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相遇

柔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养“宠”为患最新章节!

    听狐湘忆的意思,要他命是志在必得的事情。

    那她是不是应该想办法提醒他躲避狐湘忆布的陷阱,并让他带她走?

    作为全妖界的头儿,对付狐湘忆并救她应该是小意思吧?

    但是……

    “切!”柳橙突然一噘嘴,就怕狐容是一个比狐湘忆还坏的狐狸,那么厉害,她肯定更难逃脱。

    所以,她眼睛一亮,最好是狐容能够将乌山搅的一团糟,她就可以趁乱离开了。

    而结果确实如她想的一般,乌山也算是腾出不少让她逃脱的机会。

    整个乌山的黑狐,大部分都随狐湘忆去了乌山最高点的天云坛,小部分随幕虚长老去了山下与狐容交谈。

    最后只有寥寥几个黑狐遍布在乌山各处照旧的岗位上。

    柳橙四处逛了逛,心下确定狐容这个角色可比狐湘忆要厉害很多倍,否则不至于到了人家的地盘,却还要人家如此大费周折的对付他。

    照现在的情况,她只要摆脱身后的两个小狐妖,应该便能逃脱下山。

    于是她回到房间,将房门关了起来,并打着哈欠,故意嘟囔道:“我睡觉了。”

    想来这两只小狐妖的修为也不会太高,而且比她还要单纯的多,想要躲开她们倒也简单。最得力的条件是外面没有什么黑狐卫。

    就在柳橙耐心的在床上躺了半个时辰后,小狐妖轻声打开门看了看,见她真的在睡觉,便又把门关了起来。

    之后柳橙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门上两位小狐妖的影子,可以看出,她们不仅放松了警惕,而且似乎倚在门边睡了过去。

    她无声的咧嘴一笑,原来没有了黑狐卫,她们也会偷懒。

    她再躺了一会儿,确定她们睡熟了以后,便蹑手蹑脚的往她故意不关起来的窗户处走去。

    许是太过激动,她竟很不争气的撞到了凳子。她眼睛一睁,赶紧按住了即将倒地的凳子。

    凳子虽然被按住了,但还是发出了一些微微的声响。她立刻朝门上看去,见她们没有动,便就松了一口气。

    但她松气发出的声音太大,她立刻又捂住了自己嘴,无声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之后她再看了看门上,不禁又要开始松气,好在她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

    小心翼翼的,她终于从窗户爬了出去,并沿着墙壁离去。

    一会儿过来,她娇小的身子又回到了房间。

    她极其小心的将梳妆台上的首饰用布包了起来,并放入自己怀中。

    妈蛋,不带些东西出去换钱,她非得要饭不可。这年头到处都是坏人,靠人不如靠己,虽然她现在是在偷。

    乌山的狐妖们,除了大部分随狐湘忆去了天云坛之外,其他都聚集在半山腰。他们之所以迟迟不下山,无非是为了给狐湘忆充足的时间布阵。

    毕竟都到了他们的地盘,狐容不等也得等,谅他也不敢轻易上山。

    但事实上,狐容确实不会上山,但缘由却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天大地大,还真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山脚下,此刻正站着四个人。

    为首的正是狐容,他身姿挺拔高挑,永远都是一袭白衣,及腰长发用两只宽的白色长发带微微绑住了一部分,其他自然倾下的发丝随着白衣微微飘动。

    他面容清俊非凡,肌肤细腻无暇,五官是最完美的画琢,怕是跨越三界也很难找到比他还要绝色的男子。

    他明明是狐王,是妖王,看起来却如天神,如谪仙,身上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妖气。

    他单手负在后头,正垂眸玩弄着手中的清吟笛,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长长的睫毛掩盖了他眼底的情绪。

    他身后的冰雪少女道:“师父,他们竟然对您这般无理,您为何……”此女名唤雪颜。

    她不解,明明是这般小事,他派人来找人便是,为何非得自己出动?

    自从昨晚从乌山逃回梦丘的霞玉告诉他,那丫头竟还活着在这里的事情后,他就有些不正常,完全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她自知那丫头对他来说,除了使用其血来巩固他手掌的封印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用处与情绪。

    “是啊!王,何不干脆将这乌山给毁了,让他们连窝都没有。”这次说话的正是昨天被抓到乌山而后逃走的女孩,名唤霞玉。也就是她将柳橙的事情告知于他。

    雪颜旁边的素衣男子寂璇依旧也不言语,他自是知道狐容为何迟迟不动手毁了这乌山,只因为毁了太可惜。

    此时正在兴奋逃窜的柳橙已经到了半山腰的左侧,她不禁兴奋的快要叫出来,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进展的如此顺利。

    真是说多刺激就有多刺激!

    “嗷嗷嗷……”由于她跑的太快,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竟是一悬崖,好在她反应快,及时止住了脚步。

    她立刻瘫坐在地,抚着心脏狂吞唾液。

    好险!

    差点成落地碎西瓜了!

    好一会儿过来,她才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心道这次一定得小心一点。

    她四处看了看,见悬崖旁边有一条很陡的路。他记得狐湘忆带她上山是用飞的,想来他们这些妖是很少会走寻常路的。

    像今天这种情况就更是不用说了,于是她放心的快步沿着陡路狂奔。心急的她又忘记了刚才的危险。

    “嗷嗷嗷……停不下来了啊!”陡路哪经得起她这样奔跑,现在自是无法刹住自己的脚步,如脱了线的风筝一般。

    最后的结果就是她沿着陡路滚了下去。

    聚在半山腰另外一头以幕虚长老为首的黑狐妖们,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便一起往山下飞去,直至落在狐容面前不远处。

    垂眸玩弄着手中清吟笛的狐容依然不动声色,看起来有一些贪玩的翩翩少年的味道。

    雪颜与霞玉立刻戒备的挡在狐容跟前,随时准备动手。唯独寂璇依然不动,狐容的能耐,哪是需要他人保护的。

    幕虚长老外形大约五十来岁,他冷冷的对狐容道:“梦丘白狐王竟会驾临我们乌山,当真是奇事,不知所为何事?”

    沉默了半响,狐容终于抬眉看向眼前的黑狐们,如黑宝石般闪耀的眼睛展现在众人面前,明明里头有些笑意,却莫名让看者生了一丝寒意。

    他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唇,唇形轻启,清冽却又不失磁性的声音淡淡的飘出。“不过是丢了件东西,被你们乌山捡了去,现在来要回罢了。”

    “哦?”幕虚长老毫无诚意的笑道:“老身我还真不知道您丢的是什么东西,不如亲自上山来找如何?”

    “肯定是有陷阱。”霞玉立即冷声道:“只管把她交出来即可,否则我们王定会毁了你们乌山,看你们到时候还能找到多好的地势定居。”

    “莫不是害怕了?”幕虚长老面露鄙夷。

    “好!”狐容倒是不以为意。

    “师父!”雪颜蹙眉,她知道他厉害,可是也不该这般大意。

    “那各位随我上来,请!”幕虚长老让开一条道。

    就在狐容迈出脚步时,惊天动地的惊叫声响起。“啊……妈呀……救命啊……”

    他顿住脚步,其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不就正是那被他扔掉的宠物。

    好巧不巧,柳橙滚下时的冲力太大,就在滚空时,她的身子直接向狐容的方向飞来,她眼睛一亮,求生的*令她想也不想,便展开手脚向他扑去。

    最后,她终于心满意足的没有落地。

    “好险!”她喃喃道。

    雪颜见柳橙正像一条八爪鱼般,两手搂着狐容的脖子,两脚缠着他的腰,顿时怒从中来。“大胆,你还不将师父放开!”

    柳橙闻言,立刻抬头看向被她抓住的人,只见他正神色淡淡的看着她,嘴角微勾,好似不介意,却又莫名让人由心的生出一股寒意。

    她摇了摇头。“长的是很好看,但让人看不懂情绪。”

    此时她一身灰尘,脸上尽是划痕,头发脏乱且插着许多杂草,整个人看起来与叫花子无异。

    她从狐容身上跳下,对在场的人干干一笑。“各位不好意思,我纯属路过,有缘再会。你们该干嘛就继续干嘛,昂?”

    言罢她不顾身体的疼痛,掉头就跑。

    傻子才不跑!

    刚才被她抓住的绝色白衣美男,不用想也知道就是狐容,若他也不是好人,那她被谁带走都倒霉。

    幕虚长老看着柳橙的背影皱眉,他问身后的黑狐卫。“她是谁?”

    黑狐卫想了想。“回长老,可能是王昨日带来的小宠物。”

    “哦?”幕虚长老思索了一番。“宠物而已,跑了即跑了,无碍!”现在还是把狐容引上山要紧。

    极元半妖是宝贝,狐湘忆自是不会将这么大的事情告诉他人。

    “白狐王,我们现在上去吧!”幕虚长老对狐容道。

    狐容不语,只是看着柳橙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一缕黑发在微风中沿着他的胸前轻轻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