样就如入了无人之地,倒也自在。

    狐容看着她,绝美的脸上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奇美,却也似乎奇恶,含着一丝得逞般。

    柳橙吞了吞口水,睁大眼睛,问道:“这分别是六道中哪……”突然,温热的手掌握住了她的胳膊,拖着她往其中一道口跳了下去。

    “啊……”柳橙的惊叫声隐没在轮回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