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不好了

浅问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以下犯上最新章节!

    萨不解的看着楚越:“既然已经确定都是他搞的鬼,咱们何不立刻一剑结果了他?”

    “你当我不想?”楚越捏捏眼窝,脸上划过一抹急躁:“他的来历查出来了吗?”

    萨摇头:“这小子狡猾的很,曾经在月城那边流浪过,但是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楚,你在怀疑什么?”

    “现在还不好说。”楚越吩咐道:“二王子和陛下那里的守护要加强,除了雷森安排的明面上的人,最好再派一批死士。”

    “是。”萨抓抓头:“楚,如果他一直不动手,那咱们怎么办?”

    楚越摇头:“别急,他会出手的……司昊现在就是丧家之犬,他已经是孤掌难鸣,总会露出破绽的。”

    白天大家养伤的伤,补眠的补眠,晚饭过后一个个精神都挺好。

    蓝息趁机召了几个风城贵族安抚,楚越则加紧粗略的整顿了一下风城的城防,他带了几个心腹来,人手还是够用。

    夜已经深了,整栋府邸静悄悄的,在夜色的笼罩下,一个黑色的人影悄悄潜进了司宇的房间。

    司宇有半夜起来喝水的习惯。

    近身伺候的奴隶也不知道去哪了,司宇也懒得叫人,自己撑着身体下床,倒了一杯凉水草草喝了。

    躺回床上不久,他就感觉越来越热,身体深处仿佛有一只虫子苏醒了,顺着血管到处蠕动,痒痒的……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司昊以前为了折磨他就不止给他吃过一次助兴的药物,那么,现在又是谁?

    蓝息已经沐浴,正坐在桌前看书等楚越。

    就在这时,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因为是深夜,那人因为着急没有刻意放轻脚步,因此在这静谧的夜里就显得特别刺耳。

    蓝息眉头一拧,直觉出事了。

    沙猊推门而入:“陛下,殿下出事了,他,他……”

    “他怎么了?”

    “他中毒了,一直叫着陛下。”

    蓝息拔腿就走,边走边吩咐:“快去请祭司大人和楚玉过来,还有……把陈起也叫来……”

    沙猊:“已经叫人去请了,只是,国相大人不在屋内。”

    隔着厚重的木门,蓝息清楚的听见里面司宇压抑难耐的呻|吟。

    刚推开门,里面就响起了司宇的爆喝:“给我滚出去,出去,不许进来。”

    床上,司宇媚眼如丝,脸色呈不正常的红,长发披散。他咬紧嘴唇,衣襟全开,坦露着粉色的胸膛。下面不着一缕,一双手在胯|间忙碌着。

    蓝息的脚步钉在门口。

    “别看……”司宇想拉过被子盖住身子,却力不从心。那药太霸道,他的手一刻都不能停,身体却觉得远远不够,连骨头都开始痒起来。他看着蓝息,不知为什么这个时候却不敢发出邀请,“陛下,请你……把门……关上……”

    蓝息转身关上了门……

    萨和楚玉听到司宇中毒的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却被沙猊拦在门外。

    “你这是何意?”楚玉很是不解:“二王子不是中毒了吗,你不让我进去看我怎么解毒?”

    沙猊支支吾吾,不敢看楚玉:“小人,小人……陛,陛下已经进去了……”

    “陛下又不会解毒……”

    楚玉话还没说完,萨一把揪住了沙猊的领子:“殿下中了什么毒?”

    “好,好像是媚……药。”

    “什么?”

    “什么?”

    楚越和萨对视一眼,又齐齐看着紧闭的木门,仔细听还可以听见里面传来的暧昧声响。

    “操,出事了。”萨把沙猊丢进两名侍卫手里,“给我抓起来。”说完就跑了出去。

    楚玉还没从司宇中毒的震惊中回过神,见萨又叫人把沙猊抓了,更是一头雾水。不过这会儿他没空管沙猊,满脑子都是陛下和中毒的司宇共处一室,这,这……

    并且看样子,萨那蠢货必定是去找楚越了,等楚越来了,这还不得打起来?

    楚越这会儿也正忙。

    风城的城主谋反被国王陛下斩杀,连带着一干追随者也相继伏法,现在风城这么大一块肉摆在眼前,不心动的就是傻子。

    所以这些人前脚从蓝息那里出来,也不顾时间已经很晚,纷纷又找到了楚越,几个人拉扯着楚越去了一家酒楼。

    他们都知道蓝息和楚越天一亮就会带受伤的二王子去黑森林治病,一心要在天亮之前在楚越面前把心意表了。

    这些人中间有一个特别会来事儿,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知道楚越与蓝息的事。

    楚越看了看身边的少年,邪气的勾了勾唇。

    这少年跟楚玉差不多大,唇红齿白的,长相足有六分酷似蓝息,特别是那双蓝眸。

    只是蓝息的眼眸自有一股子常人无法匹及的威严和凌厉,而眼前这少年的蓝眸则是真正的蓝,跟平静的海水似的,看着还挺柔顺。

    楚越勾起他的下巴,趣味盎然的笑道:“像,确实像。”

    那少年战战兢兢的,几时见过这等人物,又有心给楚越留个好印象,不敢把心里的畏惧表现出来,喃喃的张嘴,低低地唤了一声将军。

    那楚楚可怜隐忍不发的表情,那因为极力压抑恐惧隐隐发抖的身子,还有那极力讨好的盈满泪意的双眼。

    楚越简直没办法把这样的表情按在蓝息的脸上,想都不敢想,如果蓝息这样去讨好一个人,哪怕那个人是他楚越他都不允许。

    他的蓝息就应该高高在上聛睨一切。

    楚越哗啦一声拔出剑。

    几个贵族见他拔剑,吓得面无人色,送人的那个贵族更是干脆直接跪了下去。

    楚越却懒得看他们,挥剑,只听“啊……”一声惨嚎,那名少年捂着血流不止的手臂,不敢置信的看着楚越,他跟前的地上贴着一块带着皮的血肉。

    “你长了这样一张脸,看谁敢再给你烙上那该死的烙印。”

    少年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楚越的意思,从此他脱了奴籍了,再也不是奴隶了,不禁高兴的对着楚越就要磕头。

    楚越用剑尖挑起少年的下巴,冷然道:“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再也不许出现在我面前。”

    楚越收拾了这几个贵族,刚出酒楼,就见萨一副如丧考妣地冲过来:“不好了,楚,陛下让你当王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