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血红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他们的胸膛紧贴在了一起。

    “嗯呜……”正在柳橙怀里睡觉的屎太稀被挤醒了。

    “诶?你做什么?”柳橙暼了暼被他握住的胳膊,又扫了眼紧贴住自己的那副完美硬朗的男.性胸膛,专属男.性的温热气息扑入她的鼻息中,隐隐中似乎有一缕似有似无的清香,令她不由的有些心神荡漾且恍惚。她抬头疑惑的看着他,脸色有些发红,如最新鲜的苹果一般。

    她蹙眉,若不是因为他救了她一命,而且她打不过他,否则她绝壁会顶废他的命根,这分明就是调戏有木有?

    屎太稀回过神之后,立即炸毛了。它从柳橙怀里跳了下来,对着他们叫。“汪汪……汪汪……”

    狐容微微垂头,他凝视着她的眼睛,漾起一丝诡异又妩媚的笑容,全然不似平时的清俊干净。“作为朋友,你应该陪我逛鬼界,对么?”语调婉转且缓慢,如魔咒般砸入柳橙的脑中。

    柳橙只觉脑袋莫名一阵发热,不由的心神恍惚,神态有些呆滞起来。“是的,为了朋友我愿意两肋插刀,逛鬼界算什么?”

    “嗯!不要反悔,否则我会生气。”他的双眸如两汪深邃的旋涡,其中似乎闪着诡异的光芒,令他这张绝色的脸看起来多了一缕妖治感。

    柳橙咧嘴一笑。“不会反悔,反悔是小狗。”

    “嗯!那走吧!”狐容满意的放开了她,转身率先往前走,留给她一个背影。

    柳橙的脑袋瞬间如被冷风吹过,她的神色变得清明起来。她竟然答应他了?答应逛这可怕的鬼界了?

    “我……”她为难的看着狐容的背影,迟迟没有迈出步伐。她觉得自己刚才是脑袋抽了,才会答应的那么干脆。

    好想反悔有木有?

    感觉到她没有跟上的狐容转过身,静静的看着她。“你反悔了?”他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

    “我……”难得看到他是这样的表情,柳橙不由的身子一直,以为他是生气了,便立刻摇头。“没有没有。”她赶紧强制抱起还在闹别扭的屎太稀上前,并伸出颤抖的小手握住他的手腕,并紧贴着他的身子,好似这样就能感觉安全些。

    要知道,她不仅是不想惹这来之不易的朋友生气。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妖王,若她反悔,被他误以为她耍他,不给她好果子吃怎么办?

    “嗯呜……”屎太稀看到她握住他的胳膊,发出不满的声音。

    “走吧!”柳橙不理它,抬头鼓起勇气对狐容道:“我……我没有……反……反悔。”泪……她造的什么孽?

    狐容没有急着迈出步伐,而是垂眸看着自己被她视为依靠而被握住的胳膊,他伸出清吟笛轻轻的欲将她的小手给拂开。

    就在柳橙正惊讶他为什么这么做,而还没有决定松手时,她的手莫名的一软,瞬间放开了他的手腕。

    “这……”柳橙看着自己空空的小手,感觉莫名其妙。

    狐容轻轻一笑。“我只是不习惯,走吧!”言罢转过身,脸上的笑容并瞬间消失。被一个女子那般依赖着,他只觉得怪异,觉得恶心。

    “哦!”柳橙无奈,只得更加抱紧了怀里的屎太稀,缓慢而沉重的跟着他的步伐。她心中不禁嘟囔:妖王就是不一样,竟然想逛到处是鬼的地方。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好似听到锁链声从她身旁飘过,吓的她不禁赶紧上前尽量紧贴着狐容的身子。

    狐容侧头看了看她,不着痕迹的往一边移了些,但是她又靠了过来。几次后,他的眼里划过一缕冷光之后,索性便就随她去了。

    “这不是黄泉路么?为什么不是黑的?”柳橙决定靠说话的方式来驱赶心头的恐惧。

    “这里不过只是沾了永溟城的光,前面便暗了。”

    “那鬼王为什么建立永溟城?有什么作用么?”

    狐容倏尔一笑。“三界当中,不管是谁都会有欲.望,而鬼王的欲.望就是重见天日,于是便有了永溟城的存在。”

    他的笑中隐约有一丝轻蔑。

    永溟城位于鬼门关前,因为此处离人界最近,可以勉强采集一些漏光与人气。然后以之为引,以幻术与忘川之水为基底,便造就了祈久不散的永溟城。

    柳橙想了想,其实也能理解鬼王的感受,不管是谁,肯定都无法忍受永远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吧?

    突然,她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若这是鬼界,那秋汐母子为什么能来?他们不是区区凡人么?

    难道他们其实是鬼?

    思此,她不由的一阵后怕,更加往狐容的身边靠了些。莫非那些日子她都是和鬼住在一起?那他杀她的理由又是什么?

    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为何杀她,因为不想去想。但现在恐慌极了的她不由的什么都想了。

    狐容侧头看了她一眼,眸中闪过一缕幽光,毫无一丝温度。

    “那……”柳橙正欲再问什么,但周围突然变暗,并毫无声响的飘起了一阵一阵的阴风,环境也特为阴森,周围几乎是血红一片,隐约中似乎有一声接着一声的凄厉哭声。

    “啊……”柳橙吓的立刻叫了起来,并迅速搂住了狐容的腰,将脸紧紧埋在他的怀里,委屈的快哭了。“我怕……”由于手里还抱着屎太稀,所以只能单手搂住他的腰。

    “嗯呜……”屎太稀发出一声不满的抗议,但还是体贴的用脑袋蹭着她的身体,并不时的舔着她,似是在安抚她。

    狐容抿了下嘴,而后笑了起来。“怕什么?不是有我么?”但笑意却不达眼底,若柳橙注意到的话,可以发现他的笑容虽绝美,却比这黄泉路还要冷的多。

    也只有她会一次又一次恶心他。

    事实上,柳橙已经感觉到更冷,但她理所当然的以为是黄泉路的冷,所以反而将狐容抱的更紧了。

    “走吧!”狐容拿出清吟笛轻轻划过她的小手,她整条胳膊不得不软软的放开了他,她扁了扁嘴,只得强忍着恐惧继续跟着他。

    她决定了,离开鬼界后就不要他这个朋友了,真是太过分了!作为朋友,就算他有怪癖,就不能看在她陪他逛鬼界的份上容忍她些?

    “咦?”柳橙突然顿住脚步,看了看左右两侧,顿时才明白为什么觉得周围血红一片,原来路边开满了血红的花,远远的看过去,似乎没有尽头。

    她怔怔的走过去,蹲下身凝视着眼前的血红花朵。“这就是传说的彼岸花?曼珠沙华?”这花长的虽艳丽,却感觉诡异的很。

    狐容眸色一动,他停下脚步,转而看向好奇兮兮的欣赏着彼岸花的柳橙。“你认识彼岸花?”

    柳橙摇了摇头。“我不认识啊!只是听说黄泉路上有彼岸花而已。”

    狐容静静的看着她,似是想从她脸上找到撒谎的痕迹,最后也不知找没找到,他扔下两个字。“走吧!”言罢迈步继续沿着黄泉路往前走。

    “哦!”柳橙抱着屎太稀追上他。“这彼岸花我可以摘一些去人界吗?”

    “喜欢的话就随意。”

    “好!”柳橙欢快的跳到路边毫不犹豫的折下一朵花,然后跑回了狐容身边,她开心的看着手里的血红彼岸花,借以驱赶心头的恐惧。

    突然,她感觉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沿着她的手掌低落到地上,在寂静诡异的黄泉路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她疑惑的低头看去,登时又停下了脚步。

    她睁大眼睛看着由自己手里滴落的血液,而后立刻扔下手里的彼岸花,惨白着一张小脸看向自己沾满鲜血的手掌。“我……我手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血?”

    狐容转身看向她,明亮的笑道:“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它们自然是会成精,你既已知彼岸花的存在,难道不知道这些?”

    “你是说这血是刚才那朵花流下的?”柳橙觉得自己都快崩溃了。“我杀了一个花精?”

    “嗯!我以为你知道了。”狐容依旧是一脸自然,看不出其是在撒谎。

    “我……”柳橙终于哭了起来,她蹲下身。“呜呜……我要离开这里,我不要跟你去冥府,我反悔了。”他实在是太过分了,就因为他一句“他以为”,她就杀了一条命。

    “嗯呜……”屎太稀又开始舔她,并时不时的用那对黑溜溜的眼睛瞪狐容,若不是打不过他,它定是会上去好生咬他。

    “你耍我?”狐容淡淡道。

    “耍了就耍了,反正我不去了,我受够了。”她再也不要和他做朋友了,虽说他看起来不坏,但是却从来不顾她的感受。

    这种朋友要了也是心塞。

    “那你在这儿等我,我自己去。”狐容又转过身迈步往前走。

    但是,他才离开不到十米,柳橙就受不住了,只得哭着往他奔去。“等等我,呜呜……不要扔我一个人在这里。”

    背对着她的狐容勾唇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