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风暴

风月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b5.la,最快更新天启预报最新章节!

    当无数尸骸如稻草一样无声倒地,在那轻盈又华丽的曲调里,一道道粘稠的阴影向着天空之中升起。

    远远望去,就仿佛大地之上生长出一条条诡异的幽暗触手。

    它们如同洋流之中的海草,在旋律和风中微微的舞动,延伸向了漆黑的天穹。

    此刻,如铁幕一样的阴云遮蔽了最后的微光,偌大的世界就尽数被笼罩在乌云的阴霾之内,一道道雷霆在云层之间横过时,就在乐章的节拍中敲下撼动魂魄的惊雷。

    每当电光的闪烁,便稍纵即逝的照亮了云层的最深处的轮廓。

    那一道庞大又诡异的心脏投影。

    影之心在跳动。

    汲取着无数大群的生命,钢铁和血肉的组织不断扩张和收缩,跳跃,将粘稠的阴影源质挤压而出。

    就宛如真正的心脏一样,顺着宛如血管一般的归墟循环,将源质送往了云层的每一片角落里。

    凄冷的狂风从大地的尽头吹来。

    令原本近乎凝固的空气里,浮现出点点纷飞的水汽冰霜。

    那究竟是暴雨将至,还是冷酷凛冬呢?

    广播中刚刚开始的经典爵士乐大串烧和各种即兴布鲁斯并未曾让人感受到任何的惬意,反而让难以言喻的窒息感充盈在天地之间。

    当战场之上的升华者们愕然的环顾时,却忽然发现,自己怀中的作战计划忽然微微一震,开始发烫。

    “什么鬼东西?”

    就在冲杀之中,原照茫然的低头,将怀里烫到快要变成铁片的小册子抽出来,可还没等他拿稳,远方便响起一道撕裂耳膜的雷鸣,突如其来的高亢声浪让他的手里一哆嗦,差点在疾驰之中将册子丢到地上,万幸他反应的快,勾着马镫一个俯身,险而又险的将东西捞回来。

    然后,在迎风翻动的书页间,他就看到了一连串的乱码从纸页上迅速浮现。

    闪烁。

    好像死机了一样,焕发高热,墨迹游走不定,迅速的变化,就连刚刚出现的地图都开始剧烈的闪烁。

    很快,天国谱系的徽章从乱码中浮现,消失,最后,一个……WIFI信号的标志缓缓升起,落在了右上角的位置。

    闪闪发光。

    “啥玩意儿?”

    原照呆滞,一不留神,就已经又在队友们的怒喝中冲进了敌从之中。瞬间的迟滞,差点被怒吼的乐土卫士连人代马劈成了两截。

    你又搞什么鬼!

    不止是他,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怒骂。

    槐诗你个王八蛋!

    你能不能整点阳间的活儿?

    WIFI有个屁用,要信号干什么?

    刷短视频给穿的很少布的小姐姐点赞么?

    可很快,他们就看到了扉页之上,所浮现的崭新图标。

    宛如刚刚装载的APP一样,一个天气预报一般的云朵图标从墨迹之中浮现,而就在下面,还贴心的标注了新功能的名称。

    ——【滴滴打雷】。

    而且,好像生怕别人看不到一样,用一条箭头指出方位,而且无比体贴的在旁边画了一张笑脸,附上赠言:‘无氪金、装备全回收,这是你没有玩过的船新版本。

    PS:内测期间,免费试用哦’。

    试用?

    我他妈试用个鬼哦!

    你说打雷就打雷?

    哦,忘记你是云中君……云中君就了不起啊?

    滚蛋!

    冲杀之中,原照一只手握着长枪,另一只手想将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按掉,却不小心按下了那个图标。

    在瞬间,就不由自主的面色骤变。

    刺骨的阴冷从那图标从窜起,瞬间渗入了他的身体和灵魂,占据了他的眼睛,接管了他的双耳,最终,掌控了他的意志。

    海量的阴暗源质从灵魂之中穿过时,所带来的,便是前所未有的惊恐和窒息。

    自那短暂的瞬间中,他好像变得不再是自己,而是某种……更加疯狂和冷酷的怪物,轻蔑的俯瞰着眼前的尘世。

    然后,不由自主的,向着云层之中那一颗怦然跳动的狰狞心脏,献上了虔诚的赞颂。

    “——圣哉!”

    圣什么玩意儿?

    你们就只会这一句是吧?

    圣、圣、圣,圣你马个头啊!

    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原照本想要勃然大怒的痛骂,可紧接着,便仿佛回应他的祈祷一般,在预层之上,庞大的心脏猛然收缩。

    勃动!

    于是,耀眼凄厉的雷光,自心脏中滴落的阴暗源质中迸发,从天而降!

    现在,原照总算知道,刚刚那一声惊雷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这么离谱的吗?”

    不由得,目瞪口呆。

    就在他的眼前,狂乱的烈光以凌驾于肉眼之上的极速贯穿了天和地之间的狭窄间隙,暴虐舞动,自一具具焦烂的尸骸之间跳跃。

    祈祷巨像、乐土卫士,乃至那些狂怒的征战天使们……

    方圆三十米之内的一切,尽数化为了虚无。

    只有灰烬簌簌落下。

    而在最后,那残存的湛蓝色电芒,还游刃有余的在空中留下了最后的残痕。

    ——一个硕大的爱心。

    “嘎嘎,巴哈姆特爱你哦~”

    铁鸦的幻影消散之前,留下了最后的话语。

    一片尸骸之间,只剩下原照傻在原地,低头和自己的战马面面相觑,最后,看向手中那一本小册子上的图标。

    犹豫着。

    好像……还挺好用的?

    几秒钟后,原照不着痕迹的左右看了一眼,很快,随着第二声不由自主的圣哉,耀眼的雷光,再度从天而降!

    智识天,牺牲圣所。

    在失去了统治者坐镇的庄严殿堂前方,剥皮圣堂们赤裸着上身,胸前漆黑的咒文图腾蔓延,自鲜血之中忘我狂战。

    伴随着一声嘶声竭力的呐喊,耀眼的雷光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没入了看不到尽头的怪物大群之中,干脆利落的撕出了一道裂口。

    而就在骑士们长驱直入的同时,消散的雷光中,甘霖从天而降,伴随着阴暗漆黑的暴雨。

    就在无数花草盛开的芬芳之中,枯萎之咒以肉眼可见的极速在猎食天使们之间扩散开来,令一具具枯骨悄无声息的落地,摔成粉碎,化为了令生命萌发的春泥。

    乌云、暴雨、霜冻以及更多的……雷霆!雷霆!雷霆!

    来自现境的风暴,吞没了一切!

    伴随着影之心的剧烈跳动,礼赞所之中,槐诗砸落在键盘之上的指尖,管风琴一般的恢弘旋律奏响。

    阴暗肃冷的宏伟曲调升上天空,撼动着破碎的天穹。

    令暴雨和阴云无穷尽的扩散,来自云中君的馈赠和大司命的猎杀不断从天而降。

    哪怕粘稠的鼻血从脸上落下来,双手十指在反震之中皮肤剥落,血肉翻卷,可演奏未曾有过哪怕一秒钟的休止。

    槐诗早已经沉浸在这充盈的感受之中。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的灵魂之下运转……

    作为大司命,作为云中君,当两者结合为一时,那完全不逊色于统治者的恐怖力量,乃至对于万物生灭的掌控。

    降下惩戒的雷霆,敲笞一切不臣。洒下无穷的暴雨,湮灭所有的异信。播下生命的种子,令万物在自己的意志之下繁衍生息,最后在这一片地狱中耕种出灭亡的果实。

    凭借着圣痕所形成的杠杆,用自我的重量,撬动起千万倍自身以上的力量……

    凭借着礼赞所得天独厚的环境和极意交响,令灾厄乐师的干涉范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投入其中的源质,全部都是来自于之前所有大群的猎杀和收割。

    如今,笼罩在三层界域之内的暴雨,除了最初他所投入的力量之外,全部都是被影之心所溶解的灵魂所形成。

    在整个过程之中,他所起到的作用不过是打通关节,挖下沟渠,最终炸开了堤坝。紧接着,肆虐的洪流便在他所划下的轨迹中奔行涌动,在异域的世界中构成了崭新的地狱循环。

    现在,当狂乱的旋律渐渐消散,槐诗的影响力也在逐步消退。

    而在升华者的呼唤之下,一个又一个的支点渐渐从循环之中浮现,代替槐诗分担那庞大的重量,为这一场活化的风暴奠定了最后的廊柱。

    一片寂静里,槐诗颤抖的双手离开了琴键。

    艰难喘息。

    感觉到眼前阵阵昏暗。

    一场笼罩了三层界域,同福音圣座的本体相抗衡的暴雨,已经让他彻底透支。就算有归墟中源源不断传来的纯粹源质和地狱沉淀,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恢复全盛。

    而当他回头时,便看到,蔓延到视线尽头的雷云和暴雨。

    雷光不断的降下,在天地之间划出一道有一道的凄厉轨迹。

    随着登陆队的前进,竟然开始了再度蔓延。

    当脱离了槐诗的掌控之后,其中的循环开始以缓慢的速度崩溃,所泄露出来的力量就越发的惊人。

    只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场风暴能持续多久。

    说不定有哪个统治者如今忽然从天而降,本身所具备的恐怖灾厄气息,就足够令无人调控的地狱循环迎来崩溃……

    但哪怕只能持续短短的几分钟,已经足够发挥作用。

    在暴雨的遮蔽和掩护之下,绝大部分登陆队伍已经进入了迷雾之中,从福音圣座的监控和俯瞰中暂时脱离。

    种下混乱的根苗,在这一场地狱里掀起动荡的波澜。

    破坏工作才刚刚开始。

    “这一份答卷交上去,上面的老爷们应该满意了吧?”

    槐诗轻声呢喃着,眺望着远方的风暴渐渐吞没一切的景象,愉快的轻叹。

    至少,不会再有闲得慌的人说他作为天国谱系的代表,却每天游离于主战场之外,毫无寸功了……吧?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想笑。

    嘴长在别人的身上,爱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情。

    可有些东西,是真正能够看到的,存在于那里,冷漠的俯瞰着一切闲言碎语。

    并不值得在意。

    只是,他的休息并没有能够延续太久。

    两分钟之后,有低沉的声音响起,在礼赞所之外,重创的升华者倒在台阶上,艰难的,向上攀爬。

    在破碎的装甲上的标志,是……

    “深空军团?”

    槐诗愕然。

    很快,在晶格小队的帮助和抢救之下,担架上的升华者被抬到了槐诗的面前,在看到槐诗的瞬间,就好像触电一样,伤口崩裂,不顾一切的撑起身体。

    “别说话,安静!”

    槐诗隔着氧气面罩,按住他的面孔,大司命的神性运转,紧接着,面色不由得迅速阴沉。

    就在破碎的腹腔中,酸液和脓浆缓缓渗出,还有……熟悉的灰暗色彩。

    和柳东黎身上如出一辙的诅咒。

    ——来自牧场主的胃液!

    槐诗皱眉。

    在感知之中,这个家伙已经完全被蚀空了,灵魂溶解,源质稀薄,就连躯壳也已经变成腐败的囊泡。

    这个家伙,究竟是从什么地方爬过来的?

    竟然能够还活着?

    “来不及了,槐诗,请……不要管我。”

    那个未曾见过的陌生男人喘息着,抬起手,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腕:“尽快……请尽快……他们……”

    他直勾勾的看着槐诗,近乎哀求:“他们在等你……”

    啪!

    一道裂痕,在他僵硬的面容上扩散。

    呼吸断绝。

    在那一瞬间,衰败的灵魂悄然溃灭。

    失去了最后的支撑,担架上的残骸迅速的化为了一滩烂泥。只有一点鲜红的印记,留在了槐诗的手上——属于深空军团的绝密频道,已经通过了槐诗的验证。

    紧接着,猩红刺眼的光芒,在槐诗的作战计划上浮现。

    深空军团的呼唤扩散。

    那是……最高等级的求援信号!

    ------题外话------

    《天启预报》安全阅读手册。

    其之五:请不要相信任何‘付费提前阅读三十章’的邀请和引诱,如果遇到,请尽快向管理人员举报。如果有人说他看过,请远离。

    .

    .

    抱歉,本章比较短,因为再次惨遭去哪儿网背刺,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

    以及,郑重推荐一本书:《其实我不是神》,忽然觉醒超能力之后变得莫可名状的主角开始不当人,散播混沌的故事……嗯,大概……