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入狱

浅问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以下犯上最新章节!

    祭司大人亲自过来看了二王子,跟楚玉说的大同小异,怕伤口感染,又不能不用药,没办法,司宇只能咬牙忍着。

    仆人们进进出出的,气氛很紧张,瑟斯只觉晦气。

    他对二王子没有怜悯之心,恨不能人家疼死才好。

    要说可怜,谁不可怜?

    秦氏一族被杀的只剩楚越兄弟两了不可怜?

    他瑟斯从小就混迹于风月场所,不可怜?

    蓝息先前发怒没让他起来,没有国王陛下的允许,他这会儿也不敢离开。

    楚越一觉睡醒出来他还在地上跪着呢,看见楚越他那小腰一下子就塌下去了。

    “将军,那混蛋死了,我什么都没问出来,陛下罚我跪着呢。”

    楚越也是一愣:“死了?”

    “他事先服了毒药,中毒身亡。可恨,他死的越是这么痛快,我就越肯定这城里还是不干净。”

    楚越也觉得这事儿棘手了,“你说的没错,也许我们想象的大鱼在别人手里不过是一枚小旗子,所以才弃的如此干脆。”

    “那我们怎么办?”

    楚越想了想,附在瑟斯耳朵边上轻声说了什么,瑟斯双眼唰的一亮。

    楚越离得太近,近到他都能闻到从对方皮肤上散发出来的阳刚的男人味儿。

    他一把抱住楚越的脖子,整个身子趁机贴进楚越怀里,委屈的撇撇嘴:“将军,人家跪了好久了,膝盖疼。”

    楚越干脆把他一把抱起来,就在这时,蓝息恰好出来,脚下一顿。

    楚越也没想想到蓝息会这个时候出来,脸上划过一抹慌乱,却没有立刻放开瑟斯,把人轻轻放到了椅子上,对蓝息道:“瑟斯昨晚也一夜没睡,如果没事了,不如让他回去休息。”

    没事?

    没事国王陛下能让他一直跪着?

    蓝息扫了瑟斯一眼,后者此时蔫耷耷的,确实满脸疲惫,娇弱的样子惹人怜爱。

    蓝息刚从司宇那里出来,本来心里就一直憋着一股气,楚越先不给他一个交代,开口就是替瑟斯求情,于是,这股气就争先恐后的想要爆发出来。

    “瑟斯办事不利,带下去。”

    楚越一愣,站到了瑟斯跟前,保护的姿态很明显:“带到哪里去?”

    蓝息瞳孔一缩:“二王子因为尔等疏忽身受重伤,他何时痊愈,就何时……”

    楚越一把抓住瑟斯的手腕:“此事是我的疏忽所致,既然陛下要为二王子殿下出气,当然应该由我这个负责人一力承担,请陛下不要怪罪旁人。”

    “将军……”瑟斯皱了皱眉头,很是不赞同蓝息的做法,却不敢开口辩解。

    蓝息知道在以瑟斯为首的部分追随者心中,楚越的分量实则比他这个国王还重,看向瑟斯的视线就不得不带了几分深意。

    他相信楚越,但是他是国王。

    “来人,把将军大人带下去。”

    将军楚越被国王下了大牢,这个消息很快就席卷了整个王城。

    楚玉第一个傻了,以为是因为他隐瞒司宇中毒的事让国王陛下恼了楚越,急得不行,想都没想就去找国王陛下解释,可惜蓝息根本就不见。

    第二批进宫的是靳禹和依夫,两人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一向英明神武的国王陛下到底是怎么了,现在内忧外患,怎么能够把楚越扔进大牢呢?

    第三个进宫的是陈起,他倒是不担心国王陛下会把楚越怎么样,他就是来看司宇,顺便替楚越求了两句情。

    其实不止陈起,除了楚玉,所有人心里都没把楚越下大牢的事儿放在心上,毕竟楚越是国王陛下需要仰仗的心腹,他又不是昏君,怎么可能自断臂膀呢?

    萨见楚玉哭得两只眼睛跟兔子似的,心疼的不行,手忙脚乱的安慰:“玉儿,你别哭啊,你放心,陛下跟你哥那好着呢,他绝对不会把你哥怎么样的。我听说啊,当时陛下看见你哥抱着瑟斯那骚狐狸,估计吃醋了,就把你哥扔牢里治一下,你放心,保证明天就给放出来了。”

    楚玉鼻子一吸一吸的,“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

    楚玉想了想,一把抓住萨的手,急得表情都变了:“那,那如果陛下以为我哥真跟瑟斯有点什么,真生气了呢?”

    “陛下就是真生气也不会把你哥怎么样啊,别忘了,你哥可是将军,手下一大帮子追随者呢。”

    跟楚越分开的那大半年是楚玉这辈子最不堪回首的过去,那段时间,他又担心楚越,又要想方设法保护自己,被抓后就没睡一个安稳觉,稍微一点动静都会把他吓醒。

    自从知道他们兄弟两的身世后,楚玉其实并没有松口气,如果可以,他倒宁愿像以前那样,找个偏僻的小村子,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可是他哥有了嗜血剑,他听说过那把剑,同时也明白他哥肩上的压力。所以他一直很懂事,什么都不说,完全听从楚越的安排。

    他只恨他自己太弱小,不仅帮不上他哥的忙,反而给他哥惹了麻烦。

    萨看着被楚玉抓着的手,小心肝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

    小玉儿主动抓咱手了。

    小玉的手真软,又白又细,手指头圆润赶紧,好想含在嘴里……

    萨抽出手反握住楚玉的,紧紧压在胸口上,胸腔里跟灌了岩浆似的,又热又涨,满肚子的话纷纷涌到喉咙,偏偏他一激动就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急得脸上发烫,好在他够黑,古铜色的脸也看不出脸红。

    “玉儿,我,我……”

    “你干嘛?”

    “我……我……”萨手上猛地一用力,楚玉猝不及防被他一下子拽进怀里,一把抱住,铁石一般的胸膛撞得楚玉脸都疼了。

    “我稀罕死你了,玉儿。”萨喘着粗气,抱着楚玉的腰,咚的一声把人按在墙上。

    楚玉惊讶的长大了嘴,他知道萨喜欢他,他也听萨说过好多次了,可是他哥说他还小,把他看得很紧,萨屈于楚越的淫威也不敢造次,两人这么噼里啪啦还是头一遭。

    萨显然激动得要死了,小玉儿的腰又细又软,小玉儿的眼睛又大又闪,小玉儿的嘴唇看着就好吃。

    实在没忍住,萨低头,气势汹汹地吻住了楚玉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